又抽完一根烟,看了看表,已经是后半夜了。我估计在经过这次回忆之后,今晚那些逝去的人们会在梦中来找我玩会。

  我打算在这里住两天,好好恢复精神。然后用这里的资源准备出我的末世行囊,继续前往省会城市,还是和以前相同的目标,寻找我的父母。而不同的是,下一次,我将独自上路。

  好了,停笔睡觉了,祝能够看到我这个手的人好梦。

  看F正y版章◎i节上e酷匠:Z网

  林凡2016年1月13日2016年1月15日,星期二,晴。

  睁开眼睛,我发现自己身在家中,怎么回事,我怎么回家了。没人能给我解释,我起身走向客厅,看到父母在那看电视,有说有笑的。我叫他们,可他们却跟没听见一样,我叫了好几遍,最后都嚷嚷起来了,可他们还是不理我,我想走过去,却怎么也动不了。突然,一张血盆大口出现在我面前,随即一下就将我吸了进去。我睁开眼,MD,原来是个梦。

  今天早上从天边升起的太阳,似乎拥有了更多的能量,充足而温暖的阳光洒在了这片异变的大地上。

  我叫林凡,男,20岁,生日是6月24日,家住山风市古丰区凌惠大街23号楼。我是山风经贸学院计算机系的一名大二的学生。去年12月29日,我所在的古丰区爆发了丧尸危机,我为了寻找父母而毅然冲出家门。那之后的十几天里,我经历了很多,也失去了很多。

  我此时正在一个叫做鑫源的小超市中,门窗都被我封好的。我13日到的这里,一个人。目前为止已经呆了两天了。

  那件破了三四个洞的皮夹克被我扔到了一边,起来简单的做下一俯卧撑,身上还有些疼。前几天遇到了车祸,撞得我五迷三道的,经过这两天的休息,感觉已经好了很多。所以我打算再休息一晚,明天出发,去寻找我的父母。毕竟这是在末世,随着时间的推移,外面吃人的怪物会越来越多,如果没有最佳的身体状态,也许我刚踏出门口就被它们生吞活剥了。

  之前一直在静养,今天好些了,就注意到超市的柜台上有个台式电脑,我想估计还没断电,可以用来上网。结果走过去打开一看,竟然TM的还有密码,服了气了,我回收抄起从仓库找来的.锤.子,对着电脑就是一下子!

  砰嚓!整个屏幕被我敲碎了,电脑啊电脑,可别说我无德,世界都这样了还有密码,留你何用?!

  随手又是一锤,嘭嚓轰~!收银机也让我砸了,这玩意得多砸两下。咚!咚!咚!哐当!整个盖子让我砸碎了,存款的地方也弹出来,大笔的钞票哗啦啦的或掉落或飞起。

  不是为了钱,也不是闲的蛋疼,我一直认为人在面对困境时要找到一些发泄的方式,否则会把自己憋坏了……好吧,其实砸收.银.机这事早就想干了。

  乱砸了一通,锤子头都歪了,什么质量,随手扔了。现在没有电脑,我只好退而求其次,从货架上找了一个收音机,按上电池就打开调频,结果里面嗡嗡嗡的响个不停,怎么调也不好使。这个超市大概是在城郊连接的地方,可能因此信号不太好,抵不住末世冲击的不止是人类啊!无法联系外界,我还得一个人老老实实呆着。从窗户望去,外面还是看不到丧尸,真是狗屎运了。

  下午两点左右,我正无聊的看着‘十万个为什么’,从货架上拿的。突然听到咚咚咚的声音,坏了!我急忙向门口看去,发现一个人正在不停敲打着超市大门。TM的,是人是鬼暂时还看不清。我随手从架子旁拿了根墩布,拖把是木头做的。我一脚将其踩折,让断掉的那头可以进行刺杀,如果外面那个是丧尸我就扎穿它的眼球。

  之后我急忙跑到大门旁边,才发现那是个女孩,她也看到了我,慌张的大喊起来:“救命!!救救我们!!求你了!!”声音隔着门传过来就小了,不过我还是听得清楚,这是人!我急忙推开挡着的冰柜,把门打开,女孩一下就扑了进来,还没等我俩搭话,又有两道黑影扑了过来,我一把将女孩推到身后,然后挥起木棍就要扎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