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还没黑,厅里还有点光,但厕所却是漆黑一片,我在确认门口无危险后摸索到了开关,按下后却没有反应,应该是断电了。我只好借着外面微弱的光亮来查探,好在厕所不深,不分男女,只有两个单间。

  棍子我是反手拿的,如果有丧尸突然扑出来还能抵挡一下。我架好姿势,然后抬脚踹开了一个厕所单间,没用太大力,塑料门忽闪着撞了一下又弹了回来,不过我已经看清里面什么都没有了。接下来是另一个,我再次抬脚踹开,这次可看到‘货’了,马桶上坐着一个‘人’,脑袋耷拉着,一动不动的,也不知道是死是活,但看那身上的血迹,估计是凶多吉少。

  我试探着问道:“哥们,活着吗?”没回应,我一点不奇怪,问了3次,‘他’都不说话,我用军刺挑起了他的脑袋,这才看到他的脸已经烂了,胸口破了一个洞,血呼呼的一团东西散落出来,东一块西一块的好不恶心。

  我确定这个是死透的了,不再墨迹,挥起军刺对着他脑袋就扎了下去,噗嗖滋!军刺瞬间就插了进去,黑红的血液顺着血槽喷了出来,我随手拔出,转身离开了。

  “里面有个尸体,已经变不了了。”我出来后说道。胖子已经解决了吧台的丧尸,走了过来,我看到王东拿着晾衣棍站在台球厅门口,估计是胖子让他去看着的,不再多问。

  接着我准备走另外一个门,胖子和张淼跟了过来,我还是让张淼在外面等,胖子跟着我进来了。刚一开门没有发现,只是看到里面有另外三个房门,地方不是很大,里面每个房间摆了一张床,估计是台球厅老板自己住的。房间内没有搏斗的痕迹,也没有血液,其中一间屋内还有一台电脑。

  确定了整个台球厅的安全,胖子就直接坐到电脑旁开始查阅,网络还是没断掉,真是狗屎运。我则出去从车里拿出了食物,现在已经临近黄昏了,天大地大肚子最大,先吃饱再说。这次除了带零食面包之类以外,还用饭盒装了一些做好的饭菜,大冬天的也不怕闷坏,虽然凉点但总比那薯片强多了。

  我去叫胖子先吃饭,他非得待会再说,我只好回来等会,不过也没闲着,和王东一起把等候区的几个长沙发抬到了门口堵上大门,就算有丧尸入侵还可以抵挡一下。自从有了上次网吧那事之后,我深知普通门窗是挡不住丧尸的,所以才有此一举。我本想找东西把窗户也封上,但一时没找到合适的,再说这窗户也较高一些,丧尸就算打破了进来还要费一番力气。

  ^酷匠¤网%$唯{一7正O版L,其他都√是盗3y版u?

  这时胖子出来了,我们就挑了个案子当做餐桌,张淼给每人分了食物。胖子一边吃一边告诉我们他刚刚查到的消息。

  普望路被堵,我们只能再次往北,上面还有一条可以去海洋区的路,就是不知道是否有丧尸。不过这不是重点,胖子找出了一份国家研究院的声明报告,上面公示了这次危机的具体情况。

  德库拉病毒,简称D病毒,通过空气和血液在生物之间传播。这一次的丧尸爆发就是由这种病毒引起的。我还想为什么不直接叫T病毒,这样还顺口点,毕竟到处都是生化迷昂。

  病毒的来源不详,或者说那声明上没有公布,而却解析了它的传播过程。通过空气传播所造成的感染范围较小,D病毒在空气中存活时间较短,如果在一小时内没有进入宿主体内,那直接会导致灭亡,但即使这样它所带来的破坏力也是惊人的,具不完全统计,国内仅因空气传播,就有将近总人口的30%感染病毒。

  当D病毒进入生物体后会迅速的进入血管之中,以人类为例,当活人感染病毒之后,病毒细胞会以极快的速度吞噬本体细胞,这时免疫细胞会与D病毒抗衡,方法多为同归于尽,导致人体能量大量流失,变得贪吃。血液感染D病毒后无法治愈。

  大量的D病毒将不停的吞噬宿主体内的各种细胞,其过程就是让宿主退化,人类机体新陈代谢不断加快,却还是跟不上病毒的行进速度,皮肤无法承受如此急速的新陈代谢,导致皮肤出现变白、溃烂等症状,直至失去所有思想和意识,只剩下唯一一种本能,就是吃。

  简化来说,一部分活人被空气中的D病毒感染,变成丧尸后又去撕咬其他人类,更多的人因为血液感染而变成丧尸,然后世界就成了这个鸟样。

  公示里还发布了一些国外的情况,都是不太乐观,而且以非洲尤为艰难,但这时大国们已经无力去帮忙了,自己都顾不过来,谁还管得了那两句谢谢。

  公示中有两点没有说明,其一是死人复活为丧尸,其二是丧尸的弱点只有脑袋。虽然都有提出来,但是没有写明白为什么,不知道是机密还是因为别的,反正得到的信息就这些了。经过前几天的求生,我们对这篇文章也有了足够的了解,就不再去多细究了。顺便看了一眼发布人,署名是冥燕博士。奇怪的名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