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是根据张淼讲述的内容进行情景再现。)

  张淼惊讶的问道:“你干什么?!”

  朱大勇反手关上门,用手指做了个禁声的手势。然后说道:“小点声,你不想让你那个小林哥哥看到这一幕吧?”

  张淼惊慌失措,却也听话的没有大喊大叫。

  朱大勇说道:“哎!这就对了。我问你,今天牛奶下毒的事情,是不是你弄出来的?!”

  张淼拼命的摇头,压着声音说道:“你说什么啊?我没有下毒!没有!”

  朱大勇听了嘿嘿一笑,然后从后背掏出张淼的武器,那把苦无,估计是私自去偷拿来的。又说道:“你听着,事情是这个样子的。”朱大勇点了根烟,接着说道:“是你在牛奶里下了毒,但你并不是向杀了林凡,而主要目的是想栽赃给小雅,却没想到被小彤那丫头打乱了计划。后来你的行为被我识破,我深夜来找你单谈,你趁我不注意扎了我一刀,然后畏罪潜逃了,懂吗?”

  张淼这才明白,原来朱大勇是想让自己背这个黑锅,然后再出逃,运气不好就死在丧尸嘴里,弄个死无对证,就算侥幸活下来了,也不敢再出现了,凭胖子的脾气,非得杀了她不可。“为什么?!”张淼问道:“为什么要让我这么做!你为什么这样?!”说着说着张淼的眼泪流了下来。

  朱大勇说道:“当然了,小雅是我老班长的女儿,我不能让她有事,无论这事是谁做的,为了大家,只有你来抗,林凡跟那个胖子还有点用,所以不能找他俩,至于你,还是早点离开的好!”

  “不可能!”张淼坚决的说道:“我绝对不会背这个黑锅的!这事情是谁做的谁知道,林凡和孙昭阳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好了好了!”朱大勇说道:“你解释也没用,这事就这么定了,如果你不想现在就死的话!”他掂了掂手中的苦无,轻笑了两声。

  刘淼没词了,她知道自己肯定打不过朱大勇,这样下去吃亏的是自己,还不如暂时答应,只要一出门就立刻找石磊说明。

  “你不用想了,也没惦记他们能过来帮你,因为你肯定不愿意他们跑过来见到下面的景象的!”

  “什么?!”

  朱大勇一步步的走向张淼,后者害怕的后退,直至退到墙角。朱大勇已经走到了跟前,用苦无划开了张淼的领子,说道:“这么个好身材,可不能浪费了,我已经好久没碰女人了,临走前你也算做点善事了!”

  “不……”张淼还没喊出来,朱大勇就捂住了她的嘴,然后凶相毕露,另一只手一把撕开了刘淼的上衣。

  “哈哈哈!”朱大勇发出低沉的笑声:“真是活宝贝啊!让我们好好的爽一爽吧!”说着他开始解自己的裤子。

  张淼可算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她觉得自己完了,如果就这么被糟蹋了还不如自杀。就在这时,她看到旁边地上的苦无,朱大勇性欲熏心,随手就扔到一边。张淼趁他不注意,用力伸长胳膊抓住苦无,接着挥手狠狠的扎在了朱大勇的后背。

  “呃~~!你、你!”朱大勇受痛松开了张淼,起身一步步后撤,但这一刀被张淼误打误撞的扎在了朱大勇的后心处。他没退几步就趴倒在地,之后就没有起来了。

  震惊的张淼在稳了稳心神之后,连衣服都顾不得穿就跑出来找我了。

  (情景再现完毕)

  张淼边讲边流眼泪,这种事情对于女孩子来说还是太残忍了。我们三个听完都是低头不语。

  如果一切是按照张淼所说,那也就是大叔为了帮郭雅开脱罪名,威胁张淼背黑锅,然后再私自出逃,而同时他还起了色心,意图对张淼不轨,这使得张淼处于自卫,用大叔自己带来的苦无杀了他。

  我们一个个的都不知道说什么了,这事情听上去虽然似乎合情合理,但是大叔真的是哪种随便栽赃嫁祸的人吗?这我不能确定,如果是这样,那他确实死不足惜。

  我想了一会,然后说道:“好了,这件事情明天再说吧,今天太晚了,大家都去睡觉吧。”

  我看到郭雅静静的走到浴室,然后跪在大叔的遗体旁,嘴里不知碎碎念着什么。不再去想,我扶着张淼进了客卧,胖子在门口看着。

  张淼坐到床上,我安慰了两句就要出去。突然她拉住我的手,说道:“林凡,你别走,好吗?”我看到她脸上泛起红晕,也许是这会还在害怕吧,但我实在没心思哄她,我想上阳台透透气,于是说道:“我还是先出去了,你早点睡吧!”

  我本想把手抽出来,没想到张淼越抓越紧,然后有点着急,说道:“不要走!我求你了!你留下来……陪我…好吗?”话都说这份上了,我又不是木头,得了,留就留吧。我抬头看了眼胖子,他冲我无奈的耸耸肩,然后关上门出去了。

  我坐在床边,让张淼睡觉她却说让我也躺下,她想抱着我睡,我没怎么犹豫就躺下了,然后张淼就抱住了我,这要在以前早就把她正法了,可是这两天发生了这么多事,我真是没有心情,虽然有个美女投怀送抱,但是提不起一点兴趣。

  “林凡……”

  “嗯?”

  “请你不要丢下我……”

  “怎么会呢,别瞎想了,赶紧睡觉吧!”

  :最#新m章(节}上酷.匠w网b.

  “我现在已经没有亲人了,只有你可以依靠,我真不敢想,如果有一天你不要我了,我该怎么活下去……”

  “不会的,你放心吧!我发誓绝对不会扔下你不管的!”我赶紧说,怕她又哭起来,我真是懒得劝了。“林凡,你看着我……”

  我转过头,胖子出去的时候把灯关了,黑布隆冬的只能看个大概,“怎么……”

  张淼突然吻上我嘴,我有点发愣,这、这。

  “林凡,我想永远和你在一起,在你身边……不要离开……”

  我感到胳膊被软软的东西挤了挤。就算再没心情,我也是个正常的大男孩啊!我和张淼对视了一会,接着我一个翻身,就上了‘轨道’。

  当我冲破那层薄膜的时候,我知道我又要负起一个责任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比张淼起得早,出了门看到胖子也醒了。“红光满面,嗯,你丫可以!”胖子说道。

  我没理他,我望了望浴室,朱大勇的尸体已经不见了。胖子说道:“昨晚我给抬进主卧里面了。”我走过去一看,果然在那,沧桑的老脸已经变得惨白惨白的。我招呼胖子,两人把大叔抬下了楼。

  自从那次群尸分解了曹利二人之后,由于安静了一阵,丧尸也就散了,走进楼道的几只也被我们一一消灭,而小区里游荡的也少了。

  小区里有一块绿地,种着花花草草,这大冬天的又都谢了。郭守义和小彤都葬在这里,我俩又挖开一个坑,把大叔的遗体放进去,然后又土掩埋上。

  我俩一人给大叔上了三根烟,算是表达祭奠。然后我和胖子也一人点了一根,坐在三个坟墓旁慢慢的抽着。

  “怎么样?昨晚终于给她正法了吧?”胖子阴阳怪气的说道。

  我白了他一眼,“别说那没用的,你怎么看?”

  “别问我!”胖子哼了一声,“我现在看谁都不像好东西!”

  我无奈,确实,我也是这种想法,这几天我亲眼见证了太多的死亡了,现在脑袋已经麻木了,偏偏我还不能妄下判断,在这末世之中,真的不容易分清好与坏了。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胖子问道。

  我道:“不能再这么呆着了,一会回去等她俩起来咱们就上路,去花园区。”

  胖子又道:“那郭雅要是不走呢?”

  我抬头望了望窗台,下了决心般说道:“管不了了,就算用绑的我也不在乎了。”

  “哈哈!有意思,我喜欢!”

  和胖子一起抽了两根烟,随便聊了聊,我俩就上楼了。

  回到房间,胖子让我去叫人,自己则坐在客厅看电视。我先去找张淼,进屋看到她还在熟睡,我微微一笑,走过去轻轻在她额头吻了一下。感受到有人亲自己,张淼猛地睁开眼睛,看到是我才镇定下来。

  “起来吧,我们一会上路。”

  张淼看到我还有点不好意思,然后一愣,问道:“上路?去哪?”

  “花园区,我们耽搁太久了。”

  “哦,”张淼眼中闪过一丝落寞,说道:“不能在留两天吗?”

  “怎么了?”

  “没、没事……我只是、只是想和你一起……再住两天。”

  “呵呵,到了花园区也一样嘛”我笑道:“而且那里更安全,食物肯定也更多。到时候还愁过不上好日子吗?”我伸手揽过张淼的娇躯,隐约看到了床单上的落红,心中一阵美意。

  “恩,好!张淼解开眉头,微笑着答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