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我用掘墓者上单,大嘴adc,卡特琳娜辅助,安妮中路,蚂蚱打野哦!”莫德一脸猥琐的说道,当然不过大家不太懂他的意思就是了。

  掘墓者地指了指自己,木讷地问道:“上单是让我去上路吗?”这也就罢了,安妮和卡特琳娜注意点则是——莫德你为什么不组我?老娘我有巫妖之祸(提伯斯)!巫妖之祸(提伯斯)你怕不怕!

  而吉尔也过来打酱油,据恩奇都说,这熊(狗?)孩子最近又去玩一个名叫DOTA的游戏,DOTA嘛......这东西太复杂,莫德现在还搞不懂它的全部操作。好吧,吉尔又去装逼一事不谈,光是卡兹克要现场围观就让莫德操碎了心,这魔力镜像传输器又不是360°3D循环设置,你让他怎么录下来,并且他等会还要以新人召唤师的形象登场啊。

  而克格莫和玛尔扎哈已经呈灰白色了,嘴里喃喃自语:“我不是大嘴(蚂蚱)、我不是大嘴(蚂蚱)、我不是大嘴(蚂蚱)!”

  虚空之眼维克兹一针见血:“还有辅助和打野是什么位置啊?为什么我不知道?”科加斯毫不在乎,嘴里不断咀嚼着,然后含糊不清地说道:“王,你要吃吗?”说着把手中的巨大肉块往前递。

  “虽然是好意,但这样不好吧,不不不,不是说科加斯,我还没有那么脆弱吃不了生肉,是雷克塞你啊,别蹭我了,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啦。”莫德的好意明显让作为艾克塞的女皇的雷克塞误会了。充满爱意的低吼让莫德不想说什么,看了看安妮她们,她们好像没有嫉妒啊?难道她们变成大和抚子那样的妹子了吗?不,怎么会!是知道雷克塞没有成为情敌的威胁才对。

  挪了挪身子,莫德咳嗽了几声,解释说道:“打野是以野区资源为经验和经济获取的主要活动方式,采用刷野和反野、线上gank和反gank、参与团战等方式,达到减少对方或增加己方团队收益目的的非线上位置。在《英雄联盟》中,打野也叫做:Jungle。嗯,简单地说就是干掉那些也去盘踞的怪物并且看情况随时支援多路追杀敌人就是啦。”

  玛尔扎哈思考着,然后疑惑地说道:“吾主,虽然不明白那些什么‘甘可’、”竣工“什么的,但那些野区生物没有杀死的必要啊,我们只需要关注三路发展就好了,不是吗?”

  “你是笨蛋吗?按你们说的三路的经验和经济不都被分走,打野的出现也是为了解决这一点才存在的。而辅助则是骚扰对面发展的,卡特琳娜,你的目的就是帮助克格莫抵抗敌人,当然你不是专业的辅助,所以不带虚弱,带传送吧,这样好支援。”莫德解释起来,但众人却越听越糊涂。

  “召唤师技能不是有两个吗?另一个呢?”安妮问道。莫德真的快无语了,他强压着怒火说道:“安妮你带闪现和引燃;卡特琳娜你带闪现和传送;玛尔扎哈你带惩戒和闪现;克格莫你带闪现和治疗;掘墓者就闪现传送吧。”

  现实的世界总有不同的,最起码莫德在十分钟后发现了,这里的召唤师会的技能超过有几百种,就算是闪现或者有着相似功效的魔法也因为不同派系而大相庭径,比如虚空闪现、纽卡速移、吉普克类空间移动、阿托斯维遁术,遁入空冥等,效果和威力也不同,当然越强冷却时间越长倒是通用的。

  而天赋和符文则一并没有,事实上就算有,符文移植和更改怎么会那么容易,还有天赋怎么会那么轻松改变。当然莫德最后还是细心地寻找出最适合众人的召唤师技能,毕竟不是召唤师越强越好,还得看他们精通什么,有些召唤师擅长惩戒或者引燃,有些擅长治疗或者位移,这些都有讲究的,幸运的是卡特罗还知道他们队伍的召唤师的大体情况,不至于让莫德两眼一抹黑那么惨。

  最后报名也递上去并通过了,因为英雄联盟的英雄才只有一百多位并且也有自己的事情,所以比赛还是很少,最起码有些时候连着十多天都没有比赛也很常见,并且英雄联盟议会也发下通知并交予参赛资格证。

  特制羊皮纸上有着复杂的魔法纹路,正上方有着战争学院的标志,下面是烫金色的几个大字:「英雄联盟比赛参赛证书」

  参赛队伍:艾卡西亚VS德玛西亚。比赛时间:瓦洛兰历XXX年X月X日下午一点钟准时开始。比赛场地:召唤师峡谷。参赛选手:「艾卡西亚」不祥之刃—卡特琳娜、黑暗之女—安妮、深渊巨口—克格莫、虚空先知—玛尔扎哈、掘墓者—约里克。「德玛西亚」德玛西亚皇子—嘉文四世、德玛西亚之力—盖伦、德邦总管—赵信、光辉女郎—拉克丝、哨兵之殇—加里奥。

  对面是德邦三基友吧,是吧!没错吧!不止如此,他们还是草丛三基友吧,那厉害的,就差上天了。

  比赛开始的前三十秒,各种准备完成后,莫德盘坐起来,然后意识和约里克沟通连接起来。与其他召唤师做英雄助手不同,莫德与约里克早就商量好由他来控制。

  视角的转变非常的奇妙,最起码莫德饶有兴趣地看着这真人版的召唤师峡谷,开着商店的约德尔老人上的褶皱和微笑都看得分外清楚。

  迅速买好了蓝水晶和仙女护符,戴上了免费的侦察守卫,莫德直奔上路,并且因为小地图可以出现在脑海的缘故,莫德观测着其他两路的发展。

  “玛尔扎哈,上来,我帮你拿蓝爸爸!”蓝爸爸其实指的是苍蓝雕纹魔像,嗯干掉后会获得一个加蓝的buff,所以适合玛尔扎哈,毕竟一级打野英雄一般来说除了河道螃蟹外其他的都打不过,当然有些可以靠被动或者主动吃饭的家伙不在这列。

  玛尔扎哈虽然不懂什么是蓝爸爸,但也知道莫德标注的是苍蓝雕纹魔像,所以上去了。帮助玛尔扎哈解决掉苍蓝雕纹魔像并给他洞悉之冠buff后,莫德回了上路,看着面前的盖伦和赵信,大感蛋疼,但还是咬牙坚持下去了。

  三分钟后,莫德靠着丧心病狂的召唤各式各样的食尸鬼在外防御塔的帮助下守住了,看着对面两个被抹掉一半的血条,莫德深知机会来了,急忙通知卡特琳娜和玛尔扎哈过来抓人,毕竟草丛里可是有他放置的眼的,而对面两个明显不是游戏中那些常蹲草丛的货,虽然技巧高深,但不会游戏里的各种猥琐战术。

  刚打完四只锋喙鸟的玛尔扎哈听到自家老大的命令急忙冲了上来,而卡特琳娜则是杀招,早就传说过来的她被莫德教唆隐藏于草丛当中,看着逃跑的两人,她跳出了草丛,出现在了他们的背后,伴随着匕首刺入皮肉的声音,然后漂亮的双杀出现了。

  就这样,在莫德的各种猥琐教唆下,安妮和卡特琳娜、克格莫和玛尔扎哈都学会了套路,而莫德更是各种猥琐群嘲,但却总是死不了,把对面恶心的不要不要的,最起码拉克丝打到中期都不出去了,因为每回都会被莫德从草丛中跳出击杀掉。

  看:正i版^J章6节/上}w酷匠w网$

  而且当德玛西亚他们知道野区的重要性的时候,莫德这么说道:“你竟然为了经验,为了金币,去屠杀那些野怪?他们做错了什么,他们也是无辜的生命。他们也有亲属,也有自己的生活。你想要金币,想要经验,你可以去补兵啊。小兵都是职业军人,战死沙场也是宿命。但是你为什么,为什么要去屠杀那些无辜的野怪。他们奉命守护着召唤师峡谷的丛林与河谷。他们从不主动攻击你。但你们却贪图经验与金币。贪图他们所守护的图腾,对他们举起了屠刀,亮出了惩戒。不过是一匹失去了妻子的狼爸爸带着自己的孩子;不过是一家无害而柔弱的锋喙鸟;不过是一只热情好客的蛤蟆;不过是一直喜欢一条温柔的小母龙的纳什男爵;绯红印记树怪甚至迫于生存只好把自己四个孩子中的两个交给苍蓝雕纹魔像抚养。而魔像的妻子也因此与魔像不和,独自带着他们的孩子在丛林的另一边相依为命,你们于心何忍,拒绝打野,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这把拉克丝和加里奥感动的不要不要的,就连皇子、盖伦、赵信都动了恻隐之心,但转念一想,你刚才打得那么嗨还说我们,我们的小龙大龙都被你抢了啊!!

  ”诶,瞎说什么大实话呢,那明明是玛尔扎哈杀的,这只蚂蚱就是这样,太过分了,我都觉得愧疚!“莫德义正言辞地说道,顺带表明自己是召唤师,曾经刷了刷拉克丝的好感,至于盖伦那个妹控?抱歉我喜欢的是他妹妹,不是他!

  背黑锅小弟来,把妹大哥去才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嘛。像那些成天想下克上的魂淡还是不存在的好。

  而围观者纷纷感慨道:”好厉害、好伟大的掘墓者,原来掘墓者这么厉害并且善良啊!“他们不知道掘墓者的主动权在莫德手上,并且莫德是个腹黑混蛋,否则会让他们眼镜碎一地吧。

  而卡特琳娜、安妮都后期超神了,大嘴表示自己成辅助了,说好的adc伟大发展道路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本人无名说:

  确实啊,你说你们这些打野的成天拆散人家真的好吗?像什么样子,还gank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我(滑稽脸),去补兵啊,哦,我说的是对面,我们这里算了,买卖不成仁义在嘛,但我就是喜欢买卖。(手动滑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