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索爬了起来,但与之前的形象完全不同,他的头发被虚空侵蚀的变成了紫色,眼睛中的血红色愈发浓郁起来,身上的铠甲的肩部、胸口、手肘、膝盖等地方长出了倒刺,手中的狂暴之刃也染上了一层看似虚无缥缈的紫光,他的身体似乎更魁梧了,皮肤也失去了光泽,呈一种死灰状,但这种情况下的鬼索更恐怖了,如果说他身前是一只嗜血狂暴的野兽的话,那么被虚空和手中魔刀能量侵蚀而转化为半虚空半魔灵的他却是一个静若磐石,动若雷霆的不知恐惧的杀戮兵器,一旦启动就会摧毁一切敌人的怪兽。

  事实上,连莫德都没有想到会把鬼索转化的这么完美,虽然已经失去了意识,但狂躁不安的灵魂和更加魁梧坚硬的肉体却是在灵智更进一步的狂暴之刃操控下而不畏一切。或者这把魔刀已经算有了自己的生命了吧,在虚空的影响下,它已经渐渐有了自己的灵智,开始向东方神话中的万物皆可修炼成精的那种方向前行了。

  鬼索起身后,恭敬地站在了莫德的面前,莫德很满意这种转化,事实也是如此,使徒形态好是好,但很多时候也不适合单兵作战,至于分裂各自为战,那样的话莫德的总体其实会不升反降。其他不说,许给一些贪生怕死之徒永生和强大的力量,莫德就可以轻松在各个位面建立自己的势力而不用苦哈哈的如同没头苍蝇般到处乱跑。

  \看正&0版章t节、上Po酷…匠O…网Y

  “格雷戈里,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莫德笑眯眯地看着被五花大绑并被戴上禁魔手拷的黑暗术士,格雷戈里神经质似地笑了起来:“本来打算她在长个几年就用来召唤来着地狱的魔神降临人间带来死亡和瘟疫的,没想到却被她这个工具害了。”阿莫琳则依旧沉默无语,事实上莫德也很好奇这位看上去颜值不错的黑发巫女现在都如此淡定。

  面对格雷戈里的目光,安妮不由抱紧了怀中的小熊,开始有点畏畏缩缩起来,莫德搭住搂她的肩,笑道:“放心,你父母不要你,我要你啊,反正我不介意多一个女儿的。”安妮听后先是感动,然后扭过头去说道:“才不要做你女儿呢!哼~”

  这孩子傲娇了吗?莫德表示自己果然无法理解女生到底在想什么。

  不过总的来说,这次事情圆满解决了,而且安妮好像也不怎么在意自己的父母来着,果然不是亲生的吗?毕竟格雷戈里和阿莫琳都是黑头发来着,怎么会生出红头发的安妮,除非阿莫琳给自己男人带了绿帽子。好吧,这么想的莫德明显不知道魔法是可以影响施法者的身体的,变个头发眼瞳什么的实属正常现象,就算变成有着紫色皮肤的光头也常见,乃至变成巫妖恶魔什么的都是很正常的,特别是邪恶的施法者,换身体对他们来说跟普通人换衣服一样稀松平常。

  城主府内,莫德摩挲着下巴,思考着为什么格雷戈里和阿莫琳被抓后还那么有恃无恐,哦,对了,这种时候主角一定会充满意外的得到反派的笔记本或者日记,然后随意翻找一番后就会发现一个惊天大阴谋。嗯,一定是这样!

  在莫德正打算把那个巨大的城主椅子抬起来的时候,卡特罗咳嗽了几声,然后悄悄地指了指格雷戈里的饭桌下面,这张用黑曜石铸造的桌子的一个桌子脚短了一截,下面垫了一本黑色的笔记本。

  莫德赶忙弯下腰,准备检查周围有没有陷阱,但四周用虚空能量扫过一番后是什么都没有的,而且笔记本上就像深怕人不知道这是格雷戈里的日记一样,那色彩鲜明的写下的几个大字“格雷戈里的私人日记”。

  这怎么看都有问题啊,怎么会这么简单呢,一看笔记本上就有着一翻开就会跑出一个恶魔或者干脆直接受到必死的诅咒才对啊,莫德不信邪的翻了翻日记,但就算把日记仔仔细细地翻了整整三遍,但依旧什么都没有发生,没有什么头疼、心脏痛,灵魂也没被诅咒,身体也完好。

  “你妹的完全不按套路出牌啊!!”莫德的心里在滴血,为什么那些书中的主角会因祸得福呢,为什么那些主角还可以趁机像蝗虫过境地抢光反派所有的隐藏财产呢。

  算了,反正自己又不是真的在意格雷戈里的东西,自己只是想体会寻宝的快感罢了。莫德自我安慰起来,他终于开始看日记了,把前面写的人的各种自吹自擂无视掉,莫德发现这满满的一本笔记本其实真正有价值的不到三面。

  嗯,不过,格雷戈里有恃无恐的原因莫德知道了,因为诺克萨斯的英雄不祥之刃卡特琳娜率领着诺克萨斯的大股部队前来接受这座建立于巫毒之地的城市,在格雷戈里看来,不管莫德和他的部下怎么强大,但面对强悍的诺克萨斯帝国也会灰飞烟灭。

  “有点头疼啊。”确实,不在虚空并且化为人形的莫德实力并不比一般英雄强得多,特别是虚空入侵使用后,这让莫德来到瓦罗兰大陆的这段时间积累的虚空能量消失殆尽,在三天之内他绝对不能对英雄使用虚空入侵。并且诺克萨斯过来接受巫毒之地绝对不会只来一个卡特琳娜,保守估计还会有另一位足以比拟一般英雄诺克萨斯将军同行,而作为诺克萨斯同盟的祖安自然也会派来他们的实验兵器,由祖安开发出来的强大的战争兵器实力绝对不逊于英雄,这么算来,对面有至少三位英雄,而帝国主义的诺克萨斯自然会派出大量军队来绝对控制这座城市。

  这座城市的战略意义太大了,有了这座城市来作为立足之地,那么瓦罗兰大陆的南方就完全暴露在诺克萨斯的利爪之下,艾卡西亚、恕瑞玛沙漠、乌提斯坦、费罗尼平原、库蒙谷森林等都会在诺克萨斯的攻击范围,并且,有海边的地盘后更能造船绕过黑貂山脉(也被翻译成石貂山脉)快速地突袭约德尔人。所以诺克萨斯绝对会重视这次活动。

  而莫德这边,随行的艾卡西亚士兵加上这座城市原来的守军也不到四百人,施法者差不多有一百人。

  英雄方面,被削成狗的莫德、虚空鬼神——鬼索;虚空之握——卡特罗;黑暗之女安妮。嗯,差不多四个人,至于那两个家伙的称号,莫德表示我取的不行吗?

  总的来说,莫德这一方还有的打,实在不行莫德还敢叫虚空英雄和虚空生灵过来帮忙,而且凯撒他们最近好像也很闲来着。

  接下来就是好好策划了啊,莫德思索着,然后投入了孙子兵法的学习当中,除此之外,莫德还拿出来《阴符经》、《三略》、《守城录》等古代兵书和近现代的曾中生《游击战争的要诀》、毛爷爷的《论持久战》兵法有关的书,这也不能怪莫德看得乱,完全是瓦罗兰大陆上又有热武器也有冷兵器啊。黑科技和上古战术什么的都是开了挂一般的变态,这让莫德只好临阵磨枪起来了。

  古有苏秦锥刺股孙敬头悬梁,今有莫德打死不睡觉看兵书。当真是好对子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本人无名说:

  总觉得最近几张有点狗血了,果然我不适合编故事啊,嗯,我会尽快结束英雄联盟的初入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