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凯撒陷入苦战的时候,卡兹克则已经按耐不住准备好打算好好品尝这份恐惧了,缓缓地逼近目标,一路上,目标根本没有察觉,他,无处可逃!

  有着刺猬一般的头发的被追杀者高喊着:“不幸啊!!!”不知何时,他的身边的一切都会被恐怖的切成两半,不论是钢筋水泥的大楼还是路边的路灯;又或者是清洁用机器人、风力发电风车之类的,都被整齐的劈成了两半。

  虽然拼尽全力的狂奔,但却依旧没有摆脱隐形的追踪者,上条当麻的倒霉体质使他左脚踩到右脚摔倒了,不幸中的万幸,他的右手居然碰到了正打算结束戏耍的卡兹克。

  之前一直隐藏自己的卡兹克瞬间暴露出身形来,卡兹克不可置信地嘶吼道:“怎么可能?!一介普通的人类罢了,怎么可能破除我的隐身!”

  而上条当麻看着自己面前的赤色螳螂型巨兽,不由咽了咽唾沫,他从小就倒霉,但都挺过去了,今天却好像要命不久矣了。

  “不要害怕死亡。最重要的是你将继续存在!存在于我的体内,哈哈哈!”狰狞锋利的口腔张开着,卡兹克一如既往的恐吓起猎物来,他高举着自己的镰刀,准备一点点地让目标痛苦死去。

  “给我远离当麻,坏人!”背后传来少女的生气的声音,她将路边捡起的水泥碎块砸向卡兹克,巧之又巧的砸在了卡兹克的头上,卡兹克吃痛,转过头去,然后怒吼道向面前有着一头及腰的银色长发,绿色的眼瞳和雪白的肌肤的十四、五岁少女斩去。

  就在少女要被残忍的切成两半的时候,一位高大的身影站在了少女的面前,轻松的挡住卡兹克的嗜血斩击,是凯撒!凯撒生气的说:“我们的目标不是这个小女孩,卡兹克管好你的手!”

  卡兹克有点恼怒起来:“哦,这可是跟目标一伙的存在,你真的打算包庇她吗?!”

  而这个时候,一位束成马尾的黑色长发垂至腰际、身材高窕皮肤白皙的美女将手中的非常长的太刀从刀鞘中稍微拔出,然后又推回去。

  密不透风的攻击出现在莫德凯撒和卡兹克之间,速度之快,甚至切开了大气,凯撒身上刚刚修复完整的铠甲又布满了蜘蛛网般的裂痕,而卡兹克也不好过,他的身体表面出现了非常多细小的切痕,虽然还未破坏其表壳,但也算有一定危险的。

  凯撒沉闷的声音从厚重的盔甲中传来:“如同疾风剑豪亚索一般的存在吗?还真是麻烦呢。”

  卡兹克怪笑起来:“还不止呢,看周围。”只见周围不知何时布满了符文卡片,虽然和符文之地的符文不同,但身经百战的两人也知道大事不好了。

  莫德凯撒看着面前的被召唤而来的火焰巨人:“魔法火焰组成巨人出现了呢。”卡兹克大笑起来:“正是如此,我才越想品尝这些小美味啊,嘎嘎!”

  互相对视一眼,凯撒立刻去追已经趁乱逃远的二人,而卡兹克则直接如同人类一般完全站立起来,然后大笑道:“你们两个人类魔法师说不定值得我品尝哦,果然我感觉有价值的猎物才值得猎杀!”

  如同闪电一般飞射出去,卡兹克重重地砸向神裂火织,他当然明白这类似疾风剑豪一般的女人是多么难缠,只要她不死,卡兹克就绝不能安稳的追杀目标。

  而另一边,靠着奴役操控距离的能力者的灵魂,凯撒快速地追了上去,可惜奴役灵魂这种能力又非常消耗法力,而被奴役者的实力也远弱于其生前,就像这个能力者,生前差不多有着大能力者(level4),死后也就比一般强能力者(level3)强一点。

  呼啸而至的是白色的羽翼,凯撒扭头躲过了袭击,然后抬起头来,看着那悬浮于空中的背部张开如天使般的六片白翼的褐发少年,凯撒只得放弃追杀上条当麻的行动。

  正是学园都市排名第二位的超能力者(Level5),能力是未元物质的垣根帝督。

  挥动灵巧的翅膀,垣根帝督俯冲下来,他似乎没有把凯撒当一回事,而凯撒则一如既往的高举自己的左手,他的手中发出来蓝光,灰色的波纹浮现在他面前。

  &酷)匠网、e永》久◇免C费j+看1u小说xA

  “毁灭虹吸!”作为铁铠冥魂的招牌能力,虽然毁灭虹吸的距离数据记录是700码,但其实更远,真正距离差不多有六百五十米左右而非700码的约六百四十米。(电脑数据这招的攻击范围是锥形的,而实际不管怎么看都是扇形的)

  空气都被这恐怖的死灵魔力撕裂,垣根帝督见势不妙,立刻向一旁飞去,而莫德凯撒的毁灭虹吸的三十度左右的扇形攻击的缺点在这一刻一览无余。

  但凯撒没有灰心,他将恐怖的诅咒释放在垣根帝督身上,这神秘的力量开始侵蚀垣根帝督全身起来。死灵魔法的波动冲击开了未元物质组成的白翼,垣根帝督向下坠落,快速下落的速度带来的摩擦力产生了强大的热,头脑发昏的垣根帝督已经无法制作未元物质了。

  与此同时,凯撒的锤子泛起了蓝光,他随手砸了散落的未元物质两下,看着自己的狼牙锤泛起强烈的红光,他精准无误的锤在了垣根帝督。这个魔法被称为铲击之锤,而它的作用是莫德凯撒的下三次攻击获得强化。前两次攻击会造成额外魔法伤害,第三次攻击造成相当于2倍于前两次攻击的额外伤害。

  也就是说这一击可以说的上是凯撒最强的一击,并且除了物理攻击还有恐怖的魔法攻击,光是死灵气息带来的生命衰弱就足以让垣根帝督痛苦不堪了。

  不是垣根帝督太弱,也不是莫德凯撒太强,而是莫德凯撒的魔法完全无视未元物质的防御,因为凯撒的能力在这个世上也不存在,所以垣根帝督引以为豪的能力在凯撒的面前不堪一击,他所起的作用甚至还不如强能力者(level3)。

  而死去的垣根帝督也被莫德凯撒奴役了,只不过与其他蓝色的灵魂不同,他的灵魂呈纯白色,并且衣服也残留了些许色素,而他的身体也时刻往外漂浮一些白色丝质物,而嘴巴和眼窝中则是跟身躯其他部位的淡薄色素相当不搭调的深邃黑暗。死而复生的垣根帝督比之莫德凯撒更像亡魂,一个从地狱回归,给世间带来永恒的死亡的恐怖死灵。

  而卡兹克看着面前气喘吁吁的二人组,摩挲着自己双手的镰刀,打算开口吃人了,但莫德的声音传了过来:“卡兹克,我不允许你杀掉他们,还有,你们的目标找错了,不是上条当麻,而是一个长得很像上条当麻并跟踪他的人!”

  正打算饕餮大餐的卡兹克知道后,瞬间悲痛起来,但还是向铁铠冥魂传了莫德的指令,然后高高地跃起,遁入虚空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本人无名说:

莫德凯撒和卡兹克很多技能设定根据游戏数据,但有些变化,比方说莫德凯撒的死亡之子的奴役灵魂变成了永久而卡兹克的虚空来袭也变成如果自己不解除就会永久存在什么的。嗯,还有lol的尺寸是以码为单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