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王小明,是顺X快递的员工,你们不要以为送快递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事实上,送快递要遇到的客户可谓是千奇百怪,比方说某个住到二十楼的客户硬要我把快递送上门口,而且那栋小区比较老式,所以没有电梯,难道真的当我是铁人吗?

  还有一次,一位客户填的地址居然是他搬家前的,然后在我苦寻半天无果后,又飘飘然说了一句:“到XXX地XXX路XXX号,我最近搬家了啊,抱歉啦。”

  唉,真是太过分了吧,看一看时间,诶,快超过限定时间了呢,啊啊啊,巴哈姆特号,全力以赴吧。全力驱使着自己脚下的电动车,我真的在使出吃奶的力气来赶路。这就是我辛苦工作的缩写。

  或许我天生就该如此操劳吧,面对困难的生活,我既没有怨天尤人,也没有放弃来之不易的工作,就算我一无所有,也可以靠自己的双手获得自己想要的一切啊。

  “城南和平路南天小区的苑铃公寓第十层的江女士?”这是今天最后一份包裹了,块头还挺大的,我看了看地址......苑铃公寓?这谐音直通怨灵啊,怎么看都风水不好的样子,算了,我又不住在那里,还是趁着天还没黑快去快回吧。

  (我是小明赶路的分割线)

  驾驶着脚下的电动车,我四处观察着,我已经到达南天小区了,但苑铃公寓却怎么也找不到,看地址也在附近啊,嗯,下车问一下路人吧,他们可能知道。

  把车停到路边,我看到了一座洁白的小洋楼,哦,那里的私人花园看起来有人的样子,我去问一下吧,说做就做可是我的风格。

  接近了花园,我瞬间紧张起来,不为什么,因为我看到了一个巨人,一个差不多有二米五的高个子,并且他身穿狰狞灰色铠甲,肩部、头盔等处根根倒刺穿插而出,他本来背对着我,但却突然回头过来。

  “......咕”既然被看到了,我只好硬着头皮上了,毕竟我可没有干什么坏事啊。“请问,那个,苑铃公寓怎么走?”

  高个子弯下腰来,直视着自己,然后看了看右手,把手中拿着的巨大的修枝剪靠在不远处的大树旁,然后用粗大的手指挠了挠头盔,摇了摇头,示意自己不知道。

  “诶,你不知道吗?”看着‘巨人’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我也不那么拘谨了,急忙问道:“那有谁知道这个地方吗?”他指了指我的后面,我急忙回过头去,只见一位有着淡淡的闪亮绿色披肩长发的美少女提着一袋菜慢慢走了过来,然后笑道:“凯撒先生,家里来客人了吗?”

  被称作凯撒先生的巨人指了指我,然后对少女比划着,少女时不时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她的笑容一直挂在脸上没有因此而不快,在搞清事情的来龙去脉后,她走了过来,吓得我急忙往后面退了好几步,她捂嘴笑了起来,然后高兴地说:“别紧张,这位先生,您问的是苑铃公寓吧,那么出了这里直走右转差不多两百米就到了。

  原来这么近啊,我高兴地说:”真是太谢谢你了,真是抱歉打搅你们的时间了,再见。“做完告别,我快速的跑了出去,骑上了自己的专属坐骑巴哈姆特号离开了。

  而我不知道是,在我离开后,怪异的金属怪人从头盔中传出了淡然的声音:”恩奇都小姐,那个小伙子看起来心地纯朴,估计可以抵达怨灵公寓吧,还有,您的东西还是让我这种仆人拿吧。“恩奇都笑道:”不需要,凯撒先生您做事确实非常勤快呢,您来后,我的家务都变少了,最近都空闲下来了呢~“少女银铃一般的悦耳的话语在花园回荡。

  恩奇都离开不久后,原本空无一人的草地突然凹陷了下来,莫德凯撒注视着草地,然后开口道:”卡兹克,情况如何?“紫色的虚空圆形隧道出现在了草地上,赤色的神秘虚空螳螂型卡兹克走了出来,它淡然道:”没有任何问题,不过这就是这个位面的统治者人类吗?还真是脆弱的肉体和精神么呢,比起吾主和两位主母深不可测的实力完全不值一提,如果他们愿意的话统治这个位面也是轻而易举吧。“不得不说,卡兹克的潜行和观察能力确实非常强劲,虽然观察分析能力没有虚空之眼·维克兹那么夸张,但他敏锐的直觉也知道现在自己效忠的存在可不允许他随便大开杀戒,所以他可不会向维克兹那样为了观察而发出「生命形态瓦解射线」这种恐怖的东西。

  酷am匠《*网●正版首发A。

  说起来,他好像想家了,或者说怀念起虚空的黑暗,他与这格格不入,”希望吾主能把我的其他同胞召唤过来呢。“卡兹克暗暗想道。

  遥望着离着自己遥远无比,只存在微弱感知的虚空净土,卡兹克不由感受到当初从未有过的感觉,那是无法描述的感觉,曾经降临瓦洛兰大陆的他也有这种感觉,但那时候他有个势均力敌的猎物,而且还可以通过杀戮释放这种奇异的感情,吞噬的越多,他就越接近维克兹口中的哺乳动物,不过他最后还是淡然一笑:”I-ate-an-optimist-once,but-I-couldn't-keep-him-down.(我曾经吃过一个乐观主义者,但我不能让他失望。)“毕竟他现在依旧拥有自己的同伴不是吗?虽然是一个大铁罐子,并且没有血和肉,估计一点都不好吃吧,卡兹克居然琢磨起把铁铠冥魂做成菜后的滋味了,该说不愧是继承某个乐观主义者的想法了吗,或者说每个虚空生灵都是不惧怕死亡的,对于他们来说,死亡只是一个新的起点罢了。

  (我是快递小哥的分割线)

  今天的月亮莫名其妙的非常圆呢,今天农历初二,应该是新月才对啊,回顾神来,周围的环境突然变得阴森可怕起来,在四个奇怪的保安注视下,我紧紧抱着身体,然后蜷缩在一团,尽可能减少自己身体的接触面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就是有一种冰冷的感觉。

  万幸,漂亮的江女士没多久就下来了,有着十六岁少女一般面容的她笑着签收了包裹,然后感谢到:“真是太谢谢你了先生,要知道这个公寓位置偏僻,而且风水不好,就算是盛夏的晚上都会很冷,所以几乎没人会直接送过来,而是寄存在那边的小洋楼,然后那边的人再趁着天亮送过来。

  原来如此,难怪我看这一路上没什么人呢,解答了心中的疑惑,我骑上电动车离开了,好好去睡一觉,毕竟明天还有早班要上呢。

  看着我离开,一个有点小胖保安大叔随手打了一个响指,然后一丝火苗出现在他的手中,他点燃了香烟便随手一挥,火苗便消散开来,他感慨道:”这小伙子心地不错呢,否则估计我们又可以看戏了。“瘦高的保安不知道从哪掏出来一瓶酒,赞成的说:”就是,我下酒菜都准备好了,真是扫兴。“江诗诗无奈的耸了耸肩,然后说:”唉,你们还是那么爱玩,算了,我就先回房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本人无名说:

  我设定的人物与原著会若有不同,所以读者们请不要在意,有意见可以提出来啊,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