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机之间,他运起烈火真气强行将体内的寒气驱逐,慌忙飞身后退。元青睁开眼,见其他几位紫府修士也神色凝重,知他们也都吃了暗亏,这才心中平衡了些。对刚才的险境仍是心有余悸。

  “大家快后退,这白色雾气有古怪!”元青恢复正常连忙招呼门下弟子后退。

  他目光扫向易轩起戚宇航,却见几人并无异色,不禁怒火中烧,越加怀疑易轩知晓了阑珊秘藏的秘密。

  望着戚宇航高声道:“臭小子,为何你们几人不惧怕寒气。”

  这一下叫喊,顿时让其他几位紫府修士也都望了过来。他们身为紫府修士刚才也都险些被寒气所伤,见易轩五人未受影响,自然会有所怀疑。

  “那小子定然得到了阑珊秘藏的秘密,刚才也是他最先冲过压力区域的!”韦子明看着易轩说道。

  看☆正S版|{章)Y节\上6酷匠e2网)◇

  元青也眯着眼道:“不错,这小子不过才元婴中期修为,刚才受我一掌竟然没事。”

  此时气温仍在持续降低,有些修士受不了寒冷,便运元力抵御,当下便被冻结成冰,掉落崖底碎裂而亡。

  萧彧低声向易轩说道:“这白色雾气乃是碧烟寒气,一旦运元力抵御,寒气便会钻入丹田之中,先将丹田冻住,然后由内至外,将人冻结!”

  易轩暗暗心惊,心道:幸亏刚才听了萧姑娘之言,没有运元力抵御,否则此刻恐怕也被冻成冰块摔死了。

  祁连城道:“这些都是紫府修士,我们抓紧找机会离开。若是被他们拦住,必死无疑。”他的声音有些发抖,显然是有些耐不住极寒了。

  戚宇航和易轩肉身强横,自可以硬抗,萧彧、萧墨却也丝毫不受影响。萧彧向祁连城看了一眼,道:“祁城主,你若挡不住冰寒,先行在水墨图中躲避一阵。待危机解除,我再放你出来。”

  祁连城想了想,点头同意。萧彧将江山水墨图抖开,将祁连城收进去,转头对萧墨道:“墨老,你也先进水墨图中吧!”说着将萧墨也收了进去。

  丁宁道:“把人收进了空间之宝,想逃了么?”

  “拦住他们!”

  十几名紫府修士各占方位,隐隐有将几人合围之势。

  戚宇航见状哈哈大笑:“老家伙们,又要联手欺负小爷了么!”他对易轩和萧彧传音道:“你们两人也进那个水墨图,我肉身强,可以暂时抵抗寒气,等会儿带着你们冲出去。”

  萧彧闻言踌躇不定,她相信易轩可并不代表也相信戚宇航。况且,没有她指路,戚宇航不一定能冲出这片禁制区域。

  易轩也传音道:“戚兄,这点寒气小弟还扛得住,也正好借机锻炼一下肉身。”

  戚宇航大笑着说了声“好”,转过头去向萧彧道:“萧姑娘你呢?”

  萧彧道:“我给你们领路。”

  邰辰这时阴笑着开口道:“事到如今,竟然还妄图逃跑!几个小辈,商量好了吗?”

  那白色雾气仍在飘散,群修连连后退躲避。唯有十几名紫府修士可以暂时抵御寒气。

  萧彧和戚宇航、易轩处于人群的最下方,此时也快要被白色雾气包围。萧彧虚踏一步,挡在易轩和戚宇航身前,手中印诀连连变幻,竟是将那些白色雾气从袖中吸了进去。

  易轩知道萧彧乃萧家后人,是阑珊阁传人,见她有些特殊手段,自不会觉得奇怪。但其他人见了却都是惊奇不定。

  邰辰阴笑道:“真想不到,几个小辈竟然能搞出不少名堂来!”

  萧彧将靠近的碧烟寒气吸走,向两人传音道:“他们一旦动用元力,就会被寒气侵入体内,直攻丹田。易统帅和戚兄肉身强横,在这里战斗对两位有利。”

  戚宇航瞬间会意:“好,我就再去会会紫府修士,讨点利息回来。”他指着元青,朗声叫道:“老不休,你刚来天之下城就把老子打的重伤。幸好老子跑得快,要不然就被你个老王八给咔擦了。昨日从压力区域过来的时候,竟然又对老子出手。是可忍孰不可忍,快当着众位道友的面给老子认错道歉,就不与你计较了。”

  原来,戚宇航之前守在传送阵口挑战前来天之下城的修士,就是被元青所伤,修养了几个月才重又出现。

  他故意激怒元青就是为了要元青和他一对一交锋。果然,元青闻言怒极,道:“好小子,竟敢口出狂言?”

  其他几位紫府修士见状,也并不出手,乐得看元青笑话。

  元青抽出宝剑,手中一动,往戚宇航挥出一剑。他体内元力刚刚调动,剑气还未发出,便觉被冷气一激,丹田似要无法运转,和刚才丹田被冻住之时情况类似。

  他不敢怠慢,连忙收回元力,远转烈火真气驱逐寒意。便在此时,戚宇航突然冲到身前,猛的一脚踢中元青胸口。

  元青被寒气所侵,哪还能躲开这一脚。众人只见元青往前劈出一剑却毫无威力,紧接着就被戚宇航一脚踢中了胸口。

  戚宇航一脚得手,哈哈大笑:“老家伙,这一脚就当是还了穿过压力区域时那一剑的利息。”

  元青这时已将体内寒气驱除,在这么多修士面前被戚宇航踢中一脚,让他觉得颜面尽失,他双眼杀意弥漫,吼道:“小子,你敢辱我?受死!”

  他刚才吃了暗亏,知道那白色雾气诡异无比,只要稍一动元力便会受到干扰。便举起长剑,只用身体力量往戚宇航刺去。

  戚宇航抬剑挡开,笑道:“老不休,没了紫府元力,你还有什么本事?”

  两人各退一步,手中长剑却又对拆了几十次,论招数,两人竟打了个平手。而戚宇航肉身强横,这几下交锋,元青竟是还落了下风,他收回长剑,阴晴不定的盯着戚宇航,直觉手臂略麻,竟是有些酸痛。

  戚宇航得势不饶人,他被元青重伤过一次,要不是功法特殊,说不定已经死翘翘了。此时好不容易借助地利,能压制元青,那还不把他往死里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