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那透明光罩的出现,一众紫府修士出手时所使的招式威力更是强劲,那大阵被破在即。这时山体的摇晃也更加剧烈了起来。

  易轩四人刚因萧彧迷路而暂停前进,还未商议出对策,突觉四周开始剧烈摇晃,四人触不及防之下几乎便要摔倒。好在之前一直都处于晃动之中,四人脚下都暗聚着元力,一惊之后,便都又站稳了身形。

  但断空崖外,破阵显然已到了最后关头,蓝枫、蓝桐二人也凌立虚空,手指间光华闪动,显是已在操纵法门了。一众元婴修士出手也不再有所保留,那剧烈的晃动竟是持续不断,停不下来。

  萧墨见状,心中有些焦急,道:“小姐,快想办法出了禁制区域吧!那大阵恐怕坚持不了多久了。”

  酷{z匠.网永久YB免m费看a小、说

  萧彧却哪里不知事态紧急,只是她性子较冷,喜怒并不显于色,心中虽也焦急,却只是紧皱着眉头。听到萧墨之言,眉头皱的更紧,但一时也想不到什么好办法。况且此刻四周摇晃愈加剧烈,贸然前行只怕会不小心触动禁制。

  易轩道:“萧先生不要着急,他们就算破开大阵,要穿过这片禁制区域怕也不易。”

  萧墨自然心中明了萧彧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出办法,但他一时情急,不由自主便说了出来。

  这几人中祁连城见识最多,也最沉稳,但此刻也没有丝毫办法,想了想问道:“萧姑娘,这里禁制的威力有多大?我们若是触动了禁制,有多大的把握保命!”

  萧彧闻言摇头,萧墨却是叹道:“此处禁制已然改变,若是先祖所设禁制未动,凭我们几人实力,触动禁制必死无疑。”

  祁连城暗自点头,心道:萧先生此言不虚,禁制若是未变,萧姑娘必然已将我们带出了禁制区域,那禁制威力再强,我们自也不必担心;而今禁制已变,萧姑娘虽然能教我等不触动禁制,却也无法绕出去,却是不知这禁制威力是变强了还是变弱了!

  他心中想这许多,也不敢贸然试探。毕竟萧家先祖所设禁制,他们四人是万万无法抵挡的。谁也不知晓这禁制的威力是变强还是变弱,就算是变弱了,是否又弱到四人可以抵御的地步呢!

  四周山体仍在剧烈的摇晃,颇有地动山摇之感。四人却一时间陷入了沉默,断空崖外传来的轰鸣嗡嗡作响,在耳畔响个不停。

  忽然,四人身后传来一道熟悉的大叫声。

  “救命啊!救命啊!”

  四人听到呼喊,不由都转头循声望去,但禁止区域灰茫茫一片,哪里能看得到人影。但这声音,四人却都是熟悉之极,正是那狂人戚宇航。

  这时,四人脸上表情各自不同。祁连城眉头舒展,略见喜色,喜的是:那戚宇航不懂此间禁制,却在灰色禁制区域内横冲直撞了一天一夜,竟然还活着。那便说明如今禁制的威力必然比之当年减小了很多。他们迷失其中,危险性便小了一分。

  易轩却是意外之余,又有一抹惊喜。他之前与戚宇航简短相交,又从祁连城口中了解了戚宇航的事迹,便起了结交之意。初时以为戚宇航独自闯进禁止区域必然已是有死无生,如今听他声音却是生龙活虎,自然心中高兴。

  萧彧和萧墨却是心中一惊,有几分担忧,他二人身为萧家后人,所想所虑必然更多。戚宇航尚可在禁制之中自由穿行,岂不是说这禁制更加无法抵挡后来的紫府修士了么。

  况且那戚宇航口中只道救命,那必是遇到了生命之忧,若是将危险引到四人身旁,哪还有他们活路?

  却听易轩叫道:“戚兄,我们在这里!”

  易轩一声叫出,祁连城和萧彧、萧墨同时色变。易轩只道要与戚宇航结交,却是没考虑到他身后的危险,但祁连城和萧彧、萧墨却都对那未知的危险甚是担忧。

  但易轩话一出口,那戚宇航已听到声音,回道:“好兄弟,你们果然没有死,快救我一救!”他却没有想到易轩一行四人中实力最高的祁连城也不是其敌手,却如何有实力搭救于他。

  戚宇航循着易轩声音,也不管是否会触动禁制,大步并作两步直奔而来。随着戚宇航的靠近,一股让人浑身不舒服的“嗤嗤”声也跟着传来,直教人毛骨悚然。

  戚宇航边跑,嘴中边叫着救命。待跑了几步,忽然口风一改,意识到易轩几人的实力比之与他尚且不足,哪里又能救他,自顾自大骂道:“啊哟!他奶奶的,老子要害死你们几个啦!”骂完自己又高声叫道:“祁城主,你们快快逃吧!”

  这时,萧墨已能模模糊糊看到戚宇航的影子,只见他身后黑压压一片,却看不清是何物事。

  那些黑影的速度极快,对戚宇航紧追不放,待萧墨看清,不由大惊失色,回过头去,大叫道:“小姐,快!快逃!是黑甲鳞蛇!”

  声音中,带着颤抖,显得极是害怕。

  萧彧和祁连城听到‘黑甲鳞蛇’四字,自也面色大面,唯独易轩不知黑甲鳞蛇是何物,但听得萧墨颤抖的声音,却也明白时态紧急。

  此时,众人哪里还顾得上是否触动禁制,恨不得使出最快的速度往前飞速离开。

  戚宇航已能看见四人中最后的萧墨,和倒数第二的祁连城,他奔跑之余还能换气说话,道:“祁城主,这下可要害死你们啦!这些黑长虫,忎地厉害。我老戚可要成为他们口中吃食啦。”

  祁连城尚未答话,却听易轩喊道:“戚先生,在下斗胆叫你一声戚兄。刚才见你被众人逼迫,却丝毫不惧,小弟甚是敬佩。你还活着,那真是太好啦!”

  戚宇航哈哈大笑:“好说好说,老哥我对易轩小兄弟也很是敬佩。咱俩互相敬佩敬佩!可也活不了多久啦!”

  易轩闻言也哈哈大笑,对身后的危机竟是毫不为意。

  戚宇航大笑道:“易轩小兄弟,你很对我的口味,咱们这次若侥幸不死,等你到了灵州,若是哪个不长眼的敢欺辱于你,你便报上我的名头。谅来,还是有几分用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