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在断空崖下方。易轩调息了一阵,刚才在压力区域身体所受之伤已恢复了不少。他不敢耽误太多时间,便与萧彧、萧墨和祁连城商议接下来的行进路线。

  在此之前,他们商讨的方案都是为了易轩能顺利穿过那五百米压力区域。此后如何行进,却是只字未谈。

  萧彧指着拦在前方的灰色区域说道:“穿过这片禁制区域,才算是真正到达阑珊阁遗址!”

  祁连城道:“那戚宇航之前定然是触动了这里的禁制,他能从上面的压力区域顺利抵达此处,做到连紫府修士也无法办到之事,其肉身之强横必然恐怖之极。从他刚才在崖上的行为可以看出,那禁制的威力想来也不可小觑!”

  易轩道:“城主大人认识此人?怎么之前在天之下城从未见过?”

  祁连城遂将怎么拖延明霞派七人,又怎么结识戚宇航之事说了。易轩听完感概道:“这戚宇航也真是个猛人,一届散修竟也能将肉身练到如此地步!此人性子直爽,以后若能遇上,倒是可与之相交一番。”

  萧墨道:“怕是没机会了,他只身冲入禁制区域,生机渺茫啊!”

  易轩闻言叹了口气,道:“但愿能再见吧!”说着将江山水墨图交还给萧彧,说道:“萧姑娘,你身为萧家后人,对此处禁制该当了如指掌。事不宜迟,咱们这就穿过这禁制区域吧!”

  萧彧点头道:“好,各位请紧跟在我身后,进入禁制之后,每一步的落脚点都要与我一致,切记不可乱走,更不要随意走动。否则触动禁制,大家都会死在里面!”

  易轩听萧彧说的郑重,便知那灰色区域内禁制重重,端的是危险之极,不可有半点马虎!

  祁连城也点头答道:“好!”

  见易轩和祁连城都已答应,萧彧又道:“我们四人排成一排,依次前进。我走在最前,墨老最后,祁城主和易统帅的位置,两位可自行商议!”

  萧墨也是萧家之人,萧彧如此安排,一是为了让祁连城和易轩放心,表明她遵守诺言,绝不会在灰色禁制区域内做任何猫腻,抛下二人;二是萧墨也知晓禁制,若是有人走错,他走在最后还可出言提醒纠正。

  祁连城和易轩自然不会对此有异议,至于他们两人谁前谁后,那也无关紧要。商议已定,四人便排成一列,慢慢走了进去。

  易轩跟在萧彧身后,刚一走进禁止区域,但见四周灰茫茫一片,可见度只有一丈来远。越是未知的东西,便越是危险。见能见度如此之低,易轩更加不敢怠慢,紧跟着萧彧身后,萧彧右脚抬起,他便跟着右脚落下,萧彧左脚抬起,他便跟着左脚落下,都踩在萧彧之前落脚的位置。

  也不知如此走了多久,四人一队依次前行,跟在萧彧身后,果然没有触动任何禁制,倒也没有遇见其他危险。

  却说断空崖外,祁连城正思索对策,忽闻有人扬言破阵。这一声叫喊顿时将所有修士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

  众人转头望去,只见遥远的天边有几个人影正极速靠近。那几人速度极快,过不片刻,已出现在断空崖上空。两男一女,一共三名。两名男性看上去都是中年模样,那女子倒显得很是年轻。

  这三人服装风格与灵州众修士明显不同,显然来自其他大州。两名男修士一左一右将女子捧在中央,扫向众修士的目光中带着傲意。那女子天姿国色,一双灵动的大眼睛甚是迷人,看着被众人围在中央的华清风一脸的喜悦,说道:“清风哥哥,可算找到你了!”

  那些围攻华清风的紫府修士听见有人说要破阵,原本满怀期待。但那道声音中气十足,显是男子所发,这三人到来之后,却见这三人中似乎隐隐以那女子为主,而且这女子还与华清风相识,便觉不妙。

  果见那女子笑嘻嘻飞至华清风身侧,搂住华清风左臂,娇声道:“清风哥哥,说好来澜州寻我的,怎么让小楠等了这么久!”

  T更新最C快上!酷匠网j+

  说着嘟起嘴吧,故意做出一副生气的样子。

  但她长相极美,嘟起嘴吧不但不显得愤怒,反而让人觉得有几分可爱。修士们对于美色并不像普通凡人那样看得重要,正所谓红粉骷髅、臭皮囊,修士选择伴侣,更看中道心,更有一些甚是看重对方实力。

  但此刻见了这小楠对华清风如此亲昵,竟也有不少人起了几分妒忌之心。

  华清风似乎很不情愿在众人围观之下做出儿女情长之态,轻轻咳了两声,神色有些不太自然,说道:“蓝楠,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蓝楠道:“还不是因为你啦!我久等你不至,就去了试剑峰寻你。在试剑峰寻你不到,又打听到什么阑珊秘藏出世的消息,知道州主大人命你在断空崖主持大局,所以我就赶了过来。嘿嘿,但是这些人好像不怎么听你话嘛!”

  华清风闻言,自是十分尴尬,还未想好该如何应答,却听元青说道:“刚才是哪位道友说要破阵?”

  与蓝楠同来的两名中年修士尚未回答,蓝楠却是说道:“刚才就是你这个家伙逼迫清风哥哥的吧,你不是好人!枫叔叔,不要帮他破阵。”

  众人闻言,哭笑不得,修仙者的世界尔虞我诈,哪还分什么好人坏人。只有小孩才会把人分好人坏人来看。

  华清风拉了拉蓝楠的手,小声道:“蓝楠,别胡闹!”

  蓝楠被华清风拉住小手,哪还管他说的是什么,只点点头道:“嗯,清风哥哥,小楠都听你的。”

  “在下蓝枫,对阵法一道小有研究,或许可以试试!”这时,与蓝楠同来的其中一名中年修士说道。

  听了此言,灵州众修士都是心中一喜。心想这人即懂阵法,就算破不开此处大阵,能找到阵门、阵眼,强行破阵也会简单很多。

  灵州修士一心研习剑道,对破解阵法的理解就只停留在阵门阵眼上。却不知阵法一道,包罗万象,无穷无尽,哪是这么容易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