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通这些,祁连城不再去想易轩是否是体修的问题,他知道易轩此时的极限应在两百三十米到两百四十米之间,果见易轩在下移到两百三十米深度的时候停了下来。

  这个深度受到的压力与撤掉大阵后四百五十米左右相差无几,易轩其实还能继续再往下移动一些。但是他没有那么做,他在调整自己的身体状态。

  四周众修士见易轩终于停了下来,不由都松了口气。体修再逆天,也总归有个极限不是,两百三十米,那可是化神中期中的佼佼者才能达到的深度啊。那岂不是说这个元婴中期的年轻修士仅凭身体力量便能爆发出和化神修士同等的力量?

  这时,再也没有人敢小觑易轩了。几乎每个人心里都认定了易轩必然是一名可怕的体修。

  其实他们完全错了,这断空崖中的压力若用元力抵挡会比用肉身抵挡大上数倍。元婴后期到化神期是一道巨大的坎,实力相差天差地别。易轩目前的实力顶多也就能与刚刚晋升化神的修士交手勉强保持不败。时间一久,便会慢慢落入下风,对上化神中期修士更是有败无胜了。

  但是,这里的修士们无一例外都是用自身的元力去抵挡压力,哪能想到这些,自然认为易轩的实力足以与化神中期修士一较高下了!突然,易轩原本停住的身形再次动了!

  “快看,他又再往下移动了!”

  “什么?竟然还能往下!”

  原本已平静下来的人群再次出现了骚动,除了祁连城,萧彧和萧墨三人,就连华清风也无法淡定了。他发现还是低估了易轩的潜力。

  易轩这次下降的速度很慢,他听到四周修士的议论声,忽然又想起一事。那是他不久之前他曾想到过的问题,在进行极限炼体的同时,让肉体去吸收体内的元力修炼。那样的话肉体的强度将会提升的很快。

  当时易轩只是脑中念头一闪,觉得这样修炼定然会十分有用。但后来并没有真正照此法修炼,却是将之慢慢淡忘了。现在听到众人议论体修之事,知道体修身上并无元力,与人战斗全靠身体力量的爆发。不由得又想起此事。

  当下便暗运体内元力,让全身穴位细胞开始慢慢吸收。这一下尝试,让易轩心喜不已,在外界恐怖的压力之下,血肉吸收元力的速度竟然不慢。

  仅仅片刻,易轩便觉体温上升,一团燥热之感渐起。每一寸血肉似乎在被熬炼一般。

  易轩乃是‘逆天修士’,他晋升练气之时乃是降服天地元力而成,体内元力本质上比普通修士要高出许多。并且他的元力之中还带有少许的雷电之力,此时肉身开始吸收元力,那些雷电之力也兹兹在肉身百骸之中游走。这便与九劫体第五劫雷劫的理念不谋而合。

  他每往下移动一丝,身体受到的压力便会增大一丝,同时肉身吸收元力的速度也加快一丝。

  不到半个时辰,易轩便觉体内元力一滞,快要被消耗完了。他连忙抽身而返,回到崖上恢复元力。

  四周众修士见易轩返回,无不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似对这个元婴中期的体修颇感惧怕。

  华清风哈哈大笑,走到易轩近前,热情叫道:“哈哈,小师弟,真有你的!”

  此言一出又是一片哗然!

  众所周知,华清风是州主弟子。此时华清风称易轩为师弟,岂不是说他也是州主弟子吗?

  C!酷)n匠网正)版z首发5

  这下众人看易轩的表情就又不一样了。若易轩只是一个散修,就算他是极其逆天的体修,在成长起来之前也有夭折可能。可若是州主弟子就不一样了,谁还敢轻易对付他?

  易轩向华清风躬身道:“七师兄!”

  华清风笑道:“很好,很好,等这里事情一了,小师弟你就与我一同回灵州吧!”

  易轩正打算去往灵州,听华清风如此说便即点了点头。

  祁连城也笑着道:“若有七师兄从旁照料,我便无虚担心了!”

  “恭喜州主大人又得良徒!”驻扎在附近的那些修士们,也纷纷向华清风道贺。

  华清风更是得意,搂住易轩肩膀,朗声道:“诸位,这是我华清风的小师弟易轩。稍后入了秘藏,还望诸位瞧在清风面上对在下的小师弟手下留情。”

  话音刚落,有人不满道:“清风圣子此言差矣,我等皆是为了阑珊秘藏才来此地,难道令师弟与我等夺宝,我等也要拱手相让吗?”

  此言一出,顿时许多人附和。若是在别处也就算了,碍于他州主弟子的身份,也没人会去找易轩麻烦。但现在,大家可都是争夺秘藏的对手,又有谁愿意手下留情呢!

  易轩听到华清风之言,心中感激。但此夺宝之极,要想让别人手下留情显然并不现实,便悄悄对华清风说道:“不必如此为难,七师兄好意,易轩心领了。”

  华清风一听,也觉那人说的有理,刚才心中激动只顾自己兴奋,一时忘了秘藏之事,他略一思索,给了易轩一个放心的眼神,又道:“我华清风也非不明事理之人,大家有目共睹,在下的小师弟不过才元婴中期而已,谅也对各位造不成威胁。各位要争夺秘藏,在下当然不能强人所难,只望各位夺宝之时不对小师弟下杀手便好!”

  离断空崖越近的地方,驻扎的势力越是强大。即使易轩能够发挥出化神中期的实力,对这些人来说也没什么两样。这下倒是没有人再反驳,都觉得可以接受。便都默认了此事。

  “多谢七师兄!”待众人散去,易轩又向华清风抱拳道谢。

  “诶!别这么婆婆妈妈的不像个男人!”华清风故意皱起眉头,“你再这么谢来谢去,七师兄可要生气了!”

  易轩知道华清风性子,便不再拘礼,道:“好,等这次事了,咱们再喝他个三天三夜!”

  “哈哈,好,只要有酒,我便欢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