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那些原本嘲笑易轩的修士更是惊得合不拢嘴,有些不相信眼前的事实。

  “天啊,他竟然还能继续下降?”

  那些连一百米都没有达到的化神修士更是心惊,一个个惊声道:“他……他一个元婴修士,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断空崖中的压力全是针对肉身而来,若是运用体内元力抵挡,受到的压力则会成倍的增长。而灵州的炼体功法少的令人发指,比修炼神识的法门更为稀少。这里的修士基本都是用元力去抵挡压力的。

  “难道……难道他竟是体修?”这时终于有人发现了端倪,惊叫了起来!

  随着这声惊叫,注意到易轩的人更多了!这时,易轩已到了一百五十米深处,他还在慢慢的往下移动!就连正在崖中缓慢下移的修士们也停下身来看向易轩。

  “体修!真的是体修吗?”有人疑问道。

  也有人问道:“体修是什么?”

  断空崖外,气定神闲的华清风此时也面目凝重起来,他看着崖底深处正缓慢下降的易轩,又转过头略带疑问的看着祁连城。

  |更、新mW最快Z‘上_酷匠网G

  祁连城无奈的耸耸肩,向华清风示意自己不知。他知道易轩一直有进行残酷特殊的极限炼体,而且还有一部十分特殊的需要大量珍惜灵草相辅的炼体功法。但却从未将之朝体修上去联想。

  因为体修实在是太可怕了,这群人只修肉身,不修元力。每一个体修都强的可怕,强的足以让普通修士胆寒,而且还有非常逆天的自愈能力。

  他们的身上没有丝毫元力的波动,每招每式都靠得是肉体的力量,举手投足都有毁天灭地之能。同境界之下,体修对上普通修士那完全是虐杀,强大的让人绝望。

  但,体修的实力如此逆天,修炼起来自然也是十分的艰难。导致到了如今,体修基本已断了传承,以至于现在连一本炼体功法都非常难找到!

  即使如此,体修的名头仍旧响彻天玄大陆,每个修士听来都觉如雷贯耳。此时,易轩被怀疑是一名体修,在场众人无不心惊肉跳。若真是如此的话,待他成长起来可就是一个绝世强者啊!

  若在平时,必然会有人前去结交。可现在,大家都是为了秘藏而来,那可是会成为争夺秘藏的对手啊!

  易轩在崖中听到众修士的惊呼声,不由又响起李逸当初教导自己极限炼体时的话:“世人皆知修行,却不懂修行的真要!上天给予人类最大的宝藏并不是这个天地,而是人类自身。人类的肉体蕴含着无尽奥秘,肉身越强,修行的路就能走的越远。很久之前,曾有专修肉体的修士,实力强悍,可屠仙杀妖,只可惜后来断了传承。甚至到了现在,炼体修士已经沦落到无法修到练气期的地步了!”

  易轩暗想:师父生在明城,长在明城,见识有限,他口中的炼体修士应该就是这些人所说的体修!师父虽然修为不强,但是对炼体的理解却是这些化神修士也比不上的,若不是师父谆谆教导我时刻不忘极限炼体,我如今的实力恐怕至少要打一半的折扣!

  体修真正的含义易轩自是不懂,但李逸教导他进行极限炼体,他却早把自己也当做了炼体修士。

  想到这里,易轩猛的又开始怀疑起九劫体的来历来。李逸不止一次跟他强调过炼体功法的稀缺与珍贵,他第一次去挑选功法时也并未在藏经阁中发现九劫体的存在。

  而第二次在青玄宗藏经阁挑选功法之时,在自己之前已经有很多师兄都挑选过了。为何九劫体就没有被别人挑走呢!

  况且功法原本无比珍贵,青玄宗那样的小宗门怎么可能得到如此逆天的功法的原本呢!

  一个个疑团此时浮现出来,又让易轩更加的困惑。之前他也曾想到过这个问题,但是却没有想的那么仔细。如今细思恐极,更觉得自己背后有一个惊天秘密。

  联想到灵镜映出的自己过去的画面中那个神秘的祭坛,那个抱着自己的黑衣人,还有从树底世界传送出来时,发出元力干扰自己传送位置的幕后黑手。这一切的一切仿佛是一双无形的大手推着自己前进。可又不知前路在何方!

  断空崖外,众修士的惊叹仍旧没有停止,因为易轩已经下降到快两百米深度了。两百米,已经是这里大多数修士望尘莫及的深度。无数化神修士都做不到的事情,却被一个元婴中期的年轻小修做到了。

  这时,更多的人对易轩体修的身份更加深信不疑了。若非炼体有成,一个元婴修士怎么可能沉受得住断空崖两百米深处的具大压力呢!

  华清风仿佛捡到了宝贝一样,走到祁连城身旁挤眉弄眼的说道:“连城师弟,这下你可是立了大功了!给师父找了这么个宝贝当弟子!哈哈,哈哈,师父若是知道他多了一个体修弟子,恐怕闭关的时候都会笑醒吧!”

  祁连城见华清风如此,满脑子黑线,心道:师父才不会像你这般无聊。他不理会华清风的不敬言语,看着仍在崖中的易轩,对于他是否是体修一事,也有了些许怀疑。

  体修在他们心中只不过是一个代号而已,没有人见识过体修真正的实力和手段。他们对易轩是否为体修的判断也不过只是猜测而已。

  “难道他真的是传说中的体修吗?”祁连城为人稳重,不会轻易下结论,但是此刻却也有九分相信了!

  之前他虽也亲眼目睹易轩在断空崖中修炼,但从没有将易轩往体修方面联想过。此时被人提起,细细一想,还真觉得有几分可能!

  但想到每次见易轩交手之时,身上明明又有元力波动,与传说中体修的特制明显不同,不由得又摇摇头叹息。

  心道:我计较他不是体修做什么?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是不是体修本就没有多大的关系,怎的听闻这些人惊叫,我自己的心境也变得起伏不定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