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明霞派七人到了断空崖,将整个山峰翻了个遍,也未找到秘藏所在。虽也猜到秘藏多半在断空崖底,但试了诸般手段仍旧无法下去只得无奈放弃。

  几人却又不甘就此离去,便在山外寻了一处隐秘之地暂住,时刻关注着断空崖的动静!

  却说易轩回到天之下城后,为了避免撞见怜儿和白灵,便在城主府中闭门不出,一心钻研惊天一剑!只因祁连城告诉易轩,若是打算前往灵州,最好在离开天之下城之前将城门上的‘天下’二字临摹出来。

  祁连城道:“州主留字之时曾说凡能成功临摹出这‘天下’二字者,可收为记名弟子。州主大人留下令牌,命我将令牌转交给临摹成功之人。届时持此令牌可去灵州拜师!”

  易轩对于拜州主为师并无多大兴趣,却听祁连城又道:“这是州主令,见令如见州主。即使你不拜州主为师,有此令牌在灵州也能得到诸般照顾!”

  易轩心想拜不拜州主为师完全取决于自己,自己欲要前往灵州,若是有了这个州主令的确能省却许多烦恼事。如今他刚突破到元婴中期,反正是要修炼剑法,倒不如就此机会边修炼惊天一剑,边去参悟州主剑道。

  那‘天下’二字为州主亲刻,而惊天一剑又是州主所创。两者之间自有很大联系。

  祁连城为了兑现和玉麟儿的诺言,知道阑珊秘藏的事情结束易轩便要离开天之下城。这些天便也待在府内一心指导易轩修炼。

  那惊天一剑的修炼先是将剑气由一化二变为两道。修为精进后便又由二化四,由四化八,依次递增。直至能够施展出一百二十八道剑气时,便再将这些剑气融合为一,届时神剑大成,惊天动地,方为惊天一剑。

  此前易轩早已练出了两道剑气,驾轻就熟又有祁连城在一旁指点,当真是进境神速,不过半月光景竟是修出了第三道剑气。本应是由二化四,但易轩尚未熟练,两道剑气中只能让其中一道由一化二,所以一剑使出只能出现三道剑气。

  这半月来,天之下城的传送阵中又来了几股势力,那狂人戚宇航果真守在传送阵外,每来一股人马,他便要与来人大战一场,短短的半月已打了三四次。

  好在一来那些人知道戚宇航的性子,战过之后并不与他一般见识;二来阑珊秘藏干系甚大,谁会在这当口与这样一个战斗狂人干耗呢。

  那几股灵州势力都只在天之下城短暂的停留,问清断空崖所在后便又都往断空崖而去了。

  又过半月,穿过传送阵而来的势力越来越多,天之下城众修士都预感有大事要发生了。不久之前瑞兽现世的时候,不也是如此引来了许许多多的外来修士吗?许多人心中猜测,难道又有瑞兽降临不成?

  酷%"匠网HX正版首-√发

  那戚宇航又接连向新来的修士们挑战,没想到却踢到了铁板。到来的修士中竟是有了超越化神期的存在。戚宇航身受重伤消失不见,灵州修士有人叫好、有人可惜。都觉这狂人受紫府修士重创,已然是必死无疑。

  短短一个月,断空崖外已汇聚了十数波大大小小的势力。这下,所有人都心如明镜,知道断空崖必有重宝出世。直觉风雨欲来,大战将起,各大小修士人心惶惶。

  易轩却是不管外界如何,只埋头苦修,萧彧萧墨二人隔三差五的便来城主府探访一遍,询问他实力进展。易轩也终是不负众望,顺利由二化四,修出了第四道剑气。

  他自觉剑法大进,‘天下’二字的最后一点谅也不会有太大难度,便欲前往城门前一试。又怕白天人多眼杂,被人看见传到白灵耳中。直等到亥时,换了一身简装黑衣,这才悄无声息前往城门处去。

  深夜寂静,易轩从城主府飞出。城中灯火稀疏,不论是贫穷小户还是达官显贵大都已入了梦乡。隐隐还能听到街道上传来打更的声音。她到了城门外竟然发现那里有不少人盘膝做在地上,闭目修炼;还有不少望着城门之上的两个大字也正在临摹。

  易轩奇道:竟已有人在这里参悟州主剑道了!

  他却是不知,州主当年在天之下城留字时消息自也传回了灵州。灵州不少年轻修士特意从灵州赶来此处临摹,妄想借此拜入州主门下。哪想这么多年过去,却没有一人成功。

  再到后来,灵州修士来参悟‘天下’二字的修士就越来越少了!

  这次因为阑珊秘藏的关系,灵州无数大小势力齐聚断空崖。这些人当然会借此机会再来城门口参悟。

  易轩心道:我原本担心一个人在此临摹会引人注意,眼下这里有十来个年轻修士,我在这里修炼想来不会有问题了。

  当下走到人群角落的位置,取出长剑开始临摹。

  他打从到天之下城以来,这‘天下’二字易轩不知观看临摹了多少遍,只差最后的画龙点睛之笔便可成功。此时驾轻就熟一气呵成,不过眨眼功夫‘天’字便已成功临摹了出来。

  长剑抖动,一剑横挥,畅快淋漓,接着他剑锋一转宛如开天辟地,长剑由上至下,一道肉眼可见的剑气在空中震荡,发出嗡嗡的轰鸣声,‘下’字的横竖雏形已然出现。

  “最难的果然还是这最后一点!”上一次临摹就是在最后一点的时候出了问题,最终那一点虽也点出,却终究失了剑意。

  但这次他乃是有准备而来,“剑法要诀无非是劈、砍、崩、撩、格、洗、截、刺、搅、压、挂、扫十二字!”易轩心中默念:“这一点之功当属剑法中刺字诀!”

  倏的一声,他将长剑收回准备点出最后一笔!

  正所谓画龙点睛,这最后一点乃是这二字中剑意最为巧妙的一笔,也是最难悟透的一笔,无数年来,无数的天才都是被这最后一点难倒。

  “剑意……剑意……”易轩不停的念着这两个字,最后一点要点出并不难,但要没了那惊天剑意,便如龙没了眼睛。

  忽地,易轩眼中一亮,暗喜道:“这一点不正和惊天一剑无二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