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轩上了崖岸,萧彧忙问道:“怎么样,还差多少?”

  “已经可以看见下方禁制了,还剩最后二十米!”易轩道:“但是这最后二十米恐怕也是最艰难的了!”

  萧墨急道:“一月之期将近,还请易公子多努力努力!”

  何止是努力,二十天来,易轩简直是拼了命的在修炼。有断空崖这种绝佳的炼体环境,又有祁连城在一旁不遗余力的指点,他的实力简直是突飞猛进。不仅肉身强度稳步提升,境界更是彻底稳定在了元婴中期。

  易轩道:“在下既然答应相助,自然会竭尽所能!”

  萧墨闻言心下甚是感激,直向易轩躬身行礼。

  祁连城道:“不要太过担心,我说灵州来人最快一月到达,那也是在极快的情况下才能够。况且最先到来的这些人也不足为惧,易轩至少还有半月的时间修炼。”

  易轩闻言,心下稍安。虽然余下的距离只剩下最后的二十米,但其困难程度却是比之前下降两百米也不遑多让。若是时间仓促,他还真没有多大的把握。

  此刻,祁连城即说还有半月,多了几天时间,那也能增加不少把握。如今,时间对他来说那真是光阴似金了。

  他又向祁连城请教了几句,便盘膝坐下运起冥想炼神开始恢复精力。这二十天来,每次在崖中炼的久了无法继续坚持的时候,他便会上到崖顶,先向祁连城请教一番,自己细细品味,然后便开始运用冥想炼神尽快恢复。

  那冥想炼神是弑神诀中的养神秘法,比闭目休息更加能恢复精力。之前易轩几乎每晚都是整晚整晚的冥想,很少睡觉。不仅能增长神识,精力也都是充沛异常。

  又过十天,易轩又往下前进了十米,眼见成功在即,可那最后剩余的十米竟是很难再前进半步。

  萧彧、萧墨暗自着急却是帮不上什么忙。祁连城看似坦然,实则心中也有一丝焦急。因为,天之下城的传送阵中,终于来人了!

  传送阵外,出现七个身穿同样服饰的中年修士,他们脸上都带着傲气。为中一人向四周看了看,见传送阵口有两名守卫,随手抓住其中一名,问道:“断空崖在什么地方?”

  这人乃是灵州势力中距离传送阵最近的明霞派宗主罗华玉。

  那守卫只不过是城卫军中最底层的军士,只是一介凡俗。而这七人显然都是化神修为的大人物,被那人一抓,顿时惊恐万分,哪还敢有丝毫隐瞒。

  这时,另一名修士开口问道:“在我们之前,传送阵中可曾来过别人?”

  酷@匠{_网《唯一正(版X,x^其他都◎q是盗版7N

  那守卫慌忙摇头答道:“没有,没有……”但他刚开口,便又想起一个月前的那天,好似也有一个紫袍人来此,慌又说道:“有,有,有!”

  那修士大怒:“到底有还是没有?”

  守卫见修士发怒,心中更是害怕,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

  “废物!”那修士厌恶的看了那守卫一眼,单手一挥,那守卫便人头落地死于非命。

  另一守卫眼见这伙人动辄杀人,自也害怕到了极致,颤抖着俯下身去。

  “阮长老何必与这凡俗动怒,还是让我来问吧!”七人中左首一人笑着拦住阮长老,走到那活着的守卫近前。

  他脸上带着笑容,却比阮长老更加可怕:“你跟我说,之前还有什么人从传送阵出来过?”

  那守卫战战兢兢不敢抬头,听见声音已在耳边响起,慢慢仰起头见是一张温和的笑脸,心中平静了许多。

  “一个月前,有个身穿紫衣的男子从传送阵出来,可是……可是小的不敢瞧他,也不知那人是何模样!”守卫看着那修士满脸的笑容,竟觉心中的恐惧少了很多,不觉间也开始绽放微笑。

  但下一刻,他脸上的笑容猛的凝固,已然意识离体,魂飞天外。中年修士始终是满脸笑容,那守卫直到死亡也想象不到这个满脸笑容的修士为何会向他突下杀手。

  那阮长老见守卫果真回答,仍又被杀,冷笑道:“哼!鲁长老谈笑间取人性命的本事可好的很啊!”

  鲁长老依旧微笑,道:“古人云笑里藏刀,我这微笑杀人的本事可不是自创的!”

  这时,七人中最中间的罗华玉宗主说道:“一个月前的紫衣人应该就是万无虚的分身无疑,咱们切不可掉以轻心。”

  鲁长老接口道:“宗主所言甚是,那万无虚不知道为何,传出了阑珊秘藏的消息,本尊却不来此。是个阴谋也说不定!”

  阮长老冷声道:“万无虚再厉害,也绝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在此设下陷阱坑杀如此多的修士。我看万无虚多半是惜命如金,不敢冒险!仅仅一个万无虚分身,咱们云霞派还不放在眼里。”

  这七人都是灵州云霞派的长老,阑珊秘藏的消息在灵州已经传的沸沸扬扬。云霞派是距离传送阵最近的宗门,所以这次最先到达天之下城。他们为了夺取阑珊秘藏,宗内七长老尽出。

  鲁长老听闻阮长老所言,笑了笑也不生气,道:“不论如何,咱们多加小心总归不会错。”

  这时另一名吴长老说道:“除了万无虚的分身,第一个到达此处的势力当属咱们云霞派。不如就此将传送阵毁去,后面的那些势力便无法到此了!”

  此话一出,其余几名长老明显也都有些心动。罗华玉却是说道:“此事万万不可,此时若是毁了这传送阵,灵州那些不能前来的势力必然会猜到是我等做了手脚,势必会对迁怒我明霞派基业。到时,明霞派毁于一旦,我们七人可就无家可归了!”

  吴长老道:“宗主,到时我们得了阑珊秘藏,还用得着在乎明霞派的那些基业吗?我们完全可以重建一个比明霞派强大无数倍的超级宗门!”

  这一席话让明霞宗主有些意动,吴长老说的没错,若是他们真能得到阑珊秘藏的确用不着在乎明霞派那一点点基业了。

  几位长老都觉此计可行,在等着宗主罗华玉下决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