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轩前几日身体所受的重伤才刚痊愈,又经历了徐恨一事。他一个人躺在后花园中不觉间竟是沉沉睡去。

  日头向西,怜儿和铁山从怜心斋回来。怜儿向来心细,她见易轩一个人躺在后花园中的躺椅上,便叫铁山回房取了薄毯自己去给易轩盖上,然后又轻声轻脚的离去,深怕扰了易轩清梦。

  又过了一会儿,白灵也回来了,她却不像怜儿,径直过去抱住易轩的胳膊将其摇醒。此时下人早已备好了晚饭,四人自是同进晚餐。

  餐桌上,除了易轩满腹心事,其余三人都是满脸的安心与满足。易轩本想借着这个机会向三人道别,但见几人脸上洋溢的笑容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他已经想好了,这次去往断空崖底探宝,不论成与不成,他都会就此离去。在天之下城他的实力已经进步的很慢了,他要做的事情太多,必须要前往新的世界去。

  唯一让他担心的便是怜儿和铁山了。对于白灵,他却没有想得太多。

  R更新6最0快r上S酷(L匠网

  吃过晚饭,易轩仍是踌躇不定,两女都发觉了易轩的异样,问了几次,易轩只道:“没事!”便也不再多问。

  但女人向来敏感,哪还猜不到易轩的心思。

  怜儿双眼瞬间红了,眼泪夺眶而出:“易大哥,你——你要离开了吗?”

  白灵倒是漏出一股窃喜,似有些欢呼雀跃。

  易轩点头道:“怜儿,你是个好姑娘,找个好人家托付终身吧。我这一去,此生可能再也不会回来了!”

  他肩上担负的责任很多,每一件都是十分难于完成的事情。怜儿没有仙根,无法修行,他不知道等他把这一切做完之后,怜儿是否还活在这个世上。

  怜儿身体发颤,险些摔倒在地,幸有铁山在后一把将其扶住。她怔怔看着易轩,眼中的泪仍是不停:“易大哥,怜儿真的再也见不着你了吗?”

  易轩见怜儿哭的伤心,心中极是不忍,心想不如让怜儿心中有个念想,但又恐误了她终身,只得硬着头皮说道:“怜儿,对不起!”

  后来,怜儿并没有再哭闹,只是轻轻的道了一句再见。易轩知道,那一声再见中包含了多少的伤心与无奈。这一夜,那一声再见不停的在易轩脑中回荡,还有怜儿转身时那丧失了神采的眼神。

  白灵倒是没有任何改变,仍与往常一样。

  易轩只道是白灵对自己的热度终于有所消减,并不在乎自己要去哪里。

  这一夜,易轩始终无法入眠,想要敛起心神继续进行冥想炼神,竟也无法集中精力。

  第二日,易轩不敢再向两女道别,悄无声息的离开了统帅府。他不想再看一次怜儿伤心欲绝的画面。至于白灵,易轩觉得这短暂的缘分就让它结束了吧。

  他这一走,天之下城城卫军统帅的位置又将再次空了出来。易轩却是不会考虑这些问题,他高高飞起,远远地看着统帅府。这个他短暂的家,终于要告别了!

  呆呆的出神了半响,易轩狠下心来一转身,径直往断空崖而去。

  此时,阑珊秘藏的消息已在灵州传开。无数的宗门世家、散修纷纷往天之下城而来。只是两地相隔实在太远,这些人赶到天之下城尚需些时日。照祁连城所说,最近的宗门也需一月时间方可。这才过去三天,他们还有不少时间准备。

  夷希微步的精妙他已掌握了八成,剩下的就是勤加练习。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就是要和萧彧、萧墨相互配合,在断空崖中尝试着下往底部。

  萧彧能够控制阑珊阁前辈布下的阵法,能大大降低断空崖中的压力,再加上渡完火劫易轩的肉身已增强了不少,此时又学得了夷希微步,他在断空崖中不断尝试,总有机会下到底部。

  易轩接任统帅之位时,祁连城曾给他一块黑铁令牌,可作传讯之用。他取出黑铁令牌向祁连城传音道:“我去断空崖修炼,速带萧彧、萧墨前来!”

  到了断空崖,他静坐一会儿,便听到动静,知是祁连城和萧彧、萧墨三人。当即起身,不一会儿三人落在近前。

  祁连城看着易轩道:“你准备好了?”

  易轩摇头:“目前还没有把握,我打算接下来的日子就在这里修炼,直至能下到底部为止。还请萧姑娘尽量配合,祁城主若见易轩修炼有何不对的地方,也请及时指出,指点一二!”

  他在断空崖中修炼,不仅可以借机锻炼肉身,更可以不停以夷希微步的身法尽量试着下往底部。祁连城虽然不懂夷希微步,但他见多识广,易轩修炼中若有不对的地方,他必能清晰看出,指明缺点所在。

  有祁连城这个绝佳的导师在侧,他这段时间在断空崖修炼必能收获良多。

  而萧墨既有办法控制断空崖中覆盖的大阵,易轩就能清楚的知道自己能够下降的极限在哪。

  就这样过了十天,易轩果真收获巨大,一步步接近断空崖底了。他需要下降的高度有五百米,十天下来竟已可下降到三百五十多米的程度了。

  这多亏了祁连城一直在旁指点,那夷希微步身法甚是巧妙,其中暗含大道至理。祁连城虽不懂夷希微步,但对于大道的理解却绝非易轩可比。而且萧彧、萧墨的见识也很不一般,竟也能时不时的给易轩提出一些建议。

  断空崖中覆盖的大阵果然也是精妙无比,对断空崖中那诡异压力的增幅极大。之前萧彧对这大阵的预估还小了很多,若是将大阵对断空崖中压力的加成去掉,易轩竟能下降到四百二十米左右了。

  要知断空崖越是往下,每下降一米增加的压力都会成倍的增加。最后那近七十米所增加的压力实已大到了可怕的地步。若是靠易轩自己去完成,恐怕会花费很久的时间。

  又过了十天,在撤掉大阵的情况下,易轩已能下到四百八十米的位置了。他能清晰的看到约五百米处以后,都是漆黑一片,和五百米以上有一个明显的分界线。

  他心中暗道:按理说九百米深度,凭肉眼应该能看到底部才是,原来是被下面的禁制所挡,难怪从崖上往下看是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