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最后一句声色俱厉,极是硬气。鬼王堂三老听了,脸上都是变色。

  宋宗主道:“易公子学究天人,我等三人虽说胜得了易公子,但要杀了公子却也没那等本事。”

  宋泽海和余长老、韩长老三人都是化神初期修为,被推举为宗主自然有他的过人之处。

  此时,他若是向易轩说甘拜下风,那明显不是真话,反招易轩嫌恶。但说能胜过易轩,却无法杀得了他,却是不卑不亢,即给足了易轩面子,也不显得过分谦卑。易轩自己听来,也觉有理。

  “你们想要如何?”易轩问道。

  宋泽海道:“夷希微步既然已经被易公子习得,我等再多说也是无用。只求易公子勿再将此法外传,鬼王堂上下必将感激不尽!”

  g酷x匠网永久E¤免费"看。$小说WO

  说着竟是微微欠身,向易轩施了一礼。他此时身为鬼王堂宗主,在天之下城身份极高,这一礼却是极重了。

  易轩微微颔首,抱拳还了一礼:“在下不让人誊写,贴画便是!”

  他初时故意说要将夷希微步步法誊写万遍,贴满天之下城的大街小巷。此刻这样说,显然已是同意了宋泽海的要求。

  谁知,韩长老受了易轩一剑,心中气不过,此刻听易轩所言,出声道:“岂是不叫人誊写、贴画便可?你需立个誓言,绝不将夷希微步外传才是!”

  易轩顿时大怒:“好,我便立个誓言!”

  宋泽海、余庆元听了韩长老的话心中都自一惊,心道不妙。哪想易轩竟然真的立誓,他们对易轩刚才的回答自然也不满意。只不过他们两人心中有分寸,不会过分逼迫易轩,见易轩要立誓言,心中当然十分高兴。

  却听易轩哈哈大笑,并指向天道:“我易轩今日在此立誓,必将这夷希微步传遍整个天之下城!”

  “什么?”易轩话一说完,三老同时大惊失色,神情愤怒。

  韩长老更是怒不可解:“臭小子,敢耍我们!”

  余长老摇了摇头暗自叹息,宋宗主则眉头紧锁,情知易轩立了重誓,必然会言出必践:“易公子决意如此,那便是与我整个鬼王堂为敌。”

  易轩本已答应了宋泽海的要求,哪知韩长老又出言相逼,他最不喜欢被人逼迫,冷冷道:“便又如何?”

  宋泽海眼见事情已无法挽回,向易轩道:“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易大人好自为之!”

  他们一直称呼易轩为易公子,便是与易轩平辈论交。此刻改口称易大人,显然已将他当成了敌人,如今却是杀不了易轩,祁连城又随时可能会到。但若以后再相见,却难说了。

  说完,责怪的看了韩长老一眼,大袖一摆转身飘然而去。

  这场大战自然早就引起了城内各方势力的注意,只不过这两方都不可轻易得罪,是以直到现在,旁人都只远远观看,并无一人近前劝解。

  见事情已结束,各人又纷纷散去。祁连城自然也早就到了此地,见鬼王堂三老离去,便闪身出现在统帅府门口。

  易轩见了祁连城,略一施礼,道:“参见祁城主!”

  祁连城摆了摆手,示意不必多礼,皱着眉头道:“得罪了鬼王堂,可有得麻烦了!”

  易轩沉吟道:“我自己倒是不怕,但怜儿、铁山和白姑娘就……鬼王堂会不会迁怒于他们?”

  祁连城道:“若是其他势力,说不定还不会迁怒于怜儿和铁山这两个凡人。但鬼王堂向来独来独往,行事邪气,却是不好猜。那白姑娘我看倒是用不着担心。”

  易轩奇道:“祁城主何出此言?”

  祁连城道:“我瞧她举止不凡,家学渊源,来历定当不凡。她实力比你只高不低,你都不怕鬼王堂,白姑娘会怕么?”

  对于白灵的来历,易轩一直十分好奇。但他旁敲侧击了好多次,始终问不出个所以然,又见白灵对他确实毫无歹意,也就没再问过。

  此时又听祁连城说起,他的好奇之心又被勾起,问道:“祁城主可能看出她的来历?”

  祁连城摇头道:“天玄大陆何其巨大,势力何其之多,我岂能知晓所有功法路数。”

  易轩略感失望道:“祁城主也看不出,那便只能问白姑娘自己了,她若不想说,我们就无法得知了。”

  祁连城道:“我虽不知她的来历,但却知她定然是来自其他大州。”

  易轩略感惊讶的点了点头,正思索间,又听祁连城说道:“看你刚才动手,似乎突破到了元婴中期?”

  易轩点头答道:“不错,前些日子刚突破的!”

  祁连城闻言,眼中现出惊喜之色,道:“这样的话,成功的可能性又增加了很多。”

  易轩知道祁连城所说的乃是探寻阑珊秘藏之事,顿时便觉索然,随意搪塞了几句,便借口有所领悟要去静室闭关。

  祁连城听易轩说要闭关,当然是高兴之极。阑珊秘藏事关重大,祁连城当然也十分在意,易轩的实力越强,他们获得秘藏的可能性就越大。当下便告辞离去。

  易轩进了统帅府,却是无心修行。他和镇魂石用神识沟通了半响,镇魂石虽有心劝解,但它毕竟只是器灵,对人类的感情了解不深,又如何能引导易轩。

  交流了一会儿,易轩便一声不吭,不再发出神念。镇魂石见易轩不语,也无甚办法,只好也陷入了沉默。

  易轩呆呆地躺在后花园处的躺椅上,回想从徐恨身死到现在发生的事情。他本是个软心肠,但与慈祥和蔼的荣掌柜一番交流之后,那“做人要心狠”的言论便深刻印在他的心中。

  正又遇上鬼王堂三老前来逼迫,不知觉间,他的心性已是慢慢的发生转变。人善被人欺,这些道理原本他都想过,心中自也明白,但总期待人人都能心存善念。

  直到一再被那韩长老出言逼迫,这才真正失望透顶,心知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不可能真个人人向善。你若软弱,便会被欺凌。

  所以,最后他硬下心来,丝毫不让,偏要让鬼王堂三老失望而回。想起三人领走时的神情直觉神情大块,心情竟转好了几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