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轩接连刺了几剑,皆被三老一一闪身躲过。余长老和宋宗主还好,韩长老却是得意之极,直觉这个传说中的逆天青年真实实力也并无多么过人之处,也就比天之下城五大青年天才强上半分而已。

  当下冷笑道:“当真是见面不如闻名,天之下城盛传的逆天妖孽易公子也不过如此!”

  易轩的速度比同阶修士要快上许多,但面对化神修士却尤有不及,此时对面身法更是比他强上万倍,交起手来自然碰不到敌人分毫。

  他听闻韩长老讥讽却只不理,暗自凝神观察着对方的步法。这夷希微步的心法、至理徐恨已讲给他听,只是在讲最后几句时,徐恨已被禁制反噬未能完全道出。

  那最后几句内容不多,讲的却是最重要的道法真理。易轩未能听到,自也对夷希微步无法理解透彻,融汇贯通。

  此刻鬼王堂三老为躲避易轩剑气,步步走的都是夷希微步。这步法不懂之人瞧来,只会认为神妙无方,绝对无法偷学一星半点。但易轩本就已理解大半,只差最后一点画龙点睛的妙招便可将之完全吃透。在他眼中三老此时无疑是在为他演练步法,教他将整部心法圆融划一。

  易轩心中甚喜,他本无心去学这夷希微步,但三老寻上门来,却是彻底改变了他心中所想。

  三老越是不希望他学,他越是要将之学好,以慰徐恨在天之灵。哪还理会韩长老的讽刺,却是一剑接着一剑,连连挥出。

  初时,他分击三人,三人避让的步法都自不同,他不能分心细看。眼下韩长老正好出言讥讽,正好借此机会剑锋一转,不再管宋、余二人,一把长剑全部杀向韩长老。

  宋余二人见易轩不再攻击他们,也退在一旁观战,并不向韩长老施于援手。

  韩长老虽然嘴上逞强,但心中却也担心易轩突然用出秘法对己方三人大开杀戒。毕竟易轩在无常谷中的战绩那是有目共睹,没有半分虚假。

  他不敢过分紧逼,往往易轩刺出十剑,七八剑他都会用身法避开,另外两三剑他才会用剑格挡,却也不主动进攻。

  两人这样交手了百余招,韩长老夷希步法已从头到尾使了个全。易轩边看边学,他悟性极高,打到后来,往往一剑刺出,韩长老刚欲躲避,他剑锋一转已将韩长老将要躲避的位置封死,韩长老只得临时变幻步法。

  易轩这样反复变招,故意在韩长老使出他理解不深的步法时,任其走动,几遍过后,便又懂了七七八八。

  又过几十招,易轩直觉夷希微步的全部招数已了然于胸,他日再勤加练习必能越练越熟,炉火纯青。

  那韩长老与易轩交手,先时躲避易轩剑招丝毫不费气力,简单之极。越打越是心惊,便觉易轩的剑法越来越巧妙,每每都能先行封死自己躲避的方位。

  夷希微步暗合无上道法,实属绝佳功法,如是聪明之人来学,越是推敲越是觉得其中深含大道,永无终点。

  同样一步功法,不同的人学来,所能达到的境界未必相同,体会到的至理也未必相同,便是这个道理。

  韩长老资质虽然也不错,但还称不上资质逆天,与易轩比来差的实不是一星半点。斗到后来,才发现两人战斗之中竟被易轩偷师。眼见易轩脚下所踩步法越来越微妙,自己的种种变化对方却似能未卜先知。

  两人毕竟境界相差甚远,倒也不惧,但要战胜易轩,却已是千难万难了。韩长老心中越来越惊,心道:这小子资质如此逆天,真实实力已和我等化神修士相当,若是再用出那恐怖的秘法,我等哪还有命活!

  易轩在无常谷大发神威,发挥出难于想象的实力,直到现在天之下城的无数修士还以为易轩是用了某种逆天的秘法。

  韩长老心中恐慌,已升退意,脚下步伐顿时便乱了方寸。易轩正自凝神对敌,对于韩长老突然出现的破绽哪里还会放过。

  长剑一挺,韩长老右大腿处顿时出现一到深可见骨的伤口。幸好韩长老最后关头收敛了心神,这才将右腿保住。

  易轩持剑再攻,却见宋、余二老一左一右将易轩长剑架开。

  这二人见易轩所使夷希微步已得了大半精髓,情知若再逼迫下去,易轩真有可能如他说的那般,将步法精要誊写万遍,贴遍天之下城的大街小巷。

  此时易轩和韩长老交手占了上风,正是缓和的好机会,但也不能眼睁睁看着韩长老死在易轩手中。

  是以两人同时出手,将剑架开,余长老忙道:“易公子请收下留情!”

  易轩和韩长老这种实力的高手过招,那点皮外之上根本不算什么,韩长老不过是一时分心被易轩刺中,其实力并未受损。再斗下去,谁胜谁负还说不定。

  酷YV匠$网首x发f

  这时宋、余二人同时出手,便是为了让易轩觉得自己已胜。余长老这句话更是给足了易轩面子。

  韩长老此时心中也明白,冷哼了一声并未反驳。

  易轩见状,自也明白三老是要服软,想借个台阶下去。阑珊秘藏的消息已在灵州传开,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若是真要和鬼王堂撕破脸皮对他也没有好处。

  当下便缓和了许多,冷笑道:“易某的元力岂是那般好废的?”

  韩长老自不出声,余长老赔笑道:“易公子天资非凡,他日必将登临绝颠。今日我三人多有打扰,还望公子海涵。”

  易轩心肠甚软,虽说这次的事让他心性发生了变化,但也不会变的那么快。余长老几句好话一说,他心中怒气已消了大半。

  便道:“徐兄慷慨赴义,在下心中十分钦佩。他为报师恩,性命尚可不顾,怎可被称作孽徒。学这夷希微步本非在下所愿,但这关系到鬼大人生前遗愿。徐兄已为此失了性命,在下也当倾尽全力。”

  他看着韩长老道:“如今学已学了,要想忘记却是不能。几位若有顾虑,大可再试试能不能废了易某元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