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轩听的心中惊奇,直觉荣掌柜平日里看来和蔼可亲,怎么也会有如此阴暗的想法。

  荣掌柜见易轩面露异色,知他心中所想,苦笑道:“常言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若是对敌之时还心软,难免叫人乘虚而入。那时受苦的只会是自己和至亲之人。”

  易轩闻言,心道:这话倒也不错,想当初和万林在比斗台上过招,我饶他性命数次,他却始终耿耿于怀要置我于死地。还有那齐为,还有在无常谷的时候,自己不止一次的饶过他人性命。待到最后大战时,除了玉清等寥寥数人外其余众人何曾对我有半分手软。

  他年纪尚幼,对这许多事故如何想得明白,便向荣掌柜问道:“荣伯伯,您说这世间为何有如此多的纷争,人与人之间就不能和平共处吗?”

  荣掌柜叹道:“这又回到了刚才那句话啦,人人都只想为已,怎肯自己吃半点亏。钱财分富贵,实力有高低,永远无法做到人人平等,总之,有人的地方就免不了争斗!”

  易轩小小年纪,初时修炼只为成为那飞天遁地的仙人。以为成了仙人,就会无忧无虑,快快乐乐。哪知,自加入青玄宗后,便再也没过过安稳日子。直觉这修仙之事,还不比摸鱼捉虾。这些凡人眼中高来高去的仙人,总不比农家大叔、阿婶容易相处。

  他酒意未散,和荣掌柜说了几句,又觉有些苦闷,对这修炼之事,越想越是提不起兴致。但想到徐恨为了完成鬼大人的遗愿,宁可牺牲了性命也要传授自己夷希微步的步法。

  而且自己刚才还在萧彧和萧墨二人面前夸下海口,说定要竭尽全力助他们找寻秘藏。若不辛勤修炼,怎么能下到那断空崖下,又怎能对得起徐恨。

  但想到徐恨的身死,又觉若是继续修炼,继续往前,以后也不知还要杀死多少生命。

  他意兴阑珊,便觉修炼也不是,不修炼也不是,竟是无比的茫然。

  荣掌柜道出他孩子身死的事后,也不再刻意控制,和易轩大口大口的喝起酒来。他毕竟是凡人之躯,酒量再好也有个限制。两人把两大坛酒喝完,又命人搬来不少,从申时只喝到深夜无人,两人迷迷糊糊,又胡言乱语了一通这才渐渐睡去。

  喝到后面,易轩却是不再运元力驱酒。只想大醉一场,把诸般烦恼都抛之脑后。

  但酒固能解忧,酒醒之后又该如何呢?忧,依旧是忧!第二日,天还未亮,易轩便已醒来,他不知何时已被人移到了一张软床上。

  他知这里便是荣掌柜的家,蹑手蹑脚的起了床,心道荣伯伯必然还未醒酒,便也不必再去道别,径直离去了。

  回了统帅府,想来想去还是去静室参悟夷希微步才对得起徐恨,但却怎么也无法打起精神。一个人左右翻腾了半响,从静室出来,怜儿、铁山已去了怜心斋,白灵却是去了城卫军大营。想找个人说话也不得。

  他命下人送来早饭,随意吃了几口,也觉食之无味。正出神间,忽闻镇魂石的声音在识海中响起:“小子,有人找上门了!”

  易轩闻言一惊,心想:怎的灵州之人来得如此迅速,祁城主不是说最快也需一月左右吗?

  他放出神识,果见有三个化神修士正往统帅府而来,转眼已到了门前。这几人都是灰衣布袍,其中一人似乎还有些映像,好像在无常谷中见过。

  易轩暗忖道:“这几个人似乎是并不是从灵州而来,倒像是五大势力的长老,怎么会到我统帅府来发难?”

  他闪身出了府门,见这三人都是瘦骨嶙峋,面容消瘦,脖颈上有些很深的皱纹。若非早用神识探得他们是从天而降,绝非看不出来这三个老人竟是化神期的大人物。

  “三位前辈,驾临蔽府不知道有和指示?”易轩走到三人身前躬身行礼说道。

  这三人原是鬼王堂长老,如今鬼大人不幸逝世,三人中站在中间那位便被推举为了新的宗主。听了易轩的话,他当即说道:“老夫宋泽海,眼下乃是鬼王堂宗主,还请易公子将徐恨那不孝徒交还!老夫代表鬼王堂谢过易公子。”

  易轩的名头在天之下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其在无常谷一剑击杀一位化神修士的事迹让鬼王堂三位老者也不敢轻慢了他。但夷希微步乃鬼王堂镇派绝学,绝不容旁人学了去。

  是以他们虽不愿和易轩作对,也只好硬着头皮前来了。

  易轩听到徐恨的名字,便皱起了眉头。他仍旧在为徐恨的死而困扰,却不曾想这几人竟这么快就寻来了。

  昨日他抱着徐恨的尸体穿越闹市,普通人看不清也就罢了,但要说眼前的三人也不知情,那却有些说不过去了。

  易轩心头火起,心想:这几人定然是知道徐兄传了我夷希微步的步法,怕我将之外传,存心要来难我!徐兄的生死他们却丝毫不加理会。徐兄如今尸骨未寒,怕是还未入土,这几个老家为难我也就罢了,却还打着徐兄的名头,称徐兄是不孝徒。徐兄为了完成师父遗愿,已牺牲了性命,哪里还是什么不孝徒?

  他越想越是生气,对眼前的三人更是没了好脸色,冷声道:“徐兄与在下乃是至交,什么时候却成了不孝徒?鬼王堂宗主,在我易轩面前,摆什么架子!”

  那宋泽海刚刚继任宗主之位,萧彧、萧墨两人便自称是鬼大人至亲来求取夷希微步的功法。他自然无需考虑,当面便严词拒绝了,镇派绝学怎可随意外传。谁想,徐恨对鬼大人情深义重,得知鬼大人死讯,便欲追根究底查明真相。

  他找到萧彧、萧墨问明真相之后,便即决定要完成师父意愿,亲身传教易轩夷希微步。

  *x最#新3章X☆节C:上酷匠!网;V

  鬼王堂高层得知消息,虽说万般不愿与易轩作对,但又怕易轩学成之后大肆传播。鬼王堂向来以步法闻名,若是夷希微步公开,那还得了。是以寻了来找徐恨这个由头,便齐齐到了统帅府前。只想和易轩好好交涉一番,他自己学便学了,已是无可挽回,但切不可再相外传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