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清醒不过片刻,耳旁似乎又传来易老那慈祥的声音:“快起床练功啦,轩儿如果用功练习,说不定神仙会来收轩儿做徒弟哦!”

  易轩想要看清,易老的人影又变成了玉麟儿俏皮的模样。只见她一袭白衣长裙,宛如九天之上的仙女,不停得在易轩耳旁吹气:“小轩儿,快来找我呀!姐姐好想你呢!”

  “麟儿,麟儿,你在那里,我心里好苦!”易轩醉了,开始喃喃自语。

  不一会儿,玉麟儿的身影消失,却变成了梦天吉正襟危坐在他身旁:“轩儿,你是怎么逃出那树底世界的呀!我在幻梦族等你,你快来!”

  梦天吉的身影变淡,又变成一脸严肃的曲长老:“那自爆的万无虚只是分身而已,什么时候才能杀了他!”

  易轩神情恍惚,一个个面容在他脑海出现,有的欣喜、有的怀念、有的责备、有的恐吓。从入青玄宗开始修炼至今的种种往事,一幕幕在心头浮现。他直觉全身上下提不起一丝力气,竟是修炼至今从未有过之事。

  荣掌柜没有易轩喝得多,但也有几分酒气,他一见易轩就知易轩心中有事。若是直接相问,必然问不出个所以然。是以先和易轩喝酒,三巡一过,谅他心中什么话也藏不住。

  此刻见易轩已醉,再喝下去非不省人事不可。便开口问道:“小易,你是不是想念玉姑娘了?”

  易轩心中其实心思很重,只苦于无人倾诉。平日虽有白灵和怜儿陪伴,但对白灵始终有一层隔阂,对怜儿却是讲不出个所以然。

  此时朦朦胧胧,哪还管对象是谁,一听有人问起,便答道:“荣伯伯,我好想念麟儿。”

  他见徐恨死在自己身前,直觉徐恨的死也有自己一部分责任。从入了青玄宗开始修炼以来,杀戮不断,生命便如草芥般轻贱。他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应该踏上这条路。

  玉麟儿知他懂他,若是在他身边,这些事情还可向玉麟儿述说。但如今交友虽广,却无一个可吐露心声之人。被荣掌柜问起,顿时对玉麟儿更加想念了起来。

  荣掌柜直道易轩少年心性,想念小女友,哪里明白易轩心中还有那许多苦楚。便说道:“玉姑娘和你天造地设,他日定会再重逢。你们两人都是修为高深的仙人,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

  酷匠网正hE版“…首{发

  易轩苦笑道:“修为高深的仙人?哼,荣伯伯,你说我们这些修士这般辛苦修炼到底是为了什么!”

  荣掌柜混迹酒楼,自然也精于世故,一听易轩此言,心中便明白了许多,知他并不是为情所困那么简单,说道:“小易,发生什么事了?”

  易轩嘤嘤答道:“一个鲜活的生命,就这么死了,死在我面前。就这么眼睁睁看着他死了!”

  他头脑不清,说的磕磕盼盼,好歹把事情解释清楚了。

  “荣伯伯,您说生命怎么就这么的不值钱!”他嘟噜着,又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荣掌柜闻言,酒醒了三分。他见识过无数的修士对于生命都没什么敬畏之心,天玄大陆本也就是弱肉强食,强者杀死弱者,那是见怪不怪了。

  此时见易轩烦心竟是为了一条人命,不由对易轩更是青眼有加。他叹了口气,眼中多了几分慈爱,伸出手摸摸易轩的头,道:“你是个好孩子。”

  “荣伯伯,这个世界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杀戮!轩儿以后还要杀多少人才可以结束。”说着,脸颊不觉间留出了热泪。

  荣掌柜见易轩如此,不由也勾起了心中往事,道:“仙家之事,我一个老人家哪里会懂。我只知道强者生存,弱肉强食的道理。我的孩子死在城外的森林中,到现在连尸骨都没有找回来。若是他再强大一些,说不定……说不定荣伯伯已经再抱孙子了!”

  说着两行清泪也从眼角滑落。

  易轩乍一听说,酒力已散了三分,当下又运起元力驱除了几分酒劲,清醒了不少。他见了荣掌柜很多次,却都没见到荣掌柜的亲人,只道他是孤身一人,此时听荣掌柜讲起,这才知道原来荣掌柜的儿子也是一名修士,但却已丧身兽口。

  “荣伯伯,节哀!”易轩并不会劝人,只好轻轻说了一句。

  荣掌柜强笑道:“本来是荣伯伯安慰你的,怎么现在倒变成你安慰我了!”

  易轩道:“荣伯伯,一路走来,我已不知道自己杀过多少人了。更不知道将来还有多少人会死在我手中。轩儿不想杀人,可是轩儿若是不反抗,便会被他们所杀。”

  荣掌柜道:“修仙之路,比青天还难。孩子,慈悲之心要有,但切不可泛滥。对敌人要狠,对自己要更狠!仙路,比什么都要苦。”

  易轩吃惊的看着荣掌柜,这个平日看来和蔼可亲的老者竟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荣掌柜见了易轩的模样,说道:“孩子,你可知我的孩儿是如何死的吗?”

  易轩摇摇头,听荣掌柜继续说道:“那天,他和同门师兄弟一起去天之森采摘草药,本是个十分简单的任务。哪知那天,他们运气竟是出奇的好,发现了一株极其珍贵的异种。”

  “那荣大哥岂不是很开心?”易轩奇道。

  荣掌柜叹道:“运气这种事,真的很难说清。他们原本携手一同完成任务,是件再也简单不过的事情,谁知他的师兄见了那异种心生贪念,想要据为已有,顿时对我孩儿起了歹意。趁他不注意时,一剑刺入了他的心脏。”

  易轩心道:之前听荣伯伯说他的孩子死在天之森,还道是死于灵兽之手。却不曾想是被同门所害。

  “荣伯伯,您可报了仇吗?”

  荣掌柜苦笑道:“报了仇我的孩儿难道就能活下来吗?我从未想过报仇的事情。”

  易轩愣了愣道:“那您刚才对我说要狠?”

  荣掌柜道:“我的孩儿如若心狠,便会杀了那人独吞了异种。怎会让我白发人送黑发人,一个人孤苦无依。他若对自己心狠,逼自己刻苦修炼,修为高深之后,又有谁能暗算得了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