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四十五章 无言

  易轩心中不忍,继续往徐恨体内输送元力,脑海中却传来镇魂石的叹息声。

  “小子,不要白费力气了。他已经死了!”

  易轩闻言,将徐恨的身体放好,探探徐恨的鼻息。他心有不甘,刚才还是好端端的一个大活人,怎么会突然就这么死了!

  镇魂石再次传音道:“他已经做好了必死的决心,你好好练习夷希微步,就是对他最好的安慰了!”

  易轩眉头皱起,微感不对,说道:“什么意思?”

  “臭小子,你还不明白吗?夷希微步是鬼王堂绝技,怎可轻易传于旁人?”镇魂石传音道。

  易轩问道:“传了又如何?”

  “徐恨就是最好的例子!”镇魂石道:“每个宗门的弟子都不能将所学功法传于他人,即使有这个念头也不行,这是常识。他能坚持把功法口诀说完,还为你讲解了这么久,应该是用了什么特殊手段。”

  “那穿心剑又怎么解释?”易轩不解问道,穿心剑也是万无情所传,但他却并没有丝毫异样。

  镇魂石道:“你想清楚了,万无情可曾教导过你半句吗?他不过是给你了一个玉简而已,与你在城主府宝室中得到的惊天一剑并无区别!那玉简定是万无情从灵州万家带出来的。万无虚要擒他回去,想来与这也不无关系!”

  听完镇魂石的解释,易轩顿觉怒气上涌,想到自己要与徐恨来静室学习时,祁连城还有萧彧、萧墨的神情,道:“难怪他们会急冲冲的告辞离开,原来早就知道此事了。早知如此,我便不学这夷希微步!”

  说着抱起徐恨,冲出了后院,直往天下拍卖场而去。

  ¤q最#新¤U章=节B=上q`酷E匠网

  路人见那名满天之下城的少年统帅抱着一个尸体急速穿行,无不纷纷避让,惊讶连连。还有不少城卫军,军士见了易轩本想上前拜见,但见易轩怒气冲冲,神色不善,且又跟不上他的速度,不得不打消了这个念头。

  到了天下拍卖场,易轩径直冲到了上次与萧墨会面的密室。也不敲门,一脚将门踹开,看着一脸惊愕的萧墨,怒道:“把萧彧找来!”

  萧墨见易轩抱着徐恨的尸体,神色不善,也不知易轩为何发怒。宗门所学无法外传,这在天玄大陆几乎是人人皆知的常识,谁能想到一个拥有逆天资质的少年会对这毫不知晓呢。

  过不多时,萧彧跟在萧墨身后款款而来。从断空崖回来后,萧彧已不在参与拍卖师的工作,她恢复了本性,面色冷清,不再像以前那样总是面带微笑。

  两人进了密室,萧墨将房门关上,示意易轩坐下谈。

  易轩冷哼一声与萧彧面对坐下,只听萧彧道:“易统帅有何指教?”

  徐恨为教他夷希微步,受禁制反噬而死,他心中本有万般怒火,但此刻被萧彧这么一问,倒不知该说些什么了。徐恨肯教自己功法,自然不会是受人胁迫,自己贸然冲到这里,的确是太冒失了些。

  他指着徐恨的尸体,恨恨道:“为什么要牺牲他,不能另觅他法求得夷希微步的功法吗?”

  萧彧道:“我本以为,三叔身为一宗之主,就算身死之后,要从鬼王堂拓印一份夷希微步的功法也不是难事。谁想,三叔一死,鬼王堂立刻另选了新主,不肯为我拓印。”

  “那也不能为了一步功法就牺牲徐兄的性命!”易轩道。

  萧彧摇头道:“是徐兄主动找到我们的,我见他态度恳切,一心想为三叔报仇,便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讲与他听。徐兄听我说完一切,便主动提出,由他来教你夷希微步的功法。”

  萧墨在一旁听着,一言不发,只是摇头叹息,显然对于徐恨的死也异常惋惜。

  萧彧接着说道:“师兄性子执着,一心想要完成三叔的遗愿,即便要牺牲性命,也在所不惜。”说到此处,萧彧对徐恨的称呼也变了,改称师兄了。

  易轩沉吟半响,终是叹道:“将徐兄厚葬了吧!徐兄如此重情重义,在下也当竭尽全力,探寻阑珊秘藏!”

  萧彧、萧墨皆是心头一喜,道:“多谢易统帅。”

  易轩神情萧瑟,摆了摆手,也不向两人告辞,自顾自的走了。从天下拍卖场出来,他竟是怎么也提不起兴致。

  在天之下城的街道上漫无目的的行走,不觉间走到了昌荣记的门前。他仰头看着昌荣记的招牌,想起当年和玉麟儿一起在这里吃饭的场景。如今伊人不再,更觉索然。

  荣掌柜和易轩关系匪浅,天之下城不少人都是知道的。早有人通知了荣掌柜易轩已在门外。

  荣掌柜笑呵呵的出来,看着易轩道:“公子满脸愁容,想来必是心情不太好。来,荣伯伯陪你喝几杯!”

  易轩见了荣掌柜,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随荣掌柜进了昌荣记。两人坐了一个僻静雅座,荣掌柜命厨房精心做了一大桌好菜,又上了两大坛上好的美酒,给易轩斟了满满一杯,又给自己斟了一小杯。

  荣掌柜端起酒杯,道:“小易,来,咱们先喝酒!”

  刚刚在门口的时候,荣掌柜还称呼易轩为公子。此时到了雅间,也没了那么多规矩。他一直都把易轩当成一个普通的晚生后辈,当年被齐为欺压之时,易轩还是一个一名不文的毛头小子。如今易轩名满天下,对荣掌柜来说却也没什么两样。

  “好,荣伯伯,今天咱们就不醉不归!”正所谓一醉解千愁,喝酒对于现在的易轩来说,再好也不过了!

  荣掌柜什么也不问,易轩什么也不说。一老一少,就这么你一杯,我一杯的喝了起来。一大桌美味珍馐不见减少,两大坛美酒却是消耗极快。

  酒过三巡,老少两人都有些微醺。

  易轩是酒不醉人人自醉,他心中烦闷,也不用元力化解酒劲。此刻酒劲上头,直觉飘飘欲醉。似乎看到爷爷坐在对面向他微笑。

  他用力的摇摇头让自己清醒一下,对面坐的哪是易老,却是同样迷迷糊糊的荣掌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2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