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轩好说歹说,这才哄走了铁山。他对怜儿当然也有些情义,只是他心中早已有了玉麟儿,自然不可能再有她人。

  再说,他已经决定了要离开天之下城。从此以后,恐怕再没有机会和怜儿、铁山两姐弟再见面了。现在娶了怜儿,岂不是误了她的终身?

  送走铁山,易轩又继续运气疗伤,使上了冥想炼神的法门。冥想炼神乃是弑神诀炼神篇中的精要,以往每日晚间,易轩都会修炼。

  但渡过火劫之后,便即被被万无虚的化身追赶。哪还有机会去做冥想炼神,此刻运将起来,便发现原本识海中存在的那些无边无际的混沌都消失的一干二净。困扰他许久的炼神篇终于得以圆满,可以进入到弑神诀新的篇章。

  但他如今伤势未复,不适宜修行新的功法,便依照冥想炼神法,恢复精神。

  那冥想炼神法极为神奇,一夜过后,易轩直觉全身精力无比的充沛。也不知道是不是祁连城和萧彧送来的丹药有奇效,第二日,竟觉体内伤势已好了大半。

  其实易轩自己不知道,那九劫体的风劫、火劫都是在锻炼脏腑,他的脏腑器官只要不是被击的粉碎,都能够自动恢复。等到第五劫雷劫一过,肉身强度更是会登上一个不可思议的境界。

  当时易轩渡过火劫,第五劫的内容便浮现了出来。只不过天玄大陆上已没了雷劫,易轩比较狐疑。后来才想明白,原来那雷劫并不是修士飞升之时所渡的天劫之雷,而是风雨雷电之雷。

  易轩如今的肉身强度去面对那雷电完全没有把握,他预感,等到突破到化神以后,才有可能去渡那雷劫。

  两天之后,易轩身上的伤势竟然已好的七七八八,丝毫无碍了。而白灵竟也有不少上品丹药给易轩服用之后,大觉伤势好了很多,就连体内的元力也凝实了不少。

  第三日,祁连城和萧彧、萧墨同时来到了统帅府中,他们都在等待易轩的答案。

  g酷匠I}网*☆唯?N一m、正K版,m其Q他都y是X盗gJ版《

  跟在萧彧、萧墨身后的还有鬼王堂大弟子徐恨。易轩颇感奇怪的望了徐恨一眼,并未多说什么。

  白灵为几位奉好茶,依次落座。

  祁连城率先开口道:“易轩,考虑的如何了?”

  这一声问出,萧彧和萧墨也屏息凝神,等待着易轩的回答。

  易轩道:“在下如今最担心的问题乃是如何下到那断空崖底。若是真有办法下去,在下当然愿意献上绵薄之力。”

  这时徐恨起身道:“易统帅,在下不才,愿将鬼王堂夷希微步倾囊相授!但愿能助易统帅开启秘藏。”

  听得此言,祁连城也略有讶色。夷希微步乃是鬼王堂镇宗绝学,怎么会这般容易就传于他人。

  易轩也是略带询问的望向萧彧。

  萧彧道:“徐恨是三叔的嫡传弟子,三叔已死,他只恨自己没有实力去找万无虚报仇,只希望能帮三叔完成遗愿。”

  易轩略一皱眉道:“这件事,鬼王堂的人都知情吗?”既然徐恨已经知情,他担心鬼王堂中也有其他人知道了阑珊秘藏的消息,会有变数发生。

  萧墨忙解释道:“易统帅放心,整个天之下城只有目前在场的六人知晓。”

  易轩闻言,点了点头,这才放心。顿了顿又向萧彧问道:“断空崖中的防御阵法和禁制怎么解决?”

  萧彧道:“这个问题交给我。小女子保证崖底所有的防御法阵和禁制只会对我们有帮助,决不会起到半点阻拦的作用!”

  易轩又思索了片刻,确定没有其他问题了,便点了点头道:“可以一试!”

  萧彧,萧墨听得此言,不由得都松了口气。祁连城脸上也露出喜色。

  徐恨见易轩同意,便道:“易统帅,在下这就教你夷希微步的步法!”

  易轩也不推辞,对白灵道:“白姑娘,你在这里招待一下城主大人和两位贵客。我随徐兄去静室修炼。”

  “相公,你放心去吧!这里交给我啦!”白灵甜甜一笑,回道。

  祁连城起身道:“易轩你安心修炼,我就先告辞了!”

  萧彧、萧墨也站起身来告辞。易轩一一施礼告辞,随后与徐恨一同去往后院静室,开始学习鬼王堂绝技夷希微步。

  “视而不见,名曰夷;听之不闻,名曰希;搏之不得,名曰微。此三者不可致诘,故混而为一。其上不徼,其下不昧,绳绳兮不可名,复归于无物。是谓无状之状,无物之象,是谓惚恍。迎之不见其首,随之不见其后。执古之道,以御今之有。能知古始,是谓道纪。”进了密室,徐恨开始向易轩讲述夷希微步的要领。

  “视而不见是为无色,听之不闻是为无声,搏之不得是为无形,夷希微步即为无色无声,无形无相,幽而不显。”

  易轩初听口诀,直觉整篇晦涩难懂,不得要领。但听徐恨一字一句的讲解,直如茅塞顿开,豁然开朗。那夷希微步之中竟是暗含天地至理,和对“道”的高深理解,顿时对那创出夷希微步之人极是佩服。

  “执古之道,以御今之有是说……”易轩正听的如痴如醉,忽闻徐恨的声音断断续续,难以为继。

  易轩睁开双眼,只见徐恨口中咳血,脸色苍白,身子摇摇欲坠,已是站立不住。

  易轩连忙将其扶住,问道:“徐兄,你怎么了?”

  徐恨缓缓坐倒,靠在墙壁之上,缓缓说道:“不用管我,执……执古之道,以御今之有是说…是说…”

  “不要说话,我帮你调息一下体内的伤势!”易轩单掌抵住徐恨的后心,手中元力源源不断的传入徐恨体内,直觉他体内气血乱冲、经脉尽断,已是无力回天,不由大惊失色。

  “徐兄,徐兄,你可是生了什么怪病!我去为了找寻灵丹妙药!”

  徐恨靠在墙上,嘴里的鲜血仍是留个不停,他目光涣散,却自看着易轩道:“易兄,我本是一个可怜的孤儿,幸有师父收我,将我抚养成人。只可惜,那万无虚实力太强,我徐恨自知此生要想为师父报仇希望渺茫。但求将来你能将那万无虚杀了,以忌我师父在天之灵!”

  话一说完,便即气绝身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