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墨道:“易统帅无需着急,万无虚已死,只要祁城主不泄露消息,便不会有人来此。易统帅尽可安心修炼,萧家已经等了几千年,也不在乎这丁点时间了!”

  却听祁连城严肃道:“不,阑珊秘藏的消息已经传开,你们的时间不多了!”

  萧彧、萧墨闻言皆是大吃一惊道:“怎会如此?”

  祁连城道:“万无虚并没有死!”

  这次连易轩也吃了一惊,他们亲眼所见万无虚自爆而亡,可祁连城却说万无虚未死,这怎么可能。

  祁连城对萧墨道:“你试着将万无虚留下的储物戒指认主!”

  萧墨依言滴上一滴鲜血,那储物戒指果然没有任何反应。他心中苦涩,惊叫道:“身外化身!主人竟然和一具身外化身同归于尽!”

  萧彧的脸色瞬间变得更冷了:“没死,哈哈,那就等我亲手了解他吧!”

  不知为何,易轩听到万无虚未死的消息心中竟也如释重负。他受曲长老和万无情之托要杀掉万无虚,却不曾想,第一次见万无虚,他就在自己面前自爆而亡。若是这样,那镜湖上看到的画面岂非不对了吗?

  那要靠那灵镜去找寻易老的想法不也就不成立了么!

  幸好,幸好只是一具身外化身。

  听到萧墨说到身外化身,易轩猛然想到在虎啸山山腹中得到的那株血蔓花。镇魂石曾言,那血蔓花可炼制成身外化身。心道:这身外化身与本人一般无二,练出一具岂非多了一条性命吗?却不知这身外化身到底如何炼制。

  想到此处,易轩心中已有了计较,等这次事件一过,定要想办法练出一具身外化身出来。

  祁连城道:“我收到灵州传信,说阑珊秘藏出世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整个灵州。过不多时,便会有无数的修士蜂拥来此,你们要么想办法尽早进入断空崖底,要么速速离开天之下城。”

  这一次和瑞兽出现之时完全不同,瑞兽择主全凭机缘,甚至实力越强的人被瑞兽选择的几率越低。是以上次天之下城来人,修为最高的万天成也不过是化神中期而已。

  可阑珊秘藏出世,说不定连返虚修士都会赶来夺宝。阑珊阁,那可是五千年前天玄大陆数一数二的大宗门啊。他们留下的宝藏,可想而知会有多么的珍贵。

  得到阑珊秘藏,甚至有可能重建一个如同当年阑珊阁一样的超级势力,这对任何一个修士来说都有致命的吸引力。

  “敢问城主大人,我和墨老的身份可有传出?”萧彧向祁连城问道。

  祁连城摇头道:“万灵州所传消息只有一句话:阑珊秘藏在断空崖!”

  萧彧又向易轩问道:“敢问易统帅如今能下到断空崖的什么位置?”

  在渡过火劫之前,易轩所能达到的极限差不多在一百五十米左右。渡过火劫之后,他的境界提升到了元婴中期,肉身也有了一定程度的提升。现在他自己也不清楚自己的极限在哪里。

  想了想,说道:“保守估计应在一百八十米深处。”

  萧彧点了点头,转向祁连城问道:“祁城主,灵州人马最快需要多久能到?”

  祁连城道:“快一些的在一月左右,不过,化神修为以上的高手最少需要三个月的时间。”

  易轩奇道:“这是为何?”

  祁连城道:“灵州广袤无边,到天之下城的传送阵却只建有一个。那传送阵的位置极偏,距离传送阵越近的宗门,实力越不怎么样。真正的高手想要赶到天之下城也必须先到那个传送阵去。”

  Q酷匠Wa网首G。发

  萧墨道:“在到达传送阵之前,说不定他们已经打起来了,又会耽误不少时间。”修士们为争夺天才地宝,一言不合便要动手,早已是屡见不鲜。

  萧彧沉吟片刻,道:“那断空崖中的怪力经过了防御阵法的加成,若是将防御阵法的加成去掉,其中的压力至少会减少一半。这样算下来,易统帅应能下到约三百米的位置。”

  萧墨叹道:“断空崖共九百多米,三个月怎么也无法完成剩下的六百米!”

  祁连城道:“两位还是尽快离开天之下城,阑珊秘藏就让他们去争夺吧!”

  萧彧坚定的摇了摇头:“断空崖虽说共有九百米,但地势形成的怪力却只有前五百米。剩下的都是先祖根据断空崖地势,设置出来的禁制。”

  萧墨忙道:“即使是五百米,那也还剩有两百米远,三个月之内,根本不可能达成。”

  “不!”萧彧说道:“以易统帅的资质,加上鬼王堂的身法,这最后的两百米,还是有可能完成的!”

  说着她转头看向易轩,最终的决定权在易轩的手里。是否要赌一把,全凭易轩的意思。

  从萧墨告诉他断空崖底有宝藏的时候,易轩对这件事就没有多大的兴趣。他的时间有限,对他而言最重要的事情是提升实力。宝藏什么的倒还是其次。其实,他很想拒绝萧彧,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这阑珊秘藏之上。

  但看到萧彧的眼神,不知怎么就是无法拒绝。

  只得说道:“这对我有什么好处?”

  萧墨一看有戏,脸上堆笑着凑过来说道:“但凡易统帅有何要求,小人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易轩白了他一眼:“得到的宝藏全归我所有,您答应么?”

  萧墨尴尬一笑,道:“易统帅不要和小人开玩笑了!”

  哪知萧彧接口道:“全部归你却是不太现实,但小女子可以保证,但凡易统帅看中之物尽皆可取!”

  “小姐!”萧墨惊叫了一声。

  祁连城也现出异色,萧家后人找寻阑珊秘藏难道不是为了其中的宝物吗?

  萧彧道:“不瞒各位,不论是对于祁城主还是易统帅来说,阑珊秘藏中最重要的当然是那里的宝藏,但对我萧家之人来说,最重要的却是传承密室。”

  “小姐!”萧墨再次惊呼,传承密室乃是阑珊秘藏最大的秘密,怎可随便和外人讲。

  萧彧挥了挥手:“无妨,祁城主和易统帅都是可信之人。”她转身看向祁连城说道:“祁城主若是有兴趣相助,阑珊秘藏尽皆索取。”

  祁连城被萧彧说的有些动心,转身看向易轩,他心中明白,阑珊秘藏是否解开,全看易轩是否愿意配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