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化神高手自爆的能量何其巨大,鬼大人距离万无虚又近,哪能躲的开去。可怜鬼大人隐藏在天之下城近百年,刚一表明身份竟被万无虚化身自爆而死,至死也不知道和自己交手的只是一个身外化身。

  萧彧和萧墨眼中尽是悲伤之色。

  “小丫头,我萧家之人怎可被人随便欺负,以后你跟在我身边,我自会保护你!”

  萧彧记得,那年她才四岁,她所在的萧家分支被人发现。她的家被数之不尽的敌人包围着,逼他们说出阑珊秘藏之所在。可别说他们不知道,就算知道,又会有人说出吗?

  一场又一场的大战接连不断,原本爹爹妈妈是有机会逃跑的。可是族人竟是无一人退后,他们说萧家逃避的时间太久了,不能再逃了,他们要堂堂正正一战。

  “家主,其他支脉的人自会找到秘藏,萧家终会东山再起,站在天玄之巅。萧家只有战死的魂,没有偷生的人!”有人大吼着说道:“萧家可以亡,萧家的荣誉不能亡!”

  他们的热血在燃烧,萧家之人自有一股属于自己的骄傲,不容外人亵渎。

  那一场大战打了整整一年,幼小的萧彧每日都是在血与火中度过的。她每天看见长辈们出去应战,就再也不回来了。

  每天,她都会抱着妈妈的手问一次:“妈妈,大爷爷什么时候回家?”

  妈妈蹲下身子,看着可爱的小萧彧回答:“彧儿乖,大爷爷去寻找先祖了,爹爹和妈妈将来也会去寻找先祖,彧儿不要害怕!”

  天真的彧儿自然不知晓寻找先祖是什么意思。她眼看着身边的亲人越来越少,终于,那一天,妈妈也出去了,去寻找先祖了,从此再也没有回来。

  她看到爹爹的双眼血红,全身颤抖,但强自微笑着抱着自己不停的说:“彧儿乖,不怕,不怕!”

  又过了几天,哥哥也去寻找先祖了,再也没有回来了。幼小的萧彧似乎明白了什么,她知道寻找先祖似乎并不是什么好事。

  这天,爹爹也要去应战。萧彧哇哇的哭了,她拉住爹爹的手说道:“爹爹,彧儿不想让您去寻找先祖,彧儿要陪在爹爹身旁。”

  爹爹抱起萧彧,也哭了,哭得撕心裂肺。他知道,他们这一个萧家支脉完了,就为了所谓的荣誉,葬送了所有人的性命。

  这一切,到底值不值?

  自己死就死了,可是难道要彧儿也跟着陪葬吗?她才四岁,才四岁啊!她还什么都不懂啊,难道要为了这无谓的坚持连彧儿的性命也不顾吗?

  这一刻,他动摇了,他看着天真可爱的萧彧说道:“什么萧家,什么阑珊秘藏,什么萧家荣誉!彧儿,你把这些事情都忘掉,去过平凡人的生活吧!”

  他抱起萧彧逃了,那些围观萧家的修士眼见萧家覆灭在即,哪里还肯放过。全部一拥而上,将下人全部杀死,残垣断壁也翻了个底朝天,却如何能找到阑珊秘藏的消息。

  然后,就是无尽的追杀。

  爹爹本就负了伤,又带着萧彧,每天都是在生与死的边缘徘徊着。那天,眼见再也逃不了了,爹爹把她放在一个破庙的铜像后面,自己去把众人引开。

  众修士哪会理会一个四岁的孩子,自然追着爹爹而去,想要逼问出阑珊秘藏的下落。

  萧彧躲在阴暗的角落,浑身冰凉,瑟瑟发抖,一年的战火、半年的追逐让他看尽了杀戮与无情。她幼小的心灵早已没有了天真,而是充满了仇恨。她恨那些修士,恨他们为了阑珊秘藏就要杀自己满门。

  那些觊觎阑珊秘藏的人都该死!

  可是,那些修士中的大人物都追着爹爹而去,小喽啰却是无意中发现了角落里瑟瑟发抖的萧彧。

  但她并没有害怕,眼神却如毒蛇一般噬人。她撰起小拳头和那几人对峙,尽管得来的全是嘲笑,她也毫不在意,她不会向这种人低头。

  那些小喽啰奸笑着走了过来,想把萧彧抓回去邀功。忽然,三叔出现了,他随意一挥手就把那几个小喽啰杀了。

  他看着幼小的萧彧,说道:“小丫头,我萧家之人怎可被人随便欺负,以后你跟在我身边,我自会保护你!”

  他见萧彧仍自不动,一脸敌意的望着自己,又说道:“我也姓萧,算是你的长辈,往后你叫我三叔吧!”

  于是,萧彧跟着三叔回了家。三叔所在的萧家支脉竟是衰落的只剩下两人,他和仆人萧墨。

  三叔带萧彧回家,命萧墨教她修炼,教她功法。仨人四处漂泊,隐藏身份,寻找阑珊秘藏。

  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在断空崖发现了蛛丝马迹。可那断空崖地势特殊,想要下到崖底对肉身强度的要求极高,他们三人竟是都无法下去。于是,他们在天之下城安定了下来,慢慢寻找办法。

  三叔化身鬼大人隐藏在鬼王堂,萧彧和萧墨则藏于天下拍卖场。为了不让人发现异样,她装出一副热情似火的性格周旋于众人之间。但只有他们三人知道,那并不是真正的她。

  “三叔!”萧彧的心如坠冰窟。

  ^最}新/z章节k上'酷M!匠r网

  “小姐,请节哀!”萧墨强自忍着悲伤出言安慰道。

  不远处,自爆产生的暴乱元力终于慢慢平息了下来,祁连城飞身过去找到鬼大人和万无虚留下的储物戒指和长剑,递给萧墨道:“鬼大人的遗物和战利品,应当归你们所有。”

  萧墨刚才或多或少也受到了自爆的影响,只不过他见祁连城带着萧彧和易轩离开,也跟了过来,受伤并不重。听了祁连城的话,他感激的看着祁连城伸手接过。

  这时鬼大人和万无虚同归于尽,祁连城实力最强,完全可以将这些东西据为己有,甚至是把他们击杀,独吞阑珊秘藏。但是祁连城并没有这样做。

  萧彧哭了一会儿,便恢复正常,她把伤心难过都藏在了心里。

  “易统帅,想要开启秘藏,还需要您的帮助,不论统帅有何要求,小女子都可答应。”萧彧转头向易轩说道。

  如今鬼大人已死,萧家真正的主事人便是她了,她的确有资格说这句话。

  易轩道:“以在下目前的身体强度,距离下到断空崖底部还十分遥远,再说在下受伤太重,需要调养一段时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