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无虚,你身为圣子,却不守诺言,不顾身份对年轻后辈痛下杀手,还有何脸面再去争夺城主大位?”祁连城焦急之下,速度再次加快了几分,已出现在肉眼了可见之处。

  他大声呼喊,只盼能喝止万无虚。

  可万无虚是何等人物,岂会在意这三言两语。长剑过处,似有一把死神的镰刀在收割生命,而易轩即刻便会成为这镰刀的刀下之魂。正在这时,忽的一道白光闪出,易轩身前出现一道三尺冰墙,堪堪将万无虚的长剑挡在身外。

  万无虚见状,眼中寒光一闪,显然对这突然出现的冰墙颇感意外。心中的杀意再也不加掩饰。长剑趋势不减,如直捣黄龙般刺在那冰墙之上。

  咔!

  那冰墙被剑一点,顿时出现无数的裂痕,轰然而碎。但只这片刻阻塞,有一道黑影瞬间降至易轩身后,将之抱起飞离。

  “找死?”万无虚发现易轩被来人救走,怒气上涌,又是挥出一剑。顿时,飞沙裂石,剑气所至之处被劈出一道深深的沟壑。

  只见那黑衣人一头雪白的长发甚是耀眼,抱起易轩后,身形急闪,飞纵数次终是躲开了万无虚的攻击。

  酷8D匠Kx网}g首P;发M“

  这时,祁连城也已赶至。他稳下身形,挡在万无虚身前,余光瞟见抱着易轩的鬼大人,又看了看其身后站着的萧彧和萧墨。心中有万般疑问,却终究忍着没有问出。

  他看鬼大人模样,显然也是在保护易轩,虽然想不通此中缘由,但也知眼下是友非敌,便从怀中摸出一瓶丹药,往后一扔,道:“给他喂下两粒。”

  鬼大人依言接过,取了两粒丹药给易轩喂了吃了。又将易轩交到萧彧怀中,走上两步与祁连城并肩站立。

  祁连城道:“圣子,一招已过,为何你不尊约定,却还要痛下杀手?”

  万无虚又恢复了云淡风轻的表情,镇定自若,道:“过又如何?不过又如何?”

  祁连城闻言,一时气结,万无虚不顾身份,不尊约定,竟是没有半分羞愧,这种人最为难应对。

  这时鬼大人道:“久闻灵州万无虚乃千年不遇的绝世天才,今日一见,果真不同凡响,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啊。”

  这句话说得不痛不痒,连祁连城也不知鬼大人是在称赞万无虚还是在讽刺他。

  万无虚却不为所动,道:“两位拦得住我吗?”

  他气质儒雅,飘飘似仙,语气之中却难掩狂傲。他是万无虚,的确有狂傲的资本。

  祁连城看了身旁的鬼大人一眼,直到此刻他还不知道眼前的黑衣白发修士是何来历。他怎么也无法把这个人和阴森的鬼大人联系到一处去,鬼大人平时现身都是黑衣黑帽,只露出一双眼睛出来,此时以真面目示人,倒真是没有人认得出他了!

  反而是萧彧和萧墨,祁连城却是识得。

  那萧墨化名南宫墨,一直在替祁连城打理天下拍卖场,也算得上是祁连城的一名得力助手。

  祁连城心中暗暗惊惧,他自然看得出来,这南宫墨和萧彧都是唯身旁的黑衣白发人是从。这人到底是何来历怎的在天之下城潜伏如此之久自己竟是毫无所觉?

  而且他救易轩又是出于何种目的呢?会不会为了易轩和万无虚叫板呢?

  种种念头在祁连城脑中闪过,虽然没有结果,但他仍是坚定说道:“此事,州主大人自有公断!”

  言下之意,就算自己不敌,也仍要出手阻拦,届时自会上禀州主,请州主大人主持公道。

  鬼大人也道:“拦不拦得住,试过才知道!”

  万无虚听得此言,眼中精光一闪就欲出手。

  祁连城单手捏诀,右手突的多出一个浑厚的大印正是厚土印。

  万无虚见了厚土印,稍显犹豫,停下手来道:“此处离你天之下城足足两千余里,厚土印又有几分威力?”

  厚土印乃是城主之印,是由州主亲自炼制,与大地城池契合,有鬼神莫测之功!掌握厚土印者,整个城池的力量都可调动。之所以说城主府的统领是那个城池的最强者,原因也是在此处。但厚土印也有缺点,各城厚土印都只能在本城使用,一但出了城池地界,厚土印就会失去效用!

  万无虚何等人物,自然认得厚土印,也知道厚土印的效用。

  祁连城心如明镜,自也知道天之下城虽幅员宽广,但两千里开外,能够调动的元力却是极少,对他的实力提升极为有限。

  但他之所以还是取出厚土印,却是为了表明自己为保易轩,不惜一站。

  易轩身受重伤,吃了两粒丹药后好受了些,但仍有些站立不稳,一直被萧彧扶着。见祁连城取出厚土印后一时有些百感交集,当年明城的惨状又历历在目,逐步在眼前浮现。祁连城手握厚土印的宽厚背影,忽的与叶少衾重合了。

  易轩摆了摆头,心道:明城一战在我心中始终是挥之不散的阴影,这几年在天之下城苦修,本以为有怜儿和白灵的陪伴以为对于明城轶事或多或少会有些淡忘,可祁连城厚土印一出,那一幕幕流血的场景就又都浮现了出来。

  “祁城主,你的好意易轩心领了,收起厚土印吧!”易轩叹了口气,无奈说道。他实在不愿再看到如明城那样灵气全无,流血漂橹的场景了。

  说着又转头向鬼大人说道:“这位前辈,多谢救命之恩。”

  鬼大人却是头也不回,喝道:“你给我闭嘴,老实呆着,你倒我想救你吗?”

  易轩被喝的一愣,心道:又没有人求你来救,你若不想救我又干嘛施以援手。心中这样想,却是没有说出口。不管这人出于何意,救了自己的确是事实,自己总归要领情。

  他靠在萧彧怀中,感受到背后的酥软,想要转过头去看看是何人抱着自己。却意外看到了一脸尴尬的萧墨。

  “南宫先生,是你?”看到萧墨,易轩诧异不已,却也猜不到其中缘由。

  萧墨尴尬一笑,点了点头,只道:“是我!易统帅稍安勿躁,主人自会保你性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襄阳赵云说:

  哎哟,昨天遇到一个推销邮币卡的,我说我不做,那伙计说选择邮币卡能改变我一生,这样都放弃了,一辈子别想有出息。哎哎哎。。。生无可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