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轩渡过火劫,心中甚喜,他原本想再去断空崖验证一下自己如今的肉身强度达到了何种地步,但想到与怜儿和白灵的约定,便强压住心底的冲动,急往天之下城返回。

  上一次渡风劫,满打满算也就只一天的时间,他本以为这次渡火劫也不会花费多久。是以一月之期的最后几天才开始渡火劫,谁知这火劫威力甚大,中间又几多变故,现在易轩自己也不知晓从渡火劫到现在一共过去了多少天。

  想到家中等待着他的白灵和怜儿,他又觉头痛,又觉温馨。想了想,还是决定尽快回家向两女报个平安。

  行到一半,忽见白灵和一个中年修士一前一后往自己的方向飞来。三人相遇,白灵最先开口,甚是急切道:“相公,快走,城里很危险!”

  易轩半信半疑,将目光转向白灵身后的中年修士。

  V看正w4版G章c)节上酷匠网g-

  这中年修士正是万无虚与万无情交战之时,从祁连城身后离开的吴统领。原来,祁连城见万无虚实力太强怕他对易轩动手,便向吴统领传音叫他去城卫军中寻找白灵,让白灵通知易轩速速远离天之下城,万万不可回城。

  吴统领见易轩目光转来,遂点点头将前因后果一一告知。

  易轩听完,心头大震,万无虚的名字他听了无数遍。曲长老唯一的心愿便是希望易轩将来能够帮他杀掉万无虚,这个事他放在心中,却一直觉得是很久以后才需要面临的问题。所以,当万无情提出同样的条件和他做交易的时候,他才会毫不犹豫的答应。

  可现在,这个人就在天之下城内。他的心中一时有些起伏不定,他做出的承诺就一定会去做到,不论是对曲长老的承诺还是和万无情的交易。既然答应了要去击杀万无虚,他就一定会想办法办到。

  和万无虚一战,不可避免。

  但易轩不是鲁莽之辈,他有自知之明,连化神中期的万无情都不是其对手,现在去和万无虚正面交锋与送死无异。

  “灵州万家派了他来对付我吗?”易轩沉默了片刻,向吴统领问道。他与灵州万家有莫大的仇恨,不久前万无情曾替他打退过一波,这一次却是引出了万无虚吗!

  吴统领摇头道:“还不能确定,两人交战之时万无虚亲口说此次来天之下城乃是为了带万无情回去。但城主大人说万无虚实力深不可测,不可不防,易统帅还是暂行躲避为妙。”

  白灵也附言道:“相公,城内大小事情妾身都安排好了!咱们这就离开天之下城,越远越好,等那什么万无虚离开,祁城主自会给相公传讯。”

  易轩接任城卫军统帅时,祁连城曾交给他一块黑铁令牌,可作为相互传讯之用。但利用传讯令传讯时会有一股特殊的元力波动发出,祁连城也是担心被万无虚察觉,所以才会传音给吴统领,让吴统领找到白灵一同前来通知易轩。

  此刻易轩心中实是十分矛盾,万无虚和他素未谋面,但是万无虚的大名他却是如雷贯耳。曲长老想要自己杀万无虚也就罢了,为何他的亲兄弟万无情也想要置万无虚于死地。难道此人是个十恶不赦的大魔头吗?

  这个被他列为大敌的人此刻近在眼前,易轩还真想去见识见识。祁连城说过万无虚是公认的灵州第一天才,甚至有可能是下一任的灵州州主。

  易轩心中嗤笑,轮资质妖孽,他乃是“逆天修士”,在整个天玄大陆恐怕都是数一数二的。易轩非常有信心,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他一定能够超越万无虚。

  白灵见易轩沉默不语,以为他想要返回天之下城,忙又出言却道:“相公,大丈夫能聚能伸,灵州万家也真是不顾颜面,竟然派出一个化神后期的修士来对付你!”

  易轩笑道:“放心,我还不会蠢到现在去和那万无虚硬碰硬。走吧,先找个地方避避风头!”

  白灵闻言一喜,又欲去抱易轩的胳膊,笑嘻嘻指着前方道:“相公,咱们走,就沿着这个方向走个十天八天再说。”

  易轩摇头道:“不,我一个人走。你和吴统领即刻回城,以免令万无虚起疑。”话虽这样说,其实易轩是担心白灵跟着自己,万一万无虚寻衅找来岂不是要连累她。

  白灵哪里会不明白易轩的用意,再三要求之后仍是拗不过易轩,实在无法只得和吴统领返回天之下城。

  同时,万家大殿之上,祁连城被万无虚言语相激,一时有些骑虎难下。他并不想与万无虚交手,但却也不愿就这么眼睁睁看着万家分崩离析。

  便道:“这里毕竟是天之下城,望无虚圣子三思!”

  万无虚道:“尔再多言,万家外姓之人便都留下吧!”

  言下之意,竟是要把万家的客卿长老全部击杀,他的声音极其平淡,但却透露出惊天的杀意,显然并不愿与祁连城多费唇舌。

  祁连城心头一震,正欲再说,忽见殿中一名张姓客卿正悄然要退出大殿。祁连城蓦然升起一丝怒火,望向那客卿道:“张长老,你这是要往哪里去呀?”

  那张长老见万无虚势大,更是连祁连城也不放在眼里,又听万无虚说要将万家外姓之人全部留下。便觉再在万家待下去,即会有性命之危。当下便决定要就此离去。

  但修道之人都极重脸面,临阵退缩的事儿毕竟并不光彩,是以他悄然后退,希望能不引起他人的注意,却不曾想还是被祁连城发现了。

  张长老毕竟也算是一方豪强,脸上略微一红马上又恢复了正常,道:“祁城主,张某自认不是这位无虚圣子的敌手,便强自留在这里也是无用。在下可不想在这里送了性命!”

  祁连城无言以对。他明白,这些人不论在哪里做客卿长老都不会为之拼上性命。而且万无情在与他们签订契约之时多半也保证过,若是万家遇到灭顶之灾,客卿们尽可自行离去。张长老如此做法,并不算违背约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