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袍人和万无情从天际消失,自然而然便引起了其他一些化神修士的感应。天之下城的大人物们彼此都甚为熟悉,对于突然出现的紫袍人却是十分陌生。不由都心下生疑,当即便有几人接连飞出远远的跟在二人身后。

  此刻易轩刚在雷晶的帮助之下成功渡过火劫,他神识尚未完全清醒。那无尽雷电将白色净火引入易轩的识海之中把他识海中的混沌焚烧个一干二净,易轩苦练许久的炼神篇竟然就这么稀里糊涂的练成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身上寒意渐消,全身灵力自行运转周天,几周天过后,易轩缓缓睁开双眼。他只觉这次渡劫真如死过一次一般,那蚀骨般的疼痛此刻回想起来都觉不寒而栗。

  易轩不及起身,体内的元力运转,自觉无碍之后,才试试手脚慢慢的坐将起来。只见他刚才躺倒之地,地上的杂草全部变的枯黄萎靡,却都是被那寒气所侵,眼看已是枯萎了。

  他摸了几下身上的肌肤,来回确认了好几次才终是相信这火劫已安然度过,他心中只是赞叹九劫体果真是神妙无比,渡完火劫之后,身体竟是丝毫无损。

  易轩心中欢喜,经历了这场非人的折磨之后,如今疼痛已除,身体竟是说不出的舒爽。

  在白色净火侵入易轩识海之时,他已经昏迷了过去,之后发生的事情更是一点也不知晓。此刻识海中的惊人变化,他还未察觉,只是在惊叹自己身体的变化。

  风劫,火劫都是提升内脏的法门,对肉身强度的增幅并不算大。饶是如此,易轩仍旧感觉到自己身体之中蕴含着蓬勃的力量,跃跃欲试的想要去尝试一翻。

  更让他欣喜的是,此次渡过火劫,他的修为竟然不觉间晋入了元婴中期。这一发现,简直让他喜出望外。他现在最愿意见到的就是自己的境界提升,这比其他什么来的都要重要。

  ……

  天之下城外的一处半空中,万无情正与紫袍人凌空对立。城主祁连城,无神宗宗主钟离,鬼王堂主人鬼大人,万剑宗宗主司徒南还有其他几位化神修士也都在一旁围观。

  万道却是和另外一些元婴期的高手站在更远一些的地方,脸上竟是焦急之色。

  那紫袍人闲庭信步,两鬓的长发随着清风摆动,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万无情嘴角挂着鲜血,右手捂住胸口,目露凶光,死死得盯着那紫袍人。显然受伤不轻。

  一众化神修士见此情形,无不眉头紧皱。众所周知,万无情已突破至化神中期,实为天之下城第二高手。可她与那紫袍人交手,才过得几招已然受伤落败。且那紫袍人神情清闲,看上去并没有用出全力。

  万无情呼吸不均,哈哈的喘着粗气。那紫袍人开口道:“可以随我回去了么?”

  万无情惨然一笑,嘴里又喷出一口鲜血:“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说着身形猛地冲出,向那紫袍人击去。

  紫袍人轻轻摇头,道:“执迷不悟!”也不见他有任何动作,整个人已从原地消失,接着便出现在万无情之前站立的位置上。

  这一下紫袍人消失的极快,一个瞬间便完成了从消失到出现的过程,在场众修士中除了祁连城外竟无一人看出紫袍人是如何施为,不由更觉惊诧。

  紫袍人消失,万无情冲到紫袍人所站立的位置,两人便如与调换了位置一般无二。

  只听紫袍人道:“无情,我今日只为带你回去,你若不从,那便也只好断你手脚,封你丹田。回去之后再为你医治!”

  “什么?”紫袍人此话一出,不仅是那些围观的元婴修士们大为惊讶,就连化神期的大人物们也十分不解,都低声相互询问。

  “那紫袍客是谁?”

  “他口口声声要带万家主回去,难道是灵州万家的人吗?”

  天之下城万家与灵州万家同出一脉并不是什么秘密,那紫袍人一直强调要带万无情回去,人们自然会将其和灵州万家联系起来。

  %A更l新z最》快(上1酷u\匠`a网L

  但又见万无情对那紫袍人显然是恨之入骨,却又一时有些琢磨不透。

  万无情冷笑道:“你若断我手臂,我便用脚踢你;你若断我腿脚,我便用嘴骂你;你若割我口舌,我便用眼瞪你;你若刺我双目,我便在心中咒你!生不能食你血肉,死也要拉你入地狱!”

  紫袍人听得此言,云淡风轻的脸上终究变了变色,但旋即又恢复如常,道:“无情,你我兄弟一场,想不到你竟会如此恨我!但你恨则恨已,也不过是一场幻梦,说到底,你,还是太弱了!”

  他言语虽轻,在在场众人耳中却如洪钟大吕,振聋发聩!一时惊呼声四起。天之下城除城主祁连城外,便属万无情实力最强,此刻却被那紫袍人直言其太弱。更让人惊讶的是那紫袍人竟称呼万无情为兄弟?

  “兄弟?那紫袍人竟和万家主是兄弟?”不少人都对那紫袍人和万无情的关系感到惊讶不已。

  “果然是灵州万家的人?这是人家的家务事,我等却是不好插手了!”一些化神期的大人物想要助万无情一臂之力的,此时也迟疑了。

  万道身形一颤,痴痴的看着那紫袍人,口中喃喃道:“怎……怎么会?他怎么会是我大伯?”

  钟离看着那紫袍人,对身旁的穆风说道:“久闻万家主有一个哥哥万无虚有惊天绝地之才。这紫袍人气度不凡,有睥睨天下之资,想必便是他了!”

  听到钟离的话,其他几位化神修士都是露出一丝惊色,纷纷说道:“那紫袍人便是万无虚?”

  钟离道:“在下也只是猜测而已,他的真实身份还要万家主亲自确认。”

  现场众人唯独祁连城一言不发,面色凝重的望着万无情和那紫袍人。

  紫袍人听到众人的议论,转过头来如俯览众生般看向天之下城的几位化神修士,对那远处的一众元婴修士却看也不看一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