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之下城传送阵处,一道光亮闪动,守卫传送阵的军士慌忙站稳了身形等待来人出现。

  自从无常谷事件结束,那些来自外地的修士们一一离去以后,传送阵基本就没有再开启过了。但凡能够乘坐传送阵的人,都必是有些身份的。守卫军士不敢怠慢,纷纷站稳了身形,恭敬得等待来人。

  仅仅片刻,传送阵光芒逐渐收敛,一个身着紫袍的中年人从传送阵中走了出来。

  只见那人紫衣飘飞,柔滑的锦缎盖不住与生俱来的霸气,几株墨竹绣在袖口和袍上,金丝玉冠束起墨色的发丝,清冷的目光一凛,剑眉轻扬,薄唇微抿,侧脸棱角分明,长身玉立。

  他眼光流转,扫视了一周,眼神中自然而然的流露出睥睨天下的霸气。仿佛在他目之所及之处,没有任何物事能让他的心稍有波澜。

  几位军士同时放慢了呼吸,低下头去。从传送阵出来的男子没有做出任何动作,却让他们感受到深深的压力,不敢有丝毫不敬。

  几个呼吸过后,那紫袍人仍是一句未发,甚至都没有移动半分。因为守卫传送阵的军士们都没有听到脚步声。又过了半响,一名胆子稍大的军士偷偷的抬头去看,却哪里还有紫袍人的身影。

  那紫袍人竟是一声不响的消失在了此地。

  ……

  天之下城万府,那紫袍人站立在府们之外,眼神微凝,直直得看着万府大门上的金字牌匾。

  万府门前的大道虽不是闹市街道,但往来行人却也不少。但那些来来往往的行人却都如看不到紫袍人一般,每当走到他身旁要撞上时,却又会诡异的避开。万府门前的守卫对那紫袍人也是视而不见,偶尔目光扫中,也是穿透而过,视之如空气。

  紫袍人面无表情的看了半响,终是轻轻的叹了口气,右脚抬起,一步步走进万府。两名守卫仍只呆呆的站立,丝毫未有阻拦的迹象。

  那紫袍人进了万府,左拐右拐,显然对万府十分熟悉。一路上所遇之人,不论是万家子弟还是奴婢丫鬟尽皆对之视如不见。

  不多时,行至万家大殿,见正堂中央竖着一个香火牌位。紫袍人停住身形,目光扫向那牌位,只见上面写着:亡妻苏柔之灵位。

  见了牌位上所写内容,紫袍人眉角皱起,几欲抬手,试了又试终究还是没有动手。

  这时,忽听有人冷声说道:“怎么?你还想毁了柔儿的牌位吗?”

  紫袍人闻言,不动声色道:“无情,这么多年你还是没有放下吗?”

  原来说话之人正是万家家主万无情。万无情踏入大殿,挥手将大门关上,慢步走到紫袍人身侧与其肩并着肩站立,也不看他,仰头看着大殿正中央的牌位。

  “你带给我的痛苦,无情无时无刻也不敢忘记,这么多年,我每夜梦中都会将你千刀万剐,挫骨扬灰!”万无情冷冷的说道。

  紫袍人道:“当年之事,实在非我所愿。无情,跟我回去吧!”话虽这样说,但他的语气生硬,仿佛所说之事与他毫无干系,只是在复述着某种文字。

  万无情冷笑道:“回去?这万府才是我万无情的家,你又叫我回去哪里?”

  “万府么?”紫袍人的声音虚无缥缈,如同九天之上的仙乐,不带半分情感:“世上只能有一个万府!”

  万无情眼神一凝,寒声说道:“你威胁我?”

  两人交流,目光一刻也没有离开过正堂中央的牌位,自始至终都没有看过对方一眼。这时,紫袍人缓缓转过身来,脸上没有丝毫表情,淡淡道:“这里,没有人值得我去威胁!”

  万无情怒极反笑:“狂妄!你派来的那些人,狗腿已被我打折了,难道他们没有把话带回去吗?”

  紫袍人道:“他们终究也是万家之人,你,出手有些重了!”

  万无情道:“近百年来,你的功力不见增长,假慈悲的心肠倒是越演越像了!”

  紫袍人不为所动,脸上永恒的古井无波,道:“无情,我这次来,就是要带你回去,无论你说什么,都是没有用的!”

  听得此言,万无情终是侧转过身,与那紫袍人四目相对,眼神中弥漫着惊天杀意,怒啸道:“我等这一天已经近百年了。今日纵然血溅五步,也要杀了你为柔儿报仇!”

  “家主,是你在大殿吗?”正在这时,殿外传来一道呼喊声。

  “爹,您没事儿吧?”这道询问之声,却又是万道所发。

  紫袍人在街道上能够让那些凡人及修为低下的人毫无所觉,但当他深入万府之后,修为稍高一些的人都察觉到了这个危险的人物。万无情修为最高,当然也是最先发现的,他与那紫袍人显然早有仇怨,是以只身进了大殿和那紫袍人单独会面。

  这时,万家其他高手也都赶了来,见殿门紧闭,里面无声无息也不便直接闯入,便高声询问了起来。

  万无情听到问询,也不答话,只是死死的盯着紫袍人。

  只见那紫袍人始终是面无波澜,即使知道此刻被人包围也是面不改色,道:“这句话,百年前你便说过了。若你能做到,今日我又岂会出现在你面前?”

  万无情拳头紧握,手上不断传出骨节交错的咯咯声响:“我不想在柔儿灵前与你动手,我们换个地方!”

  紫袍人轻轻点头,道:“好!”

  咯吱!

  殿门打开,万无情率先走出。聚集在大殿门外的高层齐齐向前一步,道:“家主,发生什么事了?”

  许多人已看到了大殿之内的紫袍人,都出口道:“家主,那人是谁?”

  万道,也担心道:“爹……”

  话没出口,就被万无情示意打断,道:“无需多言!”

  /m酷匠/‘网/首发

  随即他身形一众,转瞬消失在天际。那紫袍人紧随其后,也迅速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之中。

  几人面面相觑,不知万无情和那紫袍人有何关系,一时追也不是,不追也不是,都尴尬的立在原地。

  只有万道心念父亲,想也未想便飞身而起跟了过去。其他几位长老,犹豫片刻也飞身跟了上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襄阳赵云说:

  哈哈,大家猜猜这紫袍人是谁?提示一下,前文中出现过喔。PS,今天发现有个书友是台湾同胞,没想到,我小说的受众已经有台湾同胞了,哈哈,希望能为祖国的统一做点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