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阳草乃是一种比较普通的阳性草药,药性并不猛烈。入口之后,只觉一股暖流从腹部缓缓流向全身。易轩顿时感觉好受了许多,此时那阴寒之力已跨过腰间到达了腹部。

  嗤嗤!

  丹田之中的元婴感受到这股阴寒之力的侵袭,盘坐的小身躯突然站了起来,手上结了个奇怪的法印,似乎在运用什么秘法来抵挡寒气。

  说来也怪,这阴寒之力似乎是在针对易轩的元婴。阴寒之力到了丹田之中竟是没有继续向上移动,反而绕着易轩的元婴开始缓慢的转动。

  过了一会儿,那阴寒之力的旋转变得越来越快,渐渐的形成了一股旋风。终于噗的一声,旋风的中央生出了一团淡白色的火焰。

  阴火——终于出现了!

  一瞬间,易轩的丹田之中如沾染了万年冰窟中的寒气,连那元婴小人都开始瑟瑟发抖了起来。但他手中的法印却是一点也没有变化。

  易轩心中好奇,那元婴小人手上的法印十分奇怪,他还是第一次见到。也不知那法印是何来历,元婴小人却又是如何会的!

  那一团白色的阴火将元婴小人团团围住,不住的焚烧。元婴小人双目紧闭,脸上现出痛苦之色,唯独手上的印诀丝毫不变。

  兹兹!

  这时易轩仿佛能够听到火焰燃烧的声音,他的全身已经全部被那淡淡的白色雾气覆盖,彷如一个冰人一般。

  白色的阴火灼烧元婴小人的同时,易轩体内的阴寒之力也逐步的向着其他脏腑器官袭去。他体内的元力几乎都要被冻结,周天循环的速度也减缓了许多。

  心肝脾肺肾也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身体机能急速的下降。但是他的大脑却是极度的清醒。他的身体,此时竟然一点也没有感受到疼痛,就像失去了知觉一般。可他却能清晰的感受到血管中血液的流动。

  这其实是一种征兆:随着人体体温的下降,气血的交换率也会降低,大脑就会呈现一种低度兴奋的状态,随后血管收缩,血液流向肌体的深层,从而减少热量的散失。

  这是人体的一种自我调节功能,可是易轩并不知道这些。他只是察觉到体内的血液循环有些不太正常,就连忙运转元力来试着驱逐体内的寒力。

  他体内的元力运转在那阴寒之力的压制下变得有些滞涩,此时易轩一去操控竟然有一种运转不灵之感。

  “怎么会这样?”易轩心中有些惊讶,他的手臂竟然也不能动弹了。面前触手可及的灵草丹药竟然也就都无法取得了!

  可恶!易轩想大叫一声,宣泄心中的气愤,可他的嘴巴竟也无法控制了。他发现,他的身体似乎不属于自己了。那些草药可都是准备好了渡火劫只用的啊,此时身体无法动弹,草药拿不到手又有何用。

  这时,五脏器官的周围都被那一股股浓浓的阴寒之力包围着,便如同丹田之中一样,那些阴寒之力围绕着心肝脾肺肾开始旋转,五道白色的阴火同时燃起,开始灼烧五脏器官。

  “啊!”易轩的嘴巴终于张开,大叫了一声。

  这却是体内的神经反射自己做出的举动。五脏同时被阴火灼烧,那种疼痛根本无法用文字描述出来。这个世上也许再也找不出任何一种疼痛能够比得上它。

  易轩被冻住的身体开始不受控制的剧烈抖动,他挺拔站立的身躯几乎要倒了下去。

  咔咔咔!

  易轩的身体表层传来冰川碎裂的声音,他竟然能勉强控制自己的身体了。易轩欣喜若狂,伸出右手抓起面前的草药,大把大把的往嘴里塞。

  真的是往里塞-硬塞,这时他连咀嚼的时间都没有了。强自将草药塞进嘴里,就慌忙开始下咽,他要趁着这短暂的机会把准备好的这些药草全部吃进肚中。

  他的额头上汗如雨下,衣衫也全部被汗水浸湿了,要是换做常人恐怕早已晕厥了过去。

  九劫体中说火劫自本身涌泉穴下烧起,直透泥垣宫,五脏成灰,四肢皆朽。易轩心中明白,火劫现在只怕连一半还没有过去,五脏器官处的灼烧才刚刚开始,四肢也都还没经受洗礼呢!

  最可怕的是那最后一步,泥垣宫。泥垣宫既是泥丸宫。正所谓八冥之内,细微之中,玉精流液,下镇人身。泥丸绛宫,中理五气,混合百神,十转回灵。

  对于修道之人来说,人身上最重要的两处地方:一为丹田气海;二为泥丸宫识海。

  丹田气海乃是积蓄元力,所有法力、力量的来源之所;泥丸宫识海则是修养神识,神念诞生、成长之地。

  丹田一破,轻则法力尽失,重则身死道消。可识海若是被破,则将必死无疑。

  可想而知,这泥丸宫的重要性。

  突然,易轩感觉到身上有一股莫名的燥热,这让他心神有些不安。这种现象太反常了,他正忍受着这冰寒之力的侵扰,可是身体却传来了燥热的信号。

  易轩却是不知当体温降至一定程度时,皮肤血管都处于麻痹状态,大脑就会进入抑制期,在脑部体温中枢的调节下,皮肤血管会突然扩张,肌体深层的温暖血液充盈皮肤血管,导致人体中心温度下降快,体表温度下降慢,造成过性体表和体内温度接近或相等。

  这时体温虽然一直在下降,皮肤感受器却有热的感觉。易轩现在正是这种状态。

  一般,人在极寒条件下赶到燥热时,已经是到了极度危险的状态。因为这时的人体温度已经要比正常体温低很多了。

  体内灼烧元婴小人和五脏器官的六团白色火焰仍旧没有熄灭的迹象。火劫一旦发动要么渡过要么被阴火焚烧成灰。

  现在的易轩已经开始有些意识模糊了,他若失去意识,这火劫还渡的过去吗?

  难道真的要被这阴火焚烧,化为劫灰吗?

  五脏处传来的疼痛感依旧强烈,可是易轩脸上的痛苦表情却没有了。面对这种蚀骨的疼痛,他又岂非不想晕过去呢?

  #B更◎新p6最{快e%上=6酷匠qO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