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念头刚一在脑中形成,易轩便又想到从通天碑内的世界传送出来时干扰自己的那双大手,这其间是不是也有什么联系呢?那九劫体会不会就是那大手的主人放在青玄宗藏经阁的呢?

  这个问题他曾想过很多次,但是却都没有找到什么证据,甚至有时他会想,易老的失踪会不会也和那个人有关呢!

  这些想法十分大胆,甚至有些荒诞,但却并不是不可能。可是现在易轩却没有心思再去思考这些问题了,因为来自四周的压力已经大到让他无法分心的程度了。

  他的每一寸肌肤、穴位、内脏器官都在承受着巨大的压力,易轩咬紧牙关,借着这个绝佳的机会让内脏器官凝练的更加强韧。

  那种透入骨髓的压力让他每时每刻都是一种煎熬,但是他必须强自忍受,因为,以他现在的内脏强度是没有办法渡过火劫的,这种程度的压力若是都不能忍受的话就更不要说以后去渡火劫了。

  四面八方的压力让他有些喘不过气,他的手脚也有些不受控制,难以动弹了。

  这时的易轩是痛苦的,但是他却有无数个不得不坚持下去的理由。

  一刻钟……两刻钟……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连易轩自己都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他感觉全身一松,四周的压力似乎并没有那么大了。

  易轩试着控制自己的手臂,他的食指竟然能动了,整个手臂都受自己的控制了!易轩欣喜若狂,他知道他的身体终于又一次超越了极限。这种感觉他太熟悉了,只不过以前可都是有李逸陪在他的身旁的!

  感觉到身体的变化,易轩便从断空崖中飞了上来。这次突破让他有些惊喜,若是每天都能有一次这样的突破,根本用不了半年的时间,他的内脏强度便能增强到可以渡火劫的地步了。

  上了断空崖,为了更快的恢复,他取了一些草药出来服用,然后运转元力将药效化开,作用在全身。

  他的肉身本就异于常人,突破极限的事儿也不是第一次了,很快他就恢复了正常。便又再次深入崖底借助那恐怖的压力继续炼体。

  让易轩稍感失望的是在后来的一个月修炼中,虽然他又继续往下下降了近十米左右,但是他的身体却仍是没有再一次突破极限。

  一个月后,按照与白灵和怜儿的约定,易轩暂停修炼回到了统帅府向两女报了个平安,待了一天后便又回到断空崖继续修炼。

  就这样坚持了半年有余,与他预想中要达到的效果还有些差距,渡火劫还是有些勉强。不过,那南宫墨倒是真个把凝香化神丹给易轩送了过来,又和易轩密谈了一番,让易轩心中的一些疑虑都尽数消了去。

  原来那南宫墨手中有一份断空崖底的地图,上面写的很清楚,那断空崖底原本是一个远古大派的遗址,后来也不知什么原因被移到了此处。地图上把那远古大派的演武场、弟子房、传功房、炼丹师、兵器阁、传经室、正殿、偏殿全都标注的一清二楚。宛如一个地下宫殿。

  易轩看到南宫墨拿出的地图后,心中着实震惊了一把。难怪当日在拍卖场中南宫墨说若是能够得到崖底的宝藏,区区百万灵石实在不足其九牛之一毛。

  那崖底可是一个远古大派无数年的积累啊,那得有多么惊人的财富!

  当然,这远古大派既然到了断空崖底,也有可能其积累都被前人搬空了,崖底所留只不过是个空壳,其余什么也没有留下。

  易轩心如明镜,当然不会为了那子虚乌有的东西而去赴险。那断空崖深不见底,他现在能够到达的位置还不到两百米深处,谁也不知道还要下降多少才能到达底部。

  对于这个,易轩一点也不着急,对于他来说任何外物都没有提升实力重要。

  酷匠:网首UC发Q

  从那之后,他修炼更是勤奋了许多。每次深入崖底,快要承受不住的时候便会飞回地面冥想一会儿恢复精神。如此往复,又过了三月,他的内脏强度终于又上了一个崭新的台阶。

  这次,他终于要开始渡火劫了。

  他从崖底飞出,找了一处偏僻无人,靠近水潭、幽静阴凉的山谷。将事先准备好的灵草丹药一一取出,摆在伸手可及之处。又将九劫体取出,把关于火劫的记载原原本本的读了一遍,确认无误之后才凝神静气准备着手渡劫。

  火劫之火不是天火,亦不是凡火,唤做‘阴火’。自本身涌泉穴下烧起,直透泥垣宫,五脏成灰,四肢皆朽,把千年苦行,俱为虚幻。

  涌泉穴是足少阴肾经的常用腧穴之一,位于足底部,蜷足时足前部凹陷处。书中言明,渡火劫时需全身体畅,经脉血气无阻,言下之意既是要直立渡劫,不能盘膝打坐。

  除此之外,渡火劫之时,万万不可与他人接触,阴火不似凡火,自体内而生阴冷无比。一旦与人接触,那冰冷寒意便会传与那人体内,修为底下之人顷刻间便会化为冰冻,碎成粉末。

  易轩再次确认全部准备工作齐备,便闭上双眼,按照九劫体中所著方法将体内元力引自足少阴经冲向涌泉穴处,忽然,他脚掌处传出一股刺骨的冰寒,让他险些站立不住。

  接着,那股阴寒之力从脚掌慢慢往上延伸,眨眼之间,他的小腿也已经失去了知觉。

  若不是他穿着衣裤,此时便能看到他的膝盖以下,皮肤表面都覆盖着一层淡淡的冰雾。而那些冰雾更是已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的向上蔓延,瞬间便已覆盖到了大腿处。

  易轩心中暗道不好,虽然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知道阴火乃是寒火,但也没有料到竟会冰寒到此种地步。这种寒冷是他平生仅见,比他有生之年遇见的任何一个冬天都要寒冷无数倍,幸好他有所准备。他伸手将烈阳草抓在手中,一把塞进了嘴里,不及咀嚼便吞进了肚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