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轩道:“那断空崖我也下不到底部,我在那里修炼也不过是一点一点往下而已。”

  南宫墨见易轩话头变软,继续道:“此事不急,易统帅量力而行即可。”

  易轩仍道:“我可以与你合作,但若一旦发现那崖底有危险,我便会就此放弃!”

  r更R☆新D最z快l/上a…酷匠~A网U

  南宫墨脸上一喜,连忙道:“自然不会让易统帅有性命之危!”

  既已说定,易轩便和白灵转身出门。他对拍卖会还是有些兴趣的,想去看看在拍卖会上能否拍到一些所需之物。

  两人刚迈开步,却听南宫墨又道:“易统帅似乎在寻找一些丹药,可否借清单一观,剩下的便由南宫代劳!”

  易轩当然乐得如此,十一种灵草丹药,他已购得八种,剩余三种他和白灵找了许久也未发现。眼下交给南宫墨去办自然是不在话下。

  当下,他将剩下的几种药名一一告知,便和白灵一起去往拍卖大厅了。南宫墨自吩咐人将他们带往贵宾厅中,便去处理凝香化神丹的事情了。

  他要将凝香化神丹送给易轩,自然不会再把它拿出去拍卖。齐家只剩下齐为一人,南宫墨可不会再给他面子,只以底价五十万灵石便将凝香化神丹买走了。

  齐为虽说不甘,但也别无他法,总比一颗灵石都拿不到要强上许多。只得咽下这口恶气,带着灵石悄然离开了。

  白灵和易轩进入拍卖厅的时候,拍卖会已经开始了。只见台上站着一名绝色女子,她皮肤白里透红,配着身上那件淡蓝色束腰长裙,看起来煞是美艳动人。最惹眼的却还是那一头雪白的齐腰长发,随意的披在身后,比之仙女也不遑多让。

  易轩心中暗道:想必这里的很多客人都是为了看这女人才参加拍卖会的吧,南宫墨那老鬼倒是会用人。

  正思索间,忽然腰间一痛,他转头看去,却是白灵一脸不满的在他身上狠狠掐了一下。

  易轩尴尬一笑,收敛心神,见台上正被拍卖之物是一柄白玉短剑,外观十分秀美,但材质却很一般,适合女子做佩剑之用。

  灵州修士所用兵器大都是剑,有很多公子小姐都喜欢佩戴剑作为装饰。竞拍这白玉短剑之人竟是不少。

  两人坐下身来,果听竞价之人大都是女子。当然也有几个男子叫价,想来也是为了买回讨女子欢心之用。最终那白玉短剑被一个俊美公子以三百灵石买走。

  白玉短剑之后,展出之物却是一柄下品宝器长剑。此剑一出,竞价之人更多。不多时,价格便被抬到了上万灵石。

  随后,陆陆续续又拍卖了一些灵草、丹药,甚至是功法残本。易轩都无多大兴趣,到得后来,竟还有灵兽幼崽拍卖。期间,南宫墨命人将剩余的三种药草送了过来。

  看了一会儿,易轩便觉索然无味和白灵悄然离开了。

  从拍卖场出来,已经过了正午,易轩便带着白灵去了昌荣记。荣掌柜见了易轩十分高兴,忙叫人准备了一大桌好酒好菜供两人享用。

  让易轩惊讶的是,荣掌柜竟然和白灵十分熟悉。原来白灵不知从何处得知易轩以往和玉麟儿常来昌荣记吃饭,也不知她用了什么手段,荣掌柜竟是十分喜欢她。

  吃过午饭,易轩又随白灵一起去了趟城卫军军营。他继任城卫军统帅以来,就只去过一次,以后便都是交由白灵代为管理的。此时正好得闲,也该去看看那些兄弟们。

  城卫军被白灵打理的是井井有条,日行一善的军规也被彻底贯彻执行了下来。整个城卫军军风端正,活力四射。

  随后他又去往怜心斋,远远的看了看怜儿和铁山他们,自从两人开始钻研医术,来这里看病的人也越来越多。怜心斋的善名早就传遍了天之下城,竟也有不少达官显贵、富家商贾特地来此向怜儿求药。

  对于那些贫苦百姓,怜儿自然是分文不取,且还要赠些药草,其他人则是正常收取费用。

  怜心斋在怜儿和铁山的打理下已经完全走入了正轨,自给自足不需要动用从虎啸山马匪那里得到的钱财就正常运转,接济穷人之际甚至还会有些富余了。

  看到这些,易轩心中也为怜儿和铁山高兴,这姐弟俩都没有仙根,没有办法修炼。他之前还担心,等他离开天之下城之后两人便会无依无靠了,现在有了怜心斋,足够他们一辈子为之努力了。

  “天之下城,也该离开了吧!”易轩喃喃自语道。

  白灵似乎听到了什么,栖到易轩身旁,嘻嘻笑道:“相公,你刚才嘀嘀咕咕的说什么呢?”

  易轩笑道:“没什么,我们去买些菜回去吧,今天我来做饭,让你们也尝尝我的手艺!”

  白灵故意苦着脸道:“不会吧!我还是去让荣掌柜给我打包一些回家好了!”

  “额!”

  “嘻嘻,灵儿跟相公开玩笑的啦!”

  两人嬉笑打闹中,买好菜便回了统帅府。如今的统帅府在小院之时自然大不相同,厨房中各种菜肴竟是十分丰富,他买回的那些菜厨房中全部都有。而且,下人们已经在着手准备饭菜了。

  白灵见易轩手足无措的样子,不由得捂嘴轻笑。

  易轩无奈道:“原来你都知道,却为何还要与我一同去买菜?”

  白灵轻笑道:“灵儿喜欢陪着相公招摇过市,听别人称灵儿做统帅夫人呀!”

  易轩无语,只好吩咐下人们离开,让白灵为自己打下手,帮忙洗菜切菜,一切准备就绪后,便开始生火造饭。他对做饭事宜,并不陌生,之前一个人生活时都是自己照顾自己的生活起居,此时做来也是得心应手。

  不多时,四菜一汤上桌。

  易轩看着桌上热气腾腾的饭菜,心中竟是有一丝满足感,一丝归属感。

  天色渐黑,铁山和怜儿一同到家,见易轩在家愣了愣,以往易轩可都是要天黑以后才会回家的。而对于桌上的饭菜两人却是没有任何怀疑,直道是易轩今日早归特地命下人们提前准备好的。

  白灵也不说穿,待得四人吃了几口,怜儿还好,她知书达理即使饭菜不可口也不会说将出来,铁山却管不了那么多。只见他皱着眉头,边吃边说道:“姐姐,你有没有觉得今天的菜特别咸?”

  易轩闻言,尴尬的埋头吃饭。怜儿白了铁山一眼道:“多吃饭,少说话!”

  铁山性子大大咧咧,唯独对怜儿百依百顺,不敢违逆半句。被怜儿这么一说,也只好低头扒饭,但那菜实在太咸,他强扒了几口,便再也忍不住将饭碗往桌上一放,迅速跑开,道:“我不行了,我要喝水,水……”

  怜儿见状,责怪的看着铁山跑开的身影呢喃道:“这菜确实有些咸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