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轩的邀请,楚玉自是拒绝不得,只好应允。易轩遂命人准备饭菜,又叫来怜儿、铁山和白灵一同前来吃饭。

  怜儿、铁山见了楚玉都齐齐向其施礼。当日在虎啸山重,楚玉和李牧、吴刚三人带着铁山前去营救怜儿,虽说最后没有成功,但也算得上是怜儿的救命恩人了。

  易轩叫来怜儿和铁山也是为了暗示楚玉,他对怜儿和铁山有恩,有甚为难之事尽可说来,不必隐藏。

  初时,楚玉还吱吱呜呜,左顾而言他。饭菜即至,酒已上桌,几杯下肚之后,楚玉的话便也多了起来。两人从易轩刚到天之下城之时说起,聊到两人第一次在易轩悟道时相见的情形。

  楚玉感慨道:“第一次见易兄时,易兄才不过是结丹初期。枉我当时还自大的为你挡住齐羽。想必那时,易兄也未把那齐羽放在眼中吧!”

  易轩笑道:“那时若真和齐羽交手,就算能胜,也必是惨胜。却还是要感谢楚玉兄了!”

  两人说着端起碗来咕咕又干了一大碗酒,楚玉又道:“那时虽觉易兄天资不凡,但也没有料到今日竟是如此了得!”

  遂又从比斗台上戏弄万林,说到天之森中打劫群修。只把易轩来到天之下城后的事迹通通讲了个遍。

  5酷S_匠、网"$永8久!T免H☆费2看“小说

  这些事迹怜儿、铁山、白灵也都从未听过,此时都是睁大眼睛细细聆听。只可惜楚玉并未进入无常谷内,没有亲眼见到那场旷世大战,问将起来,易轩对此也是毫无映像。

  众人不免都觉可惜。易轩一剑杀死一名化神期大修士的场景从来都是听别人说起,当事人自己却不甚清晰。

  后来又说到李牧,易轩才知原来李牧也已闭关冲击元婴期了。

  此时酒过三巡,对于修道之人来说,原本再多的酒也无法醉人。楚玉却偏偏有了几分醉意,待怜儿、铁山、白灵三人退走。楚玉这才借着酒劲道明了来意。

  原来,他是受他师兄虚行之之托前来向易轩挑战的。

  易轩听完一笑道:“何情?天之下城五大青年天才之一?”

  楚玉点头道:“说来惭愧,易兄未来天之下城前,这五大青年天才确实是不同凡响。但如今,早已没人会再提起这个称号了!”

  易轩道:“楚玉兄觉得,这个挑战有意义吗?”

  易轩的实力人所共知,化神以下,早无敌手,而虚行之不过是刚晋入化神期一两年罢了,凭什么来挑战?

  楚玉尴尬说道:“正是因为如此,师兄才不敢贸然前来。而且……而且这也不是虚师兄一个人的主意。徐恨,万道、何情三人也想向易兄请教!”

  说到这里,楚玉脸色微红,已有些不好意思。以易轩如今的实力地位那是足以与化神期的大人物们平辈论交的,这所谓的天之下城五大青年天才在他眼中实不算什么。

  易轩沉默片刻道:“五大青年天才,齐羽已死,他们四个却还想来会我一会,好吧,时间?地点?”

  听得此言,楚玉一喜道:“易兄,你同意了?”

  易轩微一点头:“楚玉兄你亲身来此,我怎会不同意!但我有一个条件。”

  只要易轩同意接受挑战,那就再好也不过了,楚玉笑着问道:“什么条件?你快说来。”

  易轩道:“我只会出手一次,让他们四个一起上吧!”

  楚玉迟疑了片刻,终究还是点了点头:“没问题,我会说服他们的!”

  第二日,楚玉便传来消息,比试定在三天后,地点选在城北一百余公里外的荒山中。

  地址选在荒山中倒是在易轩的意料之中,这四人一直以来都是天之下城的天之骄子。易轩的横空出世,让世人快速的把他们忘记。这几人心高气傲,当然也会有不服气。

  况且易轩比他们任何一个都要小十岁不止。天才自有天才的傲气,就算输也要知道自己比对方差在哪里。

  但他们心里也明白以他们如今的实力是没有资格公开向易轩发起挑战的,他们知道楚玉和易轩关系匪浅,这才让楚玉前来私下向易轩挑战。这必输的比试当然也不会公开来,选在这人迹罕至的荒山的确是在情理之中。

  这天,易轩并没有再去天之森中研习剑法,而是按照九劫体中所述的方子去天下拍卖场购买药草。

  他渡完风劫之后,关于火劫的内容就出现了。但当时他对于渡火劫并没有什么把握,而且也没有足够的灵石来购买灵草丹药,所以就推迟到了如今。

  这些时日来,他自觉实力大进,再加上在断空崖修炼了月余,竟也觉得那里对锻炼内脏大有益处。但觉再在断空崖修炼些时日,便可试着冲击一下火劫了。

  一直紧绷着神经修炼,也趁着这个机会算是放松一下。他刚进了天下拍卖场没一会儿,便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相公,怎么今日没有练剑,却有闲情来拍卖场?”白灵酥软的声音刚至,人已到了易轩身侧。

  原本易轩的出现并没有引起众人的注意,当白灵到来之时,拍卖场中顿时各个向其行礼,口道:“白大人!白大人好!”

  白灵微笑着向众人比了个起身的手势,又顺手想报易轩的胳膊。易轩早有防备,脚下轻轻一动,便躲了开去。

  众人见状,这才认出易轩,一个个也与易轩打起了招呼。

  易轩小声对白灵道:“看不出来,你的名气还挺大的!”

  白灵翘鼻一挺,娇笑道:“那是当然,作为一名合格的统帅夫人,这些都只是小事一桩!”

  易轩不再接她话头,又道:“我才刚来不久,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白灵露出一个得意的神情,道:“统帅夫人,那便是城卫军的第二把交椅。天之下城的事儿,还有什么能瞒得住我的吗?”

  易轩暗叹一声,心道:怎么什么事情白灵都能往统帅夫人上扯。他只好闭口不再说话,专心找寻所需药草。

  他直道白灵纠缠于他只是一时兴起,时日已久,白灵便会对他失去兴趣。谁知已经过去三个月了,白灵不仅兴致未减,更是稳稳的坐实了统帅夫人这个位置,城卫军众军士对她乃是俯首帖耳,就连怜儿对此也是毫无办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