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即,易轩命人取来大板,也不问马帅是否同意,当真让叶伟和朱长起二人当场便将马帅各打了十个大板。

  叶伟和朱长起二人都只是最底层的将士,只是平凡之人,平日也都只练习些外练之法。马帅乃是结丹修士,二十大板对他来说不过是小菜一碟。

  叶伟和朱长起打完之后各自归队,后面接二连三又有人上台。易轩皆是一样处理,先让人讲明所谓何事,在判明公道。这期间,他也不问十位队长的意见,只要军士同意,便让其打将过去。

  十位队长也是硬气,被军士打时都是一声不吭。打到后来,后面的军士上手越来越轻,他们明知无论自己如何用力也伤不了队长分毫,但却也不忍再下重手。

  前面的叶伟、朱长起等人竟是眼中含泪,重又上来向队长道歉。又过了片刻,这二三百位大男人都不再动作,全都含着眼泪哭哭啼啼了起来。

  易轩胸中自也有股情感,但他明白这时他不能流泪,便道:“好了,眼下军士和队长们的矛盾便解决完了。要是以后谁还敢不服队长管教的,直接逐出城卫军。”

  十位队长这时看向易轩,才明白刚才那也是再为他们笼络人心啊。特别是马帅,当他看到叶伟和朱长起哭着来向自己道歉的时候,饶他自诩是个硬汉也忍不住掉了眼泪。

  “下面便解决各军士之间的矛盾,由各队长监管。只要不发生死伤,尽可随意发挥!”易轩说道。

  待他说完,却是没有一人行动。易轩笑道:“怎么?堂堂城卫军,打架难道还需要动员么?”

  马帅对着一分队笑着大喊道:“他奶奶的,刚刚打老子的时候你们一个个那么踊跃,现在怎么不动了!”

  一分队众人一阵哄笑,却仍是不动。

  e●看I正版章节上酷,C匠网

  马帅笑骂道:“叶伟,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你和吴晨光为了争一个娘们,眼睛都他妈打肿了,这事儿就过去了吗?还有你王世轩,你们那点破事以为瞒得住老子吗?”

  叶伟眼睛还有些红,他抬起头看着马帅走到吴晨光身旁一把将其抱住,道:“我们早已经和好了,那点破事怎值得让我兄弟不睦?”

  吴晨光被马帅抱住,先是还有些抗拒,紧接着也紧紧地抱住了马帅。那王世轩也走过去抱住一人,痛苦了起来。口中直道:“好兄弟,好兄弟!”

  这哭声也会传染,顿时几百人哭成一片。

  白灵悄悄的向易轩竖了个大拇指,却见易轩眼眶红润,显然也有眼泪,他背过头去偷偷将眼泪擦干,大声道:“很好,从今天起,我城卫军的兄弟就是一家人,互帮互助,相敬相爱!队长们之间可还有甚矛盾?”

  易轩本以为到了现在,就算有矛盾也自会握手言和,却没想到他此话一出。十个队长竟是齐齐叫到:“有!”

  易轩愣了愣道:“既有矛盾,且上前来。”

  顿时十人齐刷刷走到易轩近前,只听马帅道:“禀易统领,二分队队长顾强欺负我一分队的兄弟,老子要为我的兄弟出气。”

  五分队队长元昆道:“禀易统领,八分队队长于黄欺负我五分队的兄弟,我也要为我兄弟出气。”

  其他几名队长也各自叫嚣要为自己的下属出气。

  “额!”这一幕易轩倒是没有想到,他看着十位队长你争我吵,头都大了。

  白灵在身后轻笑道:“相公,灵儿为你出个主意如何?”

  易轩喜道:“什么主意!”

  白灵附在易轩耳边云云说了几句,易轩面上一喜,对着十位队长道:“几位队长要为自己兄弟出气自然可以。但是在下我新官上任,还未为兄弟们做任何事情,各位队长欺负了其他兄弟的罪责皆由我来承担。几位觉得如何?”

  十位队长闻言一愣,齐齐看向易轩都道:“不妥不妥!”

  易轩又道:“我城卫军不可欺凌弱小,难道我刚才让几位队长凭白挨了顿揍,你们就真的服气,一点也不恨我吗?不想报复回来吗?”

  队长们眼睛一亮,要说刚才被打没有一点怨言那本就不可能。但要他们报复易轩,却都是一百个不敢。可易轩此时自己说出来,那就又不一样了。而且他也说了,城卫军不可欺凌弱小,对于易轩来说,他们十位队长不也是弱小吗?

  “怎么样?你们想为自己兄弟出气的尽可往我身上招呼,我既不躲避,也不还手,倘若你们十个能够把我击倒,这个月俸禄加倍,如何?”易轩说道。

  “喔喔!喔!”听到俸禄加倍四字,众军士都欢呼了起来。

  十位队长相互看了几眼都各自点头,道:“干!”

  齐齐向易轩冲了过来。

  十位队长都只是结丹期修为而已,绞尽脑汁又如何能动易轩分毫。易轩本想故意放水让他们把自己推到,他自掏腰包给大家发一次双倍俸禄。谁知,他身上一松,却是被人抱了起来往天上扔去。

  经此一事,城卫军真的是拧成了一团,如一个大家庭般。各个军士四处行善,天之下城各处变得祥和了许多。就连祁连城也不得不称赞易轩领导的本事。

  从军营回来,天色已有些晚了,怜儿和铁山已在屋中等候,饭菜都已备好。铁山一脸忐忑的站在怜儿身后。

  怜儿正襟危坐,面无表情.见易轩和白灵一起回来,脸上明显有些不对,只听她道:“铁山,去把碗筷拿来,准备吃饭!”

  铁山哦了一声,向易轩挤了挤眼睛,走到易轩身边小声道:“易大哥,姐姐说你和白姐姐出去鬼混,生气了!”

  “额!”易轩暗自头疼,白天在军营热血了一把却把家里的头痛事儿给忘记了。

  晚上的饭自然吃的又是危机四伏,铁山和易轩一句话也不敢说只偷偷的扒饭。铁山哇哇吃了几大口后,便放下碗筷直言吃饱了要回怜心斋休息,便离开了。

  易轩心中只骂这小混蛋不讲义气把自己一个人留在这水深火热之地,也依样画瓢扒了几大口饭,放下碗筷道:“我吃饱了!”

  却不曾,两女异口同声道:“不准走,继续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襄阳赵云说:

  马上第三更了,祝福“鸟人二代”兄弟生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