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嗤!”这话一出,不仅让十位队长大跌眼镜,就连身后的白灵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白灵道:“这个规定可真够新鲜的!这日行一善可有什么标准啊?”

  十位队长也正想问,见被白灵先问了出来都眼巴巴的看着易轩,等待答案。

  易轩道:“善事不论大小,大到惩恶扬善;小到替寡妇挑水都算!”

  “哈哈!”见易轩开起了玩笑,几位队长也笑了起来。都觉眼前这个年轻的统帅当真是个妙人。

  易轩郑重道:“你们别以为我是在和你们说笑,从今日起即开始执行,连续三天没有做善事者逐出城卫军,另谋生路,并且永不再行录用!”

  十位队长见易轩说的严肃,心知易轩此话必定为真,也不敢不当回事儿。当下一名队长问道:“易统帅的提议虽然很好,但这也是前所未见之事。统帅又要求我等不许欺凌弱小,倘若兄弟们做善事的时候被人取笑,甚至被别人欺凌又当如何?”

  问这话的却是第五小队队长元昆。这话问的倒也不错,这世上总有些人自己不做好事,还去取笑那些行善积德的人。

  易轩略一沉吟,道:“倘若只是取笑,且叫兄弟们暂行忍耐。但凡有人因看不惯你们做善事欺凌你等,尽可给我打回去。若是打不过,自有我来给你们出头,就算是哪个宗门的少宗主,我也帮你们打回去。”

  十位队长闻言,顿时感觉热血上涌,恨不得现在就去做善事和人起了冲突。这话要是卫城来说,他们或许不信,但从易轩口中说出,却是掷地有声,不得不信。

  易轩又道:“我知道你们之间平日里也许相互有些矛盾。但我不希望看到自己的兄弟们争斗。我不管你们之间有什么矛盾,现在,当着我的面来一场男人之间的对决,把问题解决了。过了今日,若是再有私斗发生一律逐出城卫军。”

  他继续说道:“各位队长一刻钟内,把麾下所有人员集齐在此处集合。”

  十位队长听到命令,迅速散开各自回到自己的营地。

  白灵笑嘻嘻说道:“相公,看不出来,你治军也蛮有一套嘛!”

  易轩知道让白灵改口不叫相公也改不过来,也就不再去纠正她,道:“我这哪是什么治军。也就想到什么就做什么,都是按着我自己的性子来。”

  白灵笑道:“你这日行一善的法子倒是挺有新意的。”

  易轩道:“这也是临时想到的。盼他们都能坚持下去吧!”

  @}酷jO匠P=网:◎正,版^首发

  不多时,十位队长已经将麾下的军士全都集结完毕,大约两三百人。十个方队的人数并不平均,像第一小队,马帅身后足有四五十人,而第八小队队长身后却只有十一二个。

  队伍集结完毕,易轩将刚才的话对着所有人又重复了一遍。但几百人中却没有一个人动作。

  易轩朗声道:“我不信这两三百号人中都相处的很好,一点矛盾都没有。这样吧,十位队长先来,按照我们城卫军的政策,不许欺凌弱小,军士对于队长来说就是弱小,就算有矛盾,队长也不能对军士动手。但是对队长有意见的,现在都可以出来揍他们。只有今天这个机会,你们可要抓住了!”

  话说到后半句,他几乎要笑出来了。

  几百军士面面相觑,有的人无动于衷,有的人却是跃跃欲试,但又害怕事后被报复不敢出来。

  易轩站在前面,自然将一切都看在眼中,大声说道:“我已经看到你们有些人想出来了,没关系,谁要是为今天的事情被报复了,尽可来向我投诉,我必会为你们主持公道。但是……凡是上来的人都必须都是真有矛盾的,不要存心就为了揍你们的队长。还有,只准揍自己的队长。你们中要是有人被别的队长欺负了的,告诉你们的队长,让他帮你们出气。”

  说道这里,台下顿时笑声一片。

  马帅高声道:“一队的兄弟们,老子自问对你们有够义气,但就是脾气大了点。老子知道你们中有些人定然不服气,没关系,既然统帅大人发话了,老子也豁出去了,你们想撒气的尽管往老子身上招呼,但是千万不能打脸。老子还指望靠脸吃饭呢!”

  马帅说完,台下又是一阵哈哈大笑。

  气氛闹起来,胆子自然也就壮了,顿时一分队中有两人走了出来,惴惴道:“报易统帅,属下叶伟去年和朱长起守夜时没忍住打了个瞌睡,马队长就把我二人各打了二十大板,我和朱长起不服。”

  说完,眼神闪烁,不住的望向马帅,显然还是有些害怕。

  马帅听后大叫道:“你奶奶的,守夜就该有个守夜的样,打你们二十大板算少的了!”

  易轩道看着叶伟道:“守夜时打瞌睡,依律当如何处罚?”

  叶伟道:“这种事情可大可小,却是没有相关律法,也无相关军规。”

  这时其他人也都将注意力集中了过来,想看看易轩如何处理。却见易轩略一沉吟便道:“无法可依,倒是有些棘手。但换句话说,也就是没有违规。二十大板确实有些重了。”

  叶伟闻言,顿时一喜。却听易轩又道:“但你守夜时打瞌睡,确也该罚!我且问你,依你看,该如何处罚?”

  转来转去易轩又把皮球给踢了回来。

  这个问题极不好答,若是说得轻了,难免有为自己开脱之嫌,说得重了,那自己被打又是理所应当。叶伟想了想,只得说道:“依属下拙见,顶多张嘴十下。”

  易轩点点头:“就依你之言,本应张嘴十下,一队长却打了你二十大板,不如折个现,你再打他十大板如何?”

  他转过头看着叶伟身旁军士道:“你便是朱长起吧,便和叶伟一样处理可好?”

  叶伟、朱长起连连点头:“多谢易统帅。”

  马帅听到易轩说没有违规的时候原有些不服气,但又听到让叶伟自行说出该张嘴十下后又好了许多。

  其他人见易轩如此处理,便知道想要乘机报复队长并不是简单的事情,自己定然也要付出代价,不少人便又打消了念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襄阳赵云说:

  谢谢“鸟人二代”的不断解封,今天是他的生日,祝生日快乐!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