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轩道:“一件?是厚土印吗?”

  祁连城吃惊道:“你知道厚土印?”

  “在之前的城市见别的城主使用过!”易轩淡淡说道。易轩口中的别的城主当然就是叶少衾了。

  祁连城道:“原来是这样,我虽然将厚土印炼化了,但却是从来也没有用过,还是用剑比较顺手!”

  说着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柄剑递给易轩道:“这剑乃是上品宝器,本是我的备用长剑,如今便给了你吧!”

  易轩不好意思的接过长剑,嗖的拔剑出鞘。剑刃寒光凛凛,一看就是把绝世利刃。不由赞道:“好剑,此剑可有名字?”

  祁连城道:“它跟着我时自然是有名字的,如今既跟了你,也该由你重新赋它一个名字了!”

  易轩稍微愣了愣便明白了祁连城的用意,和自己的剑有感情,使用起来就能更加应用自如,得心应手!他看着院中的池塘流水,心念一动道:“不如就叫它流水剑吧!”

  “流水,流水!”祁连城默默的念了两遍,点头道:“不错,很有意境的名字!”

  事情处理完毕,已近正午。易轩本欲告辞,却又想起一事,遂转身向祁连城问道:“祁城主可知晓那白灵的来历?”

  祁连城摇头道:“还不清楚,关于此女我已派人查过,可是却一点线索也没有。只知道她是几天前突然出现在天之下城的!”

  易轩闻言,皱着眉问道:“从哪里来的也查不出吗?总不能是凭空出现的吧?”

  祁连城道:“这一点你倒是说对了。她还真是凭空冒出来的,我让人沿着它来时的足迹追查,追到城西百里之外的天之森中便再也没有任何痕迹了!”

  (酷匠网m唯%J一u/正版,¤%其V◇他@都d*是-;盗#版

  易轩点头,虽然想不出这白灵的来历,但眼下她既然没有恶意,那也不用太过担心,又和祁连城寒暄了几句便即告辞离去。

  回到小院,白灵已经备好了饭菜,见易轩回来立马笑盈盈的迎了过来。为易轩打来洗脸水服侍易轩洗过手后,又将饭菜都端上桌,就差亲手给易轩喂饭了!侍候的周周道道。

  易轩道:“吃过饭后,我准备去一趟城卫军的军营,你要随我同去吗?”

  白灵自不会有异议,连连说道:“去去去,干嘛不去?”

  易轩既然担任了统帅一职,相应的职责还是需要亲力亲为的!军营的位置祁连城已和他讲明,两人用过饭,不多时便已到达。

  易轩在天下斗武场外和白灵比试,天之下城已是无人不识。特别是他身旁还跟着白灵这个大美女,所过之处,路人无不纷纷避让,侧目驻足。

  进了军营,早有人通禀,十个分队长整齐的排成一排,列队等在原地。这十个队长都是结丹修为,当初在虎啸山山腹时已经照过面,易轩都还有些映像。这十人对易轩更是映像深刻,在山腹内丝毫不给卫城面子。而且看上去,卫城还惧他三分。

  当时他们还有些不明白,但昨日比试过后,知晓这个年轻人就是传闻中的那位天才之后,他们才恍然大悟。

  “报易同帅,天之下城城卫军分队队长集结完毕,请统帅下达指令!”这十人队列左起第一人往前一步向易轩禀告道。此人名叫马帅,乃是第一分队队长。他对易轩也有几分狂热,开玩笑,那可是能够爆发出一剑杀死一位化神期大人物的实力的人啊!能在易轩手下做事,想想都觉得有些激动。

  易轩淡淡的点了点头道:“卫城不在的这段时间,可有什么公务积存?”

  马帅回道:“回易统帅,暂时没有!”

  “没有?”易轩奇道:“城卫军平日的军务都有些什么?”

  马帅道:“回易统帅,城卫军的职责原本应是保卫城池。但您也知道,天之下城固若金汤,自建城之日起还未遇过一次外敌。所以咱城卫军也就渐渐变得可有可无了,但是城卫军的建制又不能撤,也不能让咱闲着不是?到了现在,大家的任务也就是巡逻守门,维持治安了!”

  易轩愕然道:“那我这个统帅可有何事可做?”

  马帅笑道:“易统帅坐镇大营,其他小事交由我等去办即可!”

  易轩点点头道:“这却简单,你等也不必紧张,一口一个易统帅,你叫的不烦,我听的也有些烦了!咱们在军中直接你我相称即可,你们愿意叫我易兄弟也成,易小哥也成,那都随你们!”

  十个队长听得心中一暖,嘴上却连道:“不敢,不敢!”

  易轩又道:“真要论辈分,我却都是你们的晚辈,我年纪又浅,资历也低。以后诸事还请各位多多照应。”

  简单的几句,十位小队长都觉眼前这个天才一点也没有统帅的架子,极易相处,忙道:“但凭易统帅吩咐!”

  易轩知道让他们马上改口有些困难,也不在意,又问道:“听闻军中吃喝嫖赌样样精通,其中尤以赌为甚,却不知是也不是?”

  十个队长听得此言,无不暗暗叫苦,心道:刚才还觉得这新统帅平易近人呢,却不曾想转眼就要来个下马威了。

  城卫军的差事本就轻松,管理又不严格,没有吃喝嫖赌那才奇怪呢。被易轩这么问起,当下各个低头不敢言语。

  易轩笑道:“各位不必紧张,我并不是来问罪的。我这个人向来开明,吃喝嫖赌之事我可以不管。城卫军一切事宜也可以全部照旧。”

  听得此言,十人默默地松了口气,大家你看我我看你,不知易轩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又听易轩接着说道:“我对大家只有两个要求:其一,不可恃强凌弱,欺凌弱小。其二,不可官匪勾结。”

  听到易轩说完,大家才真正的松了口气,直觉这两个要求一点也不苛刻,且极易容易办到。异口同声回应道:“是!”

  “哦,对了!”易轩忽又想到一事,补充道:“还有一个要求,从今天开始,凡城卫军下属,每人日行一善,没做到者扣除当天军饷。任何人不许有异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