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灵则是怒火中烧,盯着怜儿大叫道:“我杀了你!”说着便要再次冲过去,幸有易轩挡在二人中央,才没有打起来。

  铁山则是脸色复杂的站在怜儿身后,望向易轩的眼中带着些许同情!

  平日温顺淑女的怜儿,此时也不管不顾了,大叫道:“杀便杀了,别以为你有法力在身,我就怕了你了!”

  易轩夹在二人中央,异常的头痛。人们往往都会偏向于弱者,易轩也不例外,他心道:怜儿乃是一介凡俗,怎么可能是白姑娘的对手,白姑娘随手一击都可能会要了怜儿的性命,可万万不能让她伤了怜儿。

  “白姑娘,住手,否则……否则在下便不客气了!”

  白灵哪里肯停下,他听到易轩的话,眼里也瞬间溢出泪水,道:“你……你怎么对得起……”

  易轩见白灵流泪,心下一软,不等白灵说完便道:“好了好了,那个人不是怜儿,另有其人!”

  “真的吗?”易轩此话一出,怜儿和白灵竟是异口同声的问了出来。随即,两人互望了一眼,又异口同声的一声冷哼,各自转过头去。

  不同的是,白灵满脸欢喜,泪中带笑,怜儿却是一脸的失落。

  易轩也没有办法,此刻若是不把话讲明,两人非要打起来不可。他硬着头皮道:“怜儿,你知道的,我心里早就有了别人了!”

  怜儿轻轻点头不语,她当然知道玉麟儿,若是没有玉麟儿,说不定她已经和易轩结合了呢!

  白灵却是高兴的直言:“太好了,太好了!”

  易轩奇道:“怎么你又不生气了?我心里喜欢的是谁,对你而言不都是一样的吗?”

  白灵擦干眼泪笑道:“可不一样,嘻嘻!”

  易轩也不去想有何不同,但见二人不再动手,他已谢天谢地了。他看着怜儿道:“你和铁山用过饭没有,我去准备些吃的,大家一起吃晚饭吧!”

  怜儿点头答应,易轩便欲去生火造饭,却尴尬的发现,家中的米已长了虫子,菜却是什么也没有。他已经很久没在家中做过饭了。

  “那个,我出去买点菜回来,你们先等一等!”易轩刚一说完,转念又想铁山和怜儿都是凡俗,若是自己买菜的当口再与白灵起了冲突那可是大大的危险,实不能让白灵和怜儿在自己不在的情况相处,便又改口对怜儿说道:“怜儿还是你去买吧,我身上的金银已用尽了!”

  怜儿头也不回,道:“铁山你去!”

  “哦!”铁山哪里敢不答应,应了一声便走了出去。

  怜儿和白灵又相互瞪着,一言不发,易轩站在中央左也不是右也不是,却不知如何是好。

  待得铁山返回,易轩本要自己去弄饭菜,怜儿和白灵却又抢着做饭。原因是白灵说做饭这种活怎么能让男人来干。这话本是气话,但是两女本就是在斗气,自然都当了真。就连铁山想要前去帮忙也都被两女给呵斥开了。

  饭菜做好上桌,怜儿和白灵又是抢着将自己做的菜夹给易轩。易轩想不吃都不行。

  易轩暗暗叫苦,可口的饭菜他吃起来却是度日如年,心想等怜儿回去了,独自面对白灵就好多了。哪知怜儿似乎猜到了他的心思开口说道:“公子,怜儿和铁山已经把行礼搬了过来,准备住下了!”

  “啊?你说什么?”易轩一时没反应过来。

  怜儿道:“公子难道不欢迎我们吗?”

  白灵道:“你们也没地方住吗?为什么要住在我相公家里?”

  怜儿怒道:“谁是你相公了?还要不要脸面了,公子承认了吗?”

  白灵笑道:“相公虽说现在不同意,但往后总归会同意的,至少本姑娘有什么说什么,不像某些人,明明醉翁之意不在酒,赖在这里不走,还不敢表露心思!”

  “你……”怜儿气极,却又无话反驳,她和易轩之间一直都是朦朦胧胧,两人都明白对方的心思,只是没有明说罢了。

  铁山自顾自低头扒饭,一句话也不敢插嘴。易轩也是正襟危坐,一点也不敢放松。

  战战兢兢吃完饭,头疼的问题又来了。房子太小,只有两间卧室,如何分房才能让两个女人都同意呢。

  “怜儿住一个房间,白姑娘住一个房间,铁山今晚回怜心斋,我就在外面练功打坐即可!”易轩想了想说道。

  铁山自然不会有异议,怜儿也颔首答应,唯有白灵看着易轩嘿嘿笑道:“相公练功何必那么辛苦,今晚就随灵儿共度春宵了吧!”

  铁山见状心道必定又会有一番吵闹了,他一刻也不敢多待,告了声辞飞快去了怜心斋。

  “这……这……”易轩面色尴尬,这了半天也说不出半句话来。

  怜儿冷眼道:“好一个不知廉耻的妖女!”

  “酷A,匠网9唯一正}版,/2其w他JU都是盗*z版;

  白灵这次却也不生气,道:“本姑娘与相公双宿双栖,有你隔房听音倒也是件美事儿!”

  怜儿顿时连如火烧,连连啐了几口,狠狠地瞪了易轩几眼转身回了房去,她怕再与白灵斗下去,白灵又会冒出几句更加离经叛道的话来。

  易轩暗暗叫屈,他又何尝知道白灵说话简直是口无遮拦。

  白灵见怜儿回了房,竟也不再纠缠易轩径直入了房中。过了片刻,两女房中都渐渐没了动静,易轩终于松了口气,直觉今日与两女周旋了半日精神竟是无比的疲惫,简直比与人恶战一场还要更累。

  他飞身上了屋顶,抬头望月,心中只是苦笑。想想白天竟会把白灵认成了玉麟儿,心中不免又暗自神伤,也不知何时才能再见。

  转念又想到白灵不知是从何处而来,为何这样缠着自己,等有机会非要问个明白不可。只是眼下灵州万家的人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来此,到时可不能连累了旁人,只盼她早日对自己没了兴趣,能在灵州万家之人到来之前先行离开。

  月圆人独缺,人在月色下的时候最容易思绪乱飞,易轩又将自己从小的经历回忆了个遍,玉水镇、明城、绿罗城、树底世界,想想自己一生的经历若要想别人诉说三天三夜也说将不完,想到后来,他竟靠在房顶上慢慢睡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