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的一场选拔比试,却变成了一场闹剧。祁连城苦笑着一一谢礼,这虽然和他计划的大有出入,但终归结果还是可以接受的。

  祁连城原本还有很多话要对易轩交代,但现场人员过多,也只得改作他日。事一结束,随即,一众化神修士各自离开。台下的那些观众和原本要参加比试的青年才俊们无不失望之极。

  美人被易轩不费吹灰之力的抱走了,还连带送了个城卫军统帅的职位。这时许多人心中都有一个想法,被白灵看中的男人为何不是自己呢!

  祁连城刚一离开,白灵便又笑嘻嘻的走到易轩身边,伸出手来欲要环抱易轩的胳膊。

  易轩连忙闪身后退,一脸警惕的看着白灵道:“白姑娘,男女授受不亲,还请克制一下自己。”

  白灵一点也不气恼,笑嘻嘻道:“相公,灵儿都不害羞,你还这么文绉绉的做甚?”

  易轩实在不知该如何应对,他越是对白灵客气,白灵越是放肆,想来想去,只好闭口不言,白灵往他身旁走一步,他便迅速退一步,不让白灵近身。

  白灵笑道:“好好好,灵儿便不碰你,反正灵儿迟早也是相公的人!”

  过了片刻,易轩见白灵果真不再靠近自己,悄悄松了口气,这才从天下斗武场离开。

  岂料,白灵虽说不再抱易轩胳膊,却是紧紧的跟在他身旁,易轩往哪,白灵也跟到哪。

  “白姑娘,请不要在跟着我了!”易轩停下脚步,无奈说道。

  白灵故作委屈道:“灵儿已是相公的人了,正所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自然要跟着相公了!”

  易轩道:“不要再叫我相公了,我也不是你的相公,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请不要再跟着我了!”

  白灵却是不理,仍旧笑嘻嘻道:“没关系,大丈夫三妻四妾那是常事,相公就算让灵儿做小妾,灵儿也愿意!”

  易轩道:“什么三妻四妾,这根本就不是三妻四妾的事儿。我有喜欢的人了,我有喜欢的人,白姑娘你明白吗,咱俩原本都不认识,刚一见面你就说要嫁于我,这……这怎么能行?”

  白灵转了转眼珠,道:“灵儿明白了,相公你放心,日久生情,灵儿一定会让相公爱上灵儿的。”

  “哎呀!”易轩情急,甩了甩胳膊:“不……不是……根本就不是这回事儿!我有喜欢的人了,那个人不是你,白姑娘你明白吗,这种事是可遇不可求的!”

  白灵却是吐了吐舌头,睁着大眼睛俏皮道:“没有关系呀,现在相公虽然不喜欢灵儿,但以后一定会喜欢上灵儿的!”

  “哎!”易轩长叹了一声,他已把话说的很明白了,眼看是无法和白灵解释通了,心道:且就让她这么跟着吧,我只要对她不理不睬,时间一久,她自然心灰意懒,对我没有兴趣了。

  易轩一直想让自己心肠变硬,但至今也没有做到。他的心很软,对女子更是如此,更不愿对白灵说出太过苛责的话。便问道:“如今你住在何处?”

  “天香客栈!”白灵眨着大眼睛回道。

  易轩道:“今日天色已晚,你先回去休息吧!”

  白灵摇头道:“灵儿不回去了,相公的家就是灵儿的家,相公去哪,灵儿也去哪!”

  易轩无语,本想再次强调让白灵不要称自己为相公了,但转念一想再怎么说也是无用,索性也不再提此茬了。

  “我的住处甚为破旧,恐你住不习惯,粗茶淡饭怕你也食之无味,你还是暂居天乡客栈吧!”易轩说道。

  白灵闻言,笑嘻嘻道:“相公,你这是在关心灵儿吗?你放心,灵儿不会在意这些的!”

  易轩无奈,只好再次作罢,不再与白灵交谈,径直往小院行去。行至小院门口,却发现小院大门被从里面锁住了。他神识微动便已发现怜儿和铁山在屋内。他心中一喜,和这姐弟俩也有几月未见,心中还是有些想念的。一时也没去想,他们为何会把大门锁住。

  咚咚咚!

  易轩敲了敲门,铁山和怜儿却未有开门。易轩心中起疑,朗声道:“怜儿,铁山,是我回来了,快过来开门。”

  接连喊了三声,里面也没有任何回音。他神识扫去,见姐弟俩直直坐在厅中,并无异样。

  易轩感觉有些奇怪,姐弟二人坐在厅中却都不来给他开门,他只好自己纵身越过了围墙。走进屋中,只见怜儿坐在厅中主位一言不发,铁山却是站在了她身后,直向易轩挤眉弄眼。

  易轩开口问道:“怜儿、铁山,你们怎么来了?什么时候到的,也不派人提前通知我一声。”

  白灵也跟在易轩身后,看到怜儿后脸色变了变。

  怜儿起身看着易轩身后的白灵冷冷道:“怜儿当然要来了,再不来,公子就被这不三不四的妖女给迷住了!”

  易轩恍然,这才明白原来怜儿是吃了白灵的醋了。难怪她坐在主位上,这是在向白灵宣战吗?

  易轩心中发苦,一个白灵他就难以应付了,这下可好,怜儿也回来了,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

  “你说什么?”白灵倏地冲到怜儿身旁,一下抓住了她的脖子将之生生提了起来。

  易轩大吃一惊,连忙捏住白灵的手怒道:“你干什么出手伤人?”

  白灵面对易轩一直是笑嘻嘻的,此刻却是面如冰霜:“你口中那个喜欢的女子就是她?”

  白灵刚刚还说易轩有喜欢的人也不要紧,此刻见到怜儿却又大发雷霆,女儿家的心思还真是难猜。

  怜儿见易轩将白灵带回心中本就有些伤心,此时又被白灵捏住脖子,呼吸有些苦难,眼泪便要夺眶而出。但听到白灵的话,心中却又是一喜想道:难道易公子对别人说他喜欢我?

  易轩救下怜儿,对白灵的问题却是不好回答,他口中的女子自然是玉麟儿,可是当着怜儿的面又叫他如何说得出口。

  白灵见他遮遮掩掩,也不作答,更是恼怒,一双大眼睛死死的盯着怜儿,弥漫着杀意。

  怜儿则认为易轩这是在害羞默认,一时心中无比的甜蜜。

  #O酷匠网Yp正5Y版$首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