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连城话音未落,人便已落到了擂台之上。

  台下众人见城主大人现身,又是发出阵阵欢呼声。祁连城挥手示意大家安静,道:“白灵姑娘既已认输,这场比武自然就算结束。眼下争夺城卫军统帅的比试即将开始,还是先请易轩前往天下斗武场吧!”

  易轩见祁连城前来解围,连连道:“是啊是啊,先去天下斗武场。”

  白灵却不松手,向祁连城道:“争夺城卫军统帅不过是件小事,既然城主大人来了,不如就当成为我们俩人做个见证,我与相公就在此处拜堂成亲,不也快活?”

  易轩急忙摆手道:“不可,不可!比试要紧。”

  祁连城笑道:“城卫军统帅一职对我天之下城来说不可谓不重要,怎么到了你这小丫头嘴里就变成了小事?”

  白灵道:“城卫军统帅一职重不重要本姑娘不知晓,但是你们这些竞选者的实力却是差的太远,结果已经显而易见了,那还有什么好比的!”

  那些来参加选拔的青年才俊,几乎有八成都输给了白灵,她这样说倒也不差。

  祁连城安排这个选拔比试本就只是走个过场,为了让易轩名正言顺就职的,但这却不能明说。他看着白灵道:“比试还没有开始,谁也不知道结果如何!比,当然还是要比的!”

  (☆更H&新FN最#快上#酷匠网¤/

  白灵道:“既然这样,那本姑娘也去参加这劳什子选拔好了!然后我再输给我相公,让我相公去做这什么统帅,本姑娘就安安心心的做个贤内助,权当个统帅夫人便是!”

  “这……”祁连城一时倒有些为难了,争夺城卫军统帅原本就是人人皆可参加的,他倒是没有理由阻止白灵。

  “城主大人金口玉言,不会不让本姑娘参加吧!”白灵道:“我们这就去斗武场吧,本姑娘速战速决,可不能耽搁了良辰美景,今天晚上还要和相公如洞房呢!”

  听到白灵如此大胆的话,祁连城也不免有些尴尬,只得道:“既如此,我们这便进去吧!”说着率先进了天下斗武场。

  易轩被白灵抱着手臂,一直在找机会挣脱,此时也道:“白姑娘,你先松开我。我……我自己走进去。”

  白灵却抱的更紧了,笑盈盈道:“干嘛还叫白姑娘,刚刚还叫人家灵儿呢!”

  易轩无法,只得任凭白灵抱着,向天下斗武场走去!

  怜儿远远地看着,直气的七窍生烟道:“铁山,我们回去搬家!”

  铁山愣道:“搬家?我们不是刚从城主府搬出来没多久吗,又搬回去吗?”

  怜儿则道:“搬去小院!”

  天下斗武场内,城卫军统帅的选拔已正式开始。祁连城、司徒南、子烨、鬼大人等一干化神修士此时也都出现,他们都可作为本次比试的评委。

  那些原本雄心勃勃的人,此刻却没有一人上台。因为比斗台上,白灵笑盈盈地站在中央。这里的人十之八九都败在过白灵手上,现在再上去也只是自取其辱而已。

  出现此种情况,也是大大的出乎意料。白灵双手叉腰,笑着道:“既然没有人敢上台,这选拔是不是可以宣布结束了!”

  祁连城见状自觉面上无光,天之下城无数的青年才俊竟然被一个不明来历的小姑娘吓到了。但比试规矩已定,再者白灵的实力确实很强,就算有人上台应战也只有落败一途。

  他微微叹息道:“若再无人迎战,白灵姑娘便成为本次比试的胜方,稍后与易轩争夺统帅之职!”

  白灵笑着说道:“城主大人,不用这么麻烦。本姑娘是不会和我相公交手的,本姑娘已经说过啦,做个统帅妇人便好,这统帅嘛,自然由我相公来做!”

  易轩站在场外,只是尴尬一笑,此时此刻他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祁连城也是无语,不理会白灵,向人群扫视一周,道:“可有哪位青年才俊欲上台应战?”

  白灵见祁连城不理她,也不在意,笑盈盈的转过身看向易轩。易轩脸上一红,却把视线移往别处。

  被祁连城一问,台下众人都是低头沉默,眼观鼻鼻观心,各自不动!

  祁连城见状,叹道:“既如此,易轩请上台来吧!”

  易轩闻言,身形一纵站在了祁连城右侧,却是将白灵挡在另一侧。白灵则是笑着走了过来,又欲上前环抱易轩胳膊。

  祁连城伸出左手,做了个请的手势,正色道:“白灵姑娘,请站在这里。”

  白灵娇哼一声,便依了祁连城之言走到祁连城左手边站定。

  二人站定,祁连城开口道:“原本今日选拔比试是要选出三人来作为易轩的对手,但眼下既然无人愿与白灵姑娘过招,获胜者便只有白灵姑娘一人。按照本次比试的规定,选拔比试的获胜者与易轩交手,胜方即为我天之下城下一位城卫军统帅。”

  祁连城顿了顿,结果显然已经很清楚了,白灵马上就会开口认输,然后由易轩接任统帅之位。这和祁连城计划的结果是一样的,可是白灵这个半路杀出的程咬金却让他有些啼笑皆非。

  祁连城转头,看看左右两边的年轻人,当他看向白灵的时候,白灵吐了吐舌头向他做了个鬼脸。

  祁连城再次叹息,道:“白灵姑娘,你仍然要认输吗?”

  白灵笑嘻嘻的点头道:“认输,认输,本姑娘喜欢做统帅夫人!”

  祁连城道:“好,既如此,易轩就是我天之下城城卫军统帅,即刻上任。”说着从身上取出一块乌黑的金属令牌递到易轩手中。

  “这是城主府的特制令牌,你滴血认主之后,令牌上便会有你的身份信息,有此令牌之人相互之间可传递信息。你可将之看作是身份证明!”

  易轩伸手接过,这金属令牌入手冰凉,也看不出是何材质所做,他依言滴入鲜血将之收了起来,向祁连城拱手道:“多谢城主大人!”

  这时,司徒南、子烨、钟离等人也纷纷上台向祁连城道贺。易轩接任城卫军统帅,明显就是城主府的人了。他们几人也都曾向易轩递出过橄榄枝,不过最后都被易轩拒绝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襄阳赵云说:

感谢鸟人二代为大家解封!今日两更解封,会有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