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轩闻言,心神一震,他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后退了一步。如果说这个世上还有谁能够影响到易轩的心境,那也只有玉麟儿了。

  “你……你……你真的是……麟儿?”易轩的心乱了,声音也乱了。

  白灵笑了,比盛开的鲜花还要绚烂:“易公子,整个天之下城的人都知道我的名字。但是被这么亲切的称呼,还是第一次呢!”

  易轩晃了晃神,被白灵的话拉回了现实:“你不是麟儿!不,你到底是谁?”

  白灵嫣然一笑,如颠倒众生般魅惑:“我是灵儿呀,白灵,易公子难道不知道我的名字?”

  易轩的身体在颤抖,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这次他终是听出了“麟儿”和“灵儿”的区别,他看着白灵痴痴说道:“你不是她……你不是她……”

  这时比武擂台附近的人见易轩如此模样,各个都面面相觑,但想想便也就释然了。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易轩正值年轻,为情所困也是在情理之中。易轩的表情看上去十分痛苦,想来他心中的那人对他必是极其的重要。

  女人不都希望能有个人对自己一片痴心吗,不少女修士看着易轩,心中有某个地方在被触动着,甚至有人会想易轩心中的那个女子要是她该多好。

  台下的人都被易轩的痴情感动了,可是台上的白灵却是连表情也没有变,他笑颜如花,脆声道:“灵儿就是灵儿,易公子口中的‘她’又是谁呢,却让灵儿好生嫉妒呢!”

  这时易轩的心里也渐渐平静了下来,知道眼前的绝色女子并不是自己日思夜想的麟儿,再多想也是无用。他闭上眼睛,尽量不让自己再去想念,可是回忆却偏偏一股脑的冒了出来,越陷越深。不知不觉间,眼泪竟是从脸颊滴落了下来。

  白灵脸色未动,眼神却是微变,似乎没有想到易轩竟会如此的痴情,缓缓说道:“白灵远道来此,本只为求见易公子。今日得见,实乃白灵三生之幸。公子对佳人痴心一片,足见公子并非是薄情之人。易公子天资绝佳,又如此至情至性,这场比试白灵自愿认输!”

  此言一出,台下顿时哗声一片!

  这里的人大都是为了来看易轩出面击败白灵的,此时白灵已然认输,按理说他们都已达到了目的,但不知为何却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白灵的话掷地有声,用上了体内元力,几里之外都能听得一清二楚,易轩自然也不会意外。

  他正独自回忆着玉麟儿黯然神伤,不由得错愕抬头惊讶地看着白灵,实在猜不透这个女子到底在想些什么。但易轩心想既然能够不费手脚的就赢了这场比试,而且白灵已知他心有所属,想必也不会逼着和他成亲了。

  这样想着,心中总算好过了些。却听白灵又道:“既然易公子赢了白灵,白灵自会愿赌服输,从今以后白灵就是公子的人了!”

  这话由女子说来必定是羞羞答答,但只见白灵掩面轻笑,目光直直的望着易轩,还不时向易轩抛两个媚眼,哪里有半点羞怯之意。

  只见白灵脚步轻移,施施然走到易轩身侧,挽住易轩的手臂娇声道:“奴家今日做了相公的娘子,自然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相公可不要欺负奴家!”

  白灵天姿国色,比之天上仙女也不遑多让,此时又故意软绵绵的撒着娇,只听着这几句话骨头都要软了。

  而易轩却没想到白灵竟会来这么一出,未有任何防备,被白灵简简单单的环住胳膊,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

  “姑娘,你……你……你先放开我!”易轩和玉麟儿在一起时可也只是拉过手而已呀,哪里见过这种阵仗。那白灵环住易轩的胳膊,也不知有心还是无意,胸前的那抹酥软时不时的和易轩的手臂来一次零距离接触!

  见到易轩尴尬害羞的样子,白灵笑的更加欢乐了,嗲声道:“讨厌,奴家都是相公的人了,还叫人家姑娘。”

  比武台下,怜儿远远的看着易轩和白灵,眼中似要喷出火来。平时文静、庄重的她嘴中不停的重复着两个字:“妖女、妖女……”

  .☆酷…e匠GS网◎(永"r久Ki免费看*g小%说v

  胳膊上传来的酥软让易轩有些心神摇曳,让无数男人都嫉妒的他此时却是不知所措了,他想转过头去看白灵,可是看到的却是那一对雪白的巫峰。他的脸瞬间就红了,连忙将头转回,闭上眼睛。

  白灵却是低声笑道:“相公,这本来就是要给你看的。干嘛闭着眼睛把头转过去!”

  易轩如坐针毡,身上的衣服早已被汗水浸透,说话也变得结巴了起来:“白……白……白姑娘,你……你先……松开手!”

  白灵见易轩如此模样,正自开心,哪里肯放开,她吐气如兰,附在易轩耳旁只道:“相公,相公,快带奴家入了洞房吧!”

  此刻易轩虽有万般本事,却是一点也使不上来。台下的观众们心中也是各有所想,女人们想法各自不同,但男人们却无一不希望白灵抱着的男人是自己,要入洞房的人也是自己。

  这些来观看比武的人谁也不会想到,好好的一场比武竟会发展成这个样子。

  怜儿气的直跺脚,却也无可奈何,此刻她真想冲上台去把那个不知廉耻的妖女从易轩的身旁拉走,可惜观众实在太多,她怎么也挤不过去。

  半空中,祁连城和天之下城的其他一众大人物躲在云中看着脚下的情形也不禁面面相觑。他们原本也是要观看易轩战斗的,却不成想……

  这种情况,又谁能想得到呢!

  子烨最先开口说话了,只见他摇头叹息道:“可惜可惜,我若是年轻一百岁,说不得也要上这招亲擂台去比试比试了!”

  司徒南却是笑道:“若真如你所说才好,我辈修士又岂会在意年龄的差距。你如今也不过一百多岁还年轻着呢。”

  子烨的妻子无双早年被人所杀,他一直无法从这个阴影中走出来。天之下城的大人物们都知道子烨是个情种,刚才的话并没有人当真。

  鬼大人一身黑衣,饶是在白天,身影看上去也非常的模糊,如虚影一般,只听他阴森森笑道:“这小子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祁连城也是一脸的笑意,道:“易小兄弟眼下怕是无福消受这等艳福,还是去救他一救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