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零六章 灵儿?麟儿?
本章由 鸟人二代 在 2016-06-04 08:00:34 为所有读者荣誉解封 鸟人二代解封者
  酷匠√网永B久1免/u费●*看小2说

  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怜儿和铁山也在随着人潮涌动。按理说来参加这种盛事的都应是修仙之人,像怜儿和铁山都是没有仙根的普通人,不应出现在此。

  铁山本也是不愿意来的,用他的话来说“反正我又打不过那个女人,去了又能做什么!”

  但他终还是拗不过怜儿。铁山记得,怜儿在刚得到消息的时候是这样说的:我倒要见识见识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到底想怎么样!

  其实在天玄大陆比武招亲虽说并不多见,但也并不是不能被大众接受的事。特别是修仙之人以实力为尊,男尊女卑的思想并没有那么严重。铁山当时还曾疑惑的挠着头询问怜儿为何说那个叫白灵的女子不知廉耻,在受到怜儿的白眼之后他只好作罢。

  今天是天之下城城卫军统帅开始选拔的日子,这一天易轩必然会现身。怜儿安排好了其他的人去施粥,便带着铁山来到了这里。

  宽敞的街道早已挤满了人群,大部分都是修仙者,怜儿和铁山只能在远远的外围眺望着,他们根本就挤不进去。

  招亲的擂台不大,隔着人群什么都看不到,怜儿和铁山只能靠声音才能判断那里的情况。

  忽然,人群中爆发出巨大的欢呼声,人们纷纷抬头张望着,怜儿也抬起头只见那个熟悉的身影从远处慢慢的飘了过来。这时,她的心也扑通扑通地跳了起来,即使天空的那个身影并没有看着她,甚至都没有注意到她。

  女人,是一种难以捉摸的生物,一百个女人就会有一百个不同的思维。人们常说当你了解了一个男人,你就了解了全天下的男人;而当你了解了一个女人,你也就只了解那一个女人。

  这话虽然有些夸张,但女人的心思确实是非常难猜到的。怜儿明明就很想每天都见到易轩,每天都陪在他身旁,但却偏偏选择了避而不见,却只在这种场合下远远的望上几眼。

  她心里明白自己和易轩多半是走不到一起去的,但就是不希望看到别的女人接近易轩,特别是比她漂亮的女人,而且还是所有人都觉得漂亮的女人。

  怜儿仰头望着那个让她日夜思念的男子,他众心捧月般的从天而降,女人没有不喜欢英雄的。

  “喔!喔~”欢呼声响天彻底,易轩在天之下城的名气已经不低于城主祁连了,这还是无常谷一战后,他第一次公开露面,这里的大部分人都只听过易轩的名头,却没有见过他本人。

  不光是女人喜欢英雄,男人也喜欢英雄,特别是这个英雄在代表他们而战的时候。这一战,关乎天之下城年轻一辈的荣誉,他们已经把希望都寄托在易轩身上了。

  易轩的话并不多,此时白灵还没有出现,他降落在擂台之上,看着下面熙熙攘攘的人群什么也没有说,静静的等待着白灵的出现。

  易轩刚站定,人群中便传来骚动,不一会儿一个全身雪白的绝世女子,施施然走了过来。

  她的脸很美,用任何词都无法形容的美。天上的星星也会因为这份美而显得暗淡无光。她明眸闪动,所到之处都会自动让出一条路来。

  “哇!好美!”

  “好漂亮!”

  人群中不断的传来人们的惊叹声,她的美不仅仅能够吸引男人,就连女人也会为之惊艳。

  白灵刚好从铁山和怜儿的面前经过,铁山也痴痴的望着白灵,眼睛都直了,不停的往下流着口水。

  怜儿的心揪得更紧了,白灵一出现她就注意到了。女人对比自己漂亮的女人有着天然的敌意,她努力的想从白灵身上找到一点瑕疵,但是,她失望了。

  她眼前的这个女人竟是完美的没有一丝缺憾,美艳不可方物。“这样的女人哪个男人会不喜欢呢?易公子他会娶了她吗?”见到了白灵,怜儿自己都没有信心了。

  易轩这时也注意到了这里,他的心也在不受控制的剧烈跳动着。那一袭白衣是如此的熟悉,易轩仿佛看到了玉麟儿的身影。

  他闭上眼,狠狠的甩了甩头,努力的回忆着玉麟儿的模样。白灵走的很近了,她的目光和易轩交汇在了一处,脸上透着一股莫名的笑意。

  易轩怔了怔,他竟是不敢确定眼前的白灵是不是玉麟儿。她的身高,体形,甚至走路的姿势都和玉麟儿几乎一样。玉麟儿的脸至始至终他都没有见过,他曾在梦中无数次的幻想着那白纱下面的脸会是什么样子,此时,他的心在颤抖,会是这张脸吗,会吗?

  “易轩公子,白灵这厢有礼了!”白灵微微欠身,笑着向易轩施礼!

  易轩愣住了,这声音也和玉麟儿几乎一样。

  他痴痴说道:“你……你是麟儿?”

  白灵掩面轻笑:“易轩公子在大庭广众之下如此亲切的称呼灵儿,灵儿心中真开心!”

  “麟儿”和“灵儿”的发音十分相近,也不知道白灵是有心还是无意,这话一出,易轩顿时呆住了,像是被施了定身法一样。

  最接近擂台的那些修士们此时也有些傻眼了,这是什么情况?难道不用比武了吗?

  这一刻,易轩的眼中再也没有了别的人,嘈杂的世界里只剩下他和眼前的这个“灵儿”了!

  “麟儿,真的是你吗?”易轩的眼眶红了,泪水顺着脸颊就流了下来。他无时无刻不在想念着眼前的这个女人,可是他的心中也是很矛盾的。

  玉麟儿一声不吭的带走了镇天妖剑,这是他心中的一道坎儿,他想着她,但是也想问她,为什么,为什么要在他昏迷的时候带走镇天妖剑。

  在易轩的心中,什么宝物、功法都没有人重要。就算玉麟儿问他要镇天妖剑,他也一定会给的,可是他接受不了玉麟儿在他昏迷的时候拿走镇天妖剑。这算什么,是偷吗?或是,她接近他就是为了谋夺镇天妖剑呢?

  白灵却在笑,笑的有些不同寻常:“我当然是灵儿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襄阳赵云 说:

  嘿嘿,到底是不是呢!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