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玄大陆,地大物博,无边无际,传闻在上古时期曾是一块完整的陆地,后来经历数次大战,山川崩裂、河水倒流,最终才被分为现在的十三个大州!在十三个大州之外,更是有浩瀚无垠的无尽水域。灵州,也只不过是这茫茫天地间的其中一隅罢了,更不用说天之下城了。

  这十三个大州,每一州都有一奇险之地,被天玄大陆的修士称之为天玄十三险。凡是进入这十三个险地之人皆是九死一生,任你修为再高,若无特殊手段也休想活着出来。

  除了这天下闻名的天玄十三险外,其他险山恶水,环境险恶之地更是数不胜数。在天之下城北方两千里外便有着这么一处绝地——断空崖。

  之所以称之为断空,是因为这悬崖十分的奇特,人在半空中没有外力的情况下既不会下坠也不会上升,而是一直悬在半空。但是处在断空崖半空,则会受到四面八方传来的挤压。

  断空崖很深,深不见底,至今还从未有人下到过底部,每往下一点,空间产生的挤压感就会越强。也就是说,越是往下走,肉身所需要的承受力就要越强,否则就有可能被压成肉饼。

  易轩要炼体,这里正是一处绝佳的场所,这也是他向祁连城打听过后,挑选的其中一处。

  距离选拔统帅之战还有一个月的时间,这段时间易轩不可能闲着。当各地的元婴修士都在往天之下城汇聚的时候,易轩却是往断空崖出发了。

  两千多里,即使易轩全速飞行也需要半天的时间才能到达,这是他自打到了天之下城以后除了无常谷外走的最远的一次了。

  城外明显没有城内的繁华盛景,有的时候很远才会看到一个小小的村庄或是城镇。更多的情况是绵延百里的荒无人烟,野兽横行。不过,沿途的倒是风景秀丽,山川大好。

  易轩在午夜之时出发,到达断空崖的时候已经到了次日的正午。断空崖的情况,他已经在祁连城那里了解的很清楚了。随便吃了些野果果脯,易轩便开始借助断空崖的压力炼体了。

  沿着崖壁一点一点的下降,直到下降到一百米的时候易轩才感觉到压力。他继续向下,又继续了约二十米左右终于感觉到一些难受了,呼吸也变的有些急促了起来。

  易轩心中暗道:“先不用元力抵挡,看看我的肉身能坚持到什么程度。”

  受到这种压力是一件十分痛苦的事情,易轩额头上满是汗水,就感觉陷入了泥沼中一样,他整个人连平衡似乎都很难掌控了。幸好在断空崖中不必担心摔跤,他索性放开身心,任由自己在空中漂浮着,闭上眼睛开始借着这奇异的压力锻炼自身。

  他的身体被空间压迫,就连内脏也受到不同程度的挤压。若不是他已渡过风劫,身体内脏异于常人,早就无法坚持了。

  02酷27匠“网Vg首。‘发/Y

  但是,易轩心中却是非常的开心,因为在这种压力下,身体内脏也能得到锻炼,对他以后渡火劫也十分有帮助。

  就这样,每当易轩适应了某一高度的压力之下,他便会一点一点的继续往下,通过加大压力来让自己的身体得到适当的锻炼。

  这种修炼不是为了练就铜皮铁骨,而是让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得到加强。每一次他继续往下的时候都异常的难受,但是易轩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身体强度显著的提升。

  他全身心投入修炼之中,外界的一切都已经忘却了。时间过的很快,易轩不知不觉间,一个月的时间已经过去了。若不是镇魂石将其唤醒,他可能还沉浸在修炼之中。

  易轩睁开眼,看着自己在崖壁上刻下的记号,感叹道:“果然越往下就越难,前三天每天都能下降一米,可是现在一个月过去了,我一共才下降了十米而已。”

  他低下头看向崖底,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真切。

  “明天就是比武选拔城卫军统帅的日子,先回天之下城吧!”

  易轩运起元力,稍一用力身体便腾上了断空崖。脱离了崖底的压力,易轩顿时感觉全身无比的轻松,就如同一个常年在泥潭中行走的人突然跳了出来。那种感觉非常的舒爽,易轩甚至忍不住想要狂奔。

  易轩心中一喜,这种感觉他很熟悉,就如同当年负重进行的极限炼体是一个道理,负重一旦脱掉,在正常环境下速度就会直线飙升。

  “对!就是这种感觉!”易轩迈开步伐,猛的冲了出去,他故意将全身的元力都收敛了起来,为的就是验证一下这一个月来的修炼成果。

  这一试,连他自己都吓了一条,原本他认为自己身体的潜力应该开发的够多了。可是在断空崖中修炼一个月,速度竟然又提升了一大截。

  “好……好快!”易轩膛目结舌,速度至少比以前提升了一半。他又回头看了看深不见底的断空崖,心中感叹,这神奇的地方太适合他用来炼体了。

  唯一可惜的是他的境界一直没有提升,还是处于元婴初期,丝毫晋升的迹象都没有。

  易轩回到天之下城的时候已经到了凌晨十分,他本想回小院休息一会儿,却听到脑海中传来祁连城的传音。

  “易轩,到城主府来见我!”

  易轩虽然感觉有些奇怪,但还是没有多想什么就转往城主府去了。这一次,祁连城并没有在大殿中,而是在书房。

  祁连城的书房并不大,但布置的很有格调,墙面上挂了两幅山水图,看起来很有意境,但是易轩并不懂画,他看了两眼,眼光便移到了别处。除了山水画,墙上挂着的还有两幅字,易轩对书法略有了解,他忍不住在那两幅字上多看了几眼。

  祁连城背对着门,正俯身在桌上挥动着毛笔,不知是写字还是作画。

  易轩见状,也没有急着说话,静静的站在祁连城身后。

  过了良久,祁连城终于完成了手中的作品。他转过身看着易轩道:“来,易轩。看看我这个‘剑’字写的怎么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襄阳赵云说:

  最看很多人问我麟儿什么时候出来,看来喜欢麟儿的人很多啊。哈哈,别着急,麟儿的剧情早已经设置好了,很快,很快就会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