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祁连城突的笑了起来:“我们终究也只是凡人,做不到铁石心肠啊!”

  易轩想说点什么,可是却发现此情此景说什么都不太合适,他只好闭口不言,报祁连城于微笑。

  祁连城继续说道:“那虎啸山中的秘密应该是死神卫吧?”

  “祁城主竟然知道?”易轩颇为诧异,没想到祁连城会知道真相。

  祁连城道:“死神卫的炼制之法是齐云在一次探险中得到的,那时我还不是天之下城的城主。那炼制之法我也看过,太过歹毒,而且非常不易炼成。我劝过他很多次不要去炼制死神卫,哎!”

  听了祁连城的话,易轩心情有些复杂,祁连城既然知晓齐云炼制死神卫为何不阻止他呢?那么多无辜的性命啊,就变成了那血池的养料。

  祁连城见了易轩的神情,便已猜到了他的心思:“你是不是在怪我?”

  易轩本想客气的说一句岂敢,但是话到嘴边又憋了回去,他确实责怪祁连城了。祁连城若是阻止,定是可以救下那些无辜性命的啊!

  祁连城无奈的摇着头:“再想想刚才的问题吧!”

  “不!”这次易轩坚定的摇头:“这不一样,就算齐云是我的好朋友,他滥杀无辜,我同样也会阻止他,绝不会坐视不理!”

  “嗯!”祁连城轻轻点头道:“你的想法很好,但是当你阻止了他一次,两次,三次,十次的时候,接下来又该如何呢?”

  y%更7U新最快~上酷匠-网9I

  “况且,那些无辜真的都是无辜吗?”祁连城语气提高了几分,齐云终究还是没有听从他的劝告,一意孤行了!他的心情又有谁能够理解呢!

  “你真以为卫城是齐云的人吗?”祁连城看着易轩,眼中有一股浓浓的伤感:“卫城是我故意安排到齐云身边去的,他也果然没有让我失望,顺利的取得了齐云的信任,在卫城的示意下,马匪们所杀之人也都并非善类。”

  “祁城主……”易轩何曾会想到这些,他一时有些目瞪口呆:“那--为何?”

  “你是想问我为何我没有阻拦你杀卫城是么?”

  易轩点点头,若真是如此,他岂不是错杀了好人!

  祁连城笑了,笑得有些无奈,有些沧桑,也有些心酸。不论是齐云还是卫城曾经都是他的心腹,是他最亲近最信任的人,可是现在……

  “每个人都有秘密,自以为只有自己才知道的秘密。”祁连城的话语中难掩落寞:“作恶之人,总以为自己做的天衣无缝,不会被别人知晓。”

  易轩沉默了。

  人之初,性本善。

  祁连城虽未说明,但意思也很明显,卫城终究还是背着他做了些什么。或许,卫城的心是善的,只是没能经得住诱惑吧!

  “祁城主,易轩错怪你了,我--想的太简单了!”易轩点头向祁连城施了一礼表达歉意。

  “不用多礼!”祁连城抬手扶住易轩:“你天资非凡,只是缺少经历罢了。我和你说这些,也不过是给我自己找借口罢了!你回去吧,齐云的事情我自会处理!”

  “好的!”易轩点头,此刻的他竟是有些想念怜儿和铁山了:“两个多月没见了,也不知道这姐弟俩怎么样了!”

  想到怜儿和铁山,易轩心中暖暖的,这些天他都是忙着应酬各宗访客,今晚更是连番大战,差点死于非命。

  “怜儿和铁山怎么样了?”易轩问道。

  祁连城道:“他们都很好,去看看吧,怜儿想你想的都茶饭不思了!”

  易轩闻言,尴尬的挠了挠头,沉重的气氛终于被稍微调解了些。

  “对了!别忘了你的承诺!”

  易轩愣了愣,旋即明白了过来。卫城死了,必须有人继任城卫军统帅的位置。

  他没有立即回答,转身进了城门。进城之后,易轩没有回他的小院而是直接便赶往城主府了。这时天色还是一片漆黑,也不知是什么时辰。

  他坐在房顶上,面朝东方。微风轻抚着他的脸颊,渐渐的,东方天空开始透出亮光,逐渐变的火红。

  人在面对美景的时候最容易触景生情,特别是日出日落。日出象征着生机,生气勃勃,让人无限向往。但是易轩此时心中却陷入了回忆,他想起当初和玉麟儿看日落的情景。

  怀念那让人心旷神怡的阳光的味道,他看过很多次落日,但不知为何,没有一次落日比得上那一次。是落日美吗?或许是人更美吧?

  太阳一旦露出光晕,上升的就很快了。不一会儿,旭日露出小小的一角,辉映着朝霞,天宇变成了一个色彩缤纷的瑰丽世界,花絮似的云霞闪烁着金红的光彩。

  易轩有些沉醉,他似乎把朝霞和晚霞混在了一起,天边火红的云彩晨晨交错,汇聚成了一个一袭白裙的绝色佳丽。

  “麟儿……”那女子素手轻盈,脸上挂着洁白的面纱。易轩伸出手一把握住了她的手。

  那女子被易轩握住,身体轻微的颤抖了一下。

  “公子……更深露重,小心着凉!”

  一道轻柔的声音将易轩拉回了现实,他的身上不知何时被披上了一个薄毯,怜儿站在他身边,小手正被他紧紧的抓着。

  怜儿脸上有一丝红晕,眼中却挂着泪珠。她喜欢的男子在她的面前想着别的女人,怎能不心伤。

  易轩连忙松开手:“怜儿,你怎么在这里?”

  怜儿低着头说道:“听守卫们说有个年轻的公子坐在府中的房顶上,怜儿心里可高兴了,怜儿知道一定是公子你来了。怜儿过来一看,果然是公子。但是公子一个人坐在房顶,怜儿怕公子着凉,就找了梯子爬了上来。”

  易轩心中一暖,怜儿这丫头和他岁数相仿,却格外会关心人。

  “更深露重,你怕我着凉,就不怕你自己着凉吗?”易轩指着怜儿单薄的衣衫故意责怪道。

  “呀!”怜儿看了自己一眼,羞的大叫了一声:“我知道是公子来了,慌的把外衣披上就过来了!”

  “快去多穿点衣服!我这次来,就是为了看看你和铁山!”易轩温柔说道。

  “嗯!”怜儿甜蜜的点点头,心里如吃了蜜一般,刚才的伤心早忘却了。她小心翼翼的挪动着脚步,一点一点的朝着竹梯移动。

  “怜儿,你怕高吗?”见此情景,易轩的心底被触动了。

  怜儿似乎很害怕,说话的声音有些发抖:“怜儿不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襄阳赵云说:

  明天开新卷《阑珊秘藏》,厚颜求下打赏!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