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思维混乱的时候,动作往往也会随之变乱,但是身体爆发出来的力量却可能成倍增加。

  齐云现在正是如此,他在人才辈出的灵州城长大,因为资质太差从小被人瞧不起。不知吃了多少苦,比常人多付出多少的汗水,他才能有如今的成就。但齐云知道,修炼是需要天赋的,他的实力到达如今的地步已经是极限了,很难会再有寸进。

  也正因如此,受尽了冷嘲热讽的他,不知何时开始,心灵已变得扭曲,仿佛全世界都是他的敌人。

  幸好他老年得子,大儿子齐羽更是被称为天之下城最杰出的五大青年天才之一。

  他尽心尽力的培育齐羽,就是希望齐羽有朝一日能够踏上巅峰,去走自己当年没有走完的路。所以,在他的影响下,天资不凡的齐羽性格孤傲,目空一切,看不起任何人。

  齐羽仿佛就是齐云心灵的一个寄托,齐云看着齐羽就仿佛看见当年弱小的自己终于扬眉吐气了。

  齐羽在齐云的心目中甚至比他自己的性命还要重要。

  当他看见齐羽的佩剑出现在易轩手中时,心中蹦出的第一个想法就是自己最宠爱最寄予厚望的儿子被易轩杀死了,他一生的梦破碎了。

  即使贵为化神期的大修士,心性非凡,此时齐云也不免乱了方寸。他的脑中一片空白,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杀死易轩为他的儿子报仇。

  什么招式,剑法此刻他全都忘记了。他只管不停的挥剑、挥剑!

  一道又一道白色的剑气飞出,易轩根本不敢硬挡了!诺大的山腹被这无数的剑气毁的面目全非。

  此刻,山,在动荡;地,在摇晃。

  虎啸山山腹之内,烟尘四起。凭肉眼已经无法再看到彼此了,暴虐的剑气在山腹之中来回乱窜。

  齐云发泄了一番,终是平静了下来,他看着眼前的一片狼藉高声道:“臭小子,快说,羽儿的剑怎么会在你的手中?羽儿…羽儿他…是不是已经……”

  易轩叹了口气,齐家作恶多端,没想到齐云对齐羽的感情竟然如此之深。他见齐云如此,一时心有些软了,便说道:“齐羽还没死,但是能不能救回来就看你自己了!”

  齐羽到底死没死易轩也说不清,他只是觉得齐家既然有办法炼制死神卫,想必也有办法让齐羽逆转吧!

  齐云闻言,神色明显一喜,也不管易轩说的是真是假,不再理会易轩,径直跑向那密室去了。

  易轩看着齐云的背景,竟是有些落寞。

  他愣了愣神,平复了一下心情便冲出山腹,迅速赶回天之下城。现在不是多愁善感的时候,死神卫的事情必须要通知祁连城,那池底肉身所炼制的死神卫易轩也摸不清到底有多强。

  那卫城和齐羽所用之剑都是中品宝器,单凭他手持中品宝器长剑也无法伤其分毫,仅是这肉身的强横都比许多化神修士实力要强了!更不用说它还经过了恶毒的血炼,更是会受齐云的控制。

  若是齐云发狠,任凭那死神卫在天之下城屠戮,不知会造成多大的伤亡。

  _看r$正版◇:章节}Z上》T酷匠网

  齐云心中焦急,急冲冲的进了密室,连石门都没来得及闭合。易轩刚出了山腹,便听到地底传来撕心裂肺的叫喊声!

  回到天之下城,易轩意外的发现祁连城在城门口等着。

  他身形降落下来,站在祁连城身前,略微施了一礼,斟酌道:“卫城被我杀了。”

  祁连城点了点头,目光望向虎啸山的方向,一句话也没有说,看上去有些萧索。

  易轩看着祁连城,停顿了片刻,又道:“齐羽可能也死了!”

  “哎!”祁连城叹了口气,仍旧没有多说什么。

  易轩又接着说道:“齐云也去了虎啸山!”

  这一次,祁连城终于动了动身体,他将目光拉回,看着易轩:“易轩,你说什么是善,什么又是恶呢?”

  易轩闻言一愣,他不明白祁连城为何会突然问他这个问题。但他还是答道:“有善心,宽厚待人既是善,烧杀抢掠既是恶。”

  祁连城无奈的摇着头笑了笑:“你说的这些虽然不错,但都浮于表面!我问你,倘若你必须杀掉一个人才能救活另一个人的性命,你会怎么选择呢?”

  易轩皱着眉头:“哪会有这种事情发生,就算真的有,我也一定会找出另一种救人的方法。”

  祁连城叹着气摇头:“我像你这般年少之时,也曾爱憎分明。觉得善就是善,恶就是恶!但,经过这么些年,越是经历得多越是认不清这个世界!你终会发现这个世界没有绝对的善恶,没有绝对的对错。”

  易轩若有所思的点头。他的内心世界其实一直都很矛盾,他的心很软,不忍杀生。但是细数一下,死在他剑下的生命早已不知道有多少了。有的时候你不杀人,人就会杀你,必须心狠。

  他曾一直认为自己爱憎分明,善既是善、恶即是恶。但刚才见到齐云听闻齐羽的死讯后焦急的神情。他的心也被触动了,那一刻,他甚至觉得齐云纵有千般不对,但身为一个父亲,他是值得被尊敬,是值得被原谅的。

  易轩的内心世界就是一个矛盾的混合体,善恶对错,似乎真像祁连城所说,没有绝对的。

  易轩仔细品读着祁连城说的每一句话,他知道祁连城说这些不会是无的放矢,必然是有目的的。

  果听祁连城又问道:“易轩,假如你的好朋友有一天变成了十恶不赦的大恶人,你会怎么做?”

  “当然是……”易轩不假思索的开口,但说到一半,却又沉默了。他明白了,祁连城所指一定是齐云了。

  而且,易轩之所以没有继续说下去,也不全是因为祁连城和齐云的关系。他想到了远在明城的楚玉、不知所踪的玉麟儿、曲长老、梦天吉还有易老。

  倘若这几个人,不管是谁,变成了十恶不赦的大恶人。自己还会毫不犹豫的去诛杀恶人么?

  答案很明显,不会。易轩明白,就算与全世界的人为敌,他也要保护他们。管他们是善是恶,自己最亲的人不论如何,也不允许受到伤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襄阳赵云说:

  这两章主要描述易轩的心境变化过程,作为第三卷结束的过度,明日开启第四卷,《阑珊秘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