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云闻言,脸色变了又变。他有两个儿子,一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齐为,一个万中无一的青年天才齐羽。他知道子烨之所以说他有个宝贝儿子指的一定就是齐羽。

  “子烨,你想怎么样?”齐云怒道。

  “怎样?”子烨脸上带着笑容答道:“当然是有仇报仇,有怨报怨了!”

  “你……”齐云气节,但却又无话反驳。

  这时祁连城道:“子烨长老,我等既已贵为化神期的大人物,又何须自降身份与那些后生晚辈计较呢!”

  子烨闻言皱了一下眉头。他向来有仇必报,祁连城是知道的。要让他放下仇怨不报,显然是不可能的!

  却听祁连城继续说道:“但子烨长老的仇却又不能不报!”

  鬼大人阴笑道:“祁连城,你又何须卖关子呢,谁看不出来你想要包庇齐云!依本堂主看来,这杀徒之仇可是不共戴天,不得不报啊!”

  钟离也呵呵笑道:“祁城主可不能因为齐统领是城主府的人便偏帮于他呀!”

  “城主大人!”齐云站在祁连城身侧想要说些什么,却被祁连城抬手拦住。祁连城面色不变,微笑道:“鬼大人,钟离宗主,司徒宗主大可放心,我几时说过不让子烨长老报仇了?”

  司徒南也开口道:“那--不知祁城主的意思是?”

  祁连城道:“据我所知,子烨长老的弟子乃是死于马匪胡三之手,当时齐统领并不知情。而那胡三今已伏法,倘若子烨长老仍想追根究底,大可直接向齐统领寻仇!至于后辈们的事,就让后辈们自己处理便可,子烨长老认为如何?”

  子烨暗忖:“如今天之下城的化神修士齐聚于此,我总不能驳了祁城主的面子。现在我虽然不是齐云的对手,但过不了多久我便能超越他,到时再对付他也不迟。况且易公子出手,齐羽那小子也讨不了好,不如现在就卖祁城主一个人情!”

  “既然祁城主开口,子烨岂有不从的道理?”子烨说道齐云闻言松了口气,他还真有些担心子烨对他的宝贝儿子齐羽出手。他却不知,齐羽如今已经死于非命,化为新的死神卫了!他滥杀无辜用残忍的方法炼制死神卫,他最得意的儿子却阴差阳错的化为了死神卫。正是一报还一报!

  祁连长笑道:“既然误会已经解开,今日之事便到此为止!”

  随即鬼大人化作黑影阴笑着消失不见。钟离和穆风,司徒南带着子烨不一会儿也各自离去。只剩祁连城和齐云二人仍在原地不动。

  祁连城背对着齐云,沉默了一会儿叹道:“齐老,论辈分你本是连城的前辈。当年你从灵州随我来此,这么些年来,我一直将你当做是我的心腹。很多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过去了。你--不要自误!”

  “是!”齐云心中一惊,抬头看了祁连城一眼答道。

  祁连城往前虚踏一步又止住道:“提醒你一句,不要妄图对付易轩!”

  说一说完,也不等齐云回答,祁连城便消失在了原地。

  齐云攥紧拳头,心道:“让你们再嚣张一阵子,等死神卫一成,叫你们全都跪在我面前!”

  ……

  却说易轩在血池中血肉被吞噬之后,雷晶自我发动重组了肉身,他身上所带的储物戒指也被那血池中恐怖的吞噬能力给分解吸收了。

  血肉被分解之时,他早已意识模糊,不问世事了。

  现在他光着身子直直的站立在地下空间之中,一手握着镇魂石,一手抓着原本生长在那尸身胸口处的奇怪植物。他睁开双眼发现自己已经身处血池之外,便向镇魂石传音问道:“小石,我怎么从血池之中出来了?”

  镇魂石回应道:“先别管那么多,快把我收进体内。”

  易轩这才意识到镇魂石在他的手上,他顺着眼光看去,只见自己的手臂变得洁白如玉,肤如凝脂,简直是吹弹可破如刚出生的婴儿的皮肤一样红润又有光泽。

  他吓了一跳,几乎不相信那是自己的胳膊。他试着动了动,那确实是自己的手臂。

  “啊!”他低下头一看,情不自禁的大叫,全身上下竟是未着一物。

  “叫什么叫,这里又没人。”听到镇魂石的传音,易轩还是忍不住下意识的四处忘了一眼,他把卫城的衣服扒下来穿在身上,又瞟见卫城手指上的储物戒指也将其取了下来滴血认主。

  他的所有家当可是都被那血池给溶解掉了。

  穿好衣服,将镇魂石收入体内,易轩便开始研究手上的那株奇异植物,他左看右看,也认不出这株植物的来历。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易轩向镇魂石传音问道。

  镇魂石道:“如果我猜的没错,这应该是血蔓花!”

  易轩疑问道:“血蔓花?怎么从来没听说过,也从未在任何典籍中看到过!”

  镇魂石道:“这是一种极其恶毒的植物,十分的稀少,我也是第一次见。”

  易轩问道:“这血蔓花有什么功用?”

  镇魂石道:“还记得天之森中的食人花吗?血蔓花和食人花有些相似,但又比食人花恶毒的多。血蔓花以血液为生,要寄居在肉体上才能存活,被血蔓花寄居的肉身,血肉会不断被蚕食,直到被完全吞噬为止。”

  易轩不解道:“怎么可能,若是这样的话,那具肉身岂不是也会被逐渐吞噬,齐云的死神卫岂不是会越来越弱吗?”

  镇魂石传音道:“不错,那齐云定然不知这血蔓花为何物,误以为它是在吞食血肉来滋补那具肉身。他命人不断往血池中注入新鲜血肉,误打误撞让血蔓花有新鲜血液作为食物,吞噬那肉身的速度却减慢了。”

  易轩嗤笑道:“这样说来,岂不是与齐云的初衷背道而驰了!”

  “那是当然,血蔓花的成熟期非常缓慢,不知要吸收多少血液才能开出花来。那肉身必然来头极大,不知被血蔓花吞食了多久依旧完好无损。真不知他生前是何等厉害的人物。”镇魂石道。

  易轩看着手中的血蔓花又问道:“它成熟之后又有什么用呢?”

  镇魂石道:“据传,血蔓花成熟之后会结出一种极其圣洁的莲花,可用来炼制身外化身,相当于是修士的第二条性命!”

  (酷;'匠@网首I发

  “什么?身外化身?”易轩惊的合不拢嘴,终于明白血蔓花的珍贵了。他两眼放光,来回翻看血蔓花:“可是怎么才能将它培育成熟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襄阳赵云说:

  多谢“鸟人二代”和“伟77c”为大家解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