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烨抬头望天,密密麻麻的飞剑将月光都遮住了。他的脸上现出一抹郑重之色。

  只见,他双手握剑,周身散发出一股冰寒之气,剑刃之上也瞬间被寒气缠绕。但子烨的剑显然与齐云的剑不同,并不会被寒气冻裂。

  他的剑在寒气之下,快速的开始结冰,寒气蔓延,冰块变得越来越大,远远的超过了剑刃的正常大小,迅速形成了一个超大型的巨型冰剑。

  那巨型冰剑长约百丈,但在子烨的手中却彷如没有重量,挥舞起来,飒飒生风。

  咻咻咻!

  密密麻麻的飞剑破空而来,遮云蔽月。

  子烨挥舞着那巨型冰剑也随之冲天而起,似要刺破长空。

  “住手!”

  “住手!”

  正在这时,两道神念和声音一起传了过来。

  但剑已发出,哪里还能停得下来。

  嘭!

  巨型冰剑和万千飞剑撞击,荒野上空如同烟花炸开一般,火光四射,绚丽无比。

  与此同时,无数的冰屑被崩开,往四周飞射。那密密麻麻的飞剑都是剑气所化,有的被化为无形,有的却偏离了方向,没有了攻击目标,胡乱攻击了起来。四野之内,遍地都是飞剑。剑锋交错之地,如同出现了一个黑洞,空间震荡不稳,仿若随时都会坍塌。

  此刻,子烨握剑的双手在颤抖,额头上也出现了细密的汗珠。这一次交锋,双方都使出了全部的力量。

  齐云的身体也在发颤,那万千飞剑都是受他的灵力控制,此时与子烨幻化的巨型冰剑相撞,他也受到了波及,体内灵力乱窜。

  轰轰!

  接连的爆炸声响起,气浪一波接着一波的向外席卷。两人都在咬牙坚持着,因为,谁先承受不住谁就会彻底的失败。

  就在这时,突然两道身影冲了过来,各自将子烨和齐云裹起又飞速倒退开去。

  “宗主!”

  “城主大人!”

  这两道人影正是万剑宗宗主司徒南和城主祁连城。

  半空中,两人交手的余波还没有消散,仍旧狂风呼啸。

  司徒南停下身形将子烨放开,淡淡的点头,看着眼前的火光道:“稍安勿躁!”

  另一边,祁连城放下齐云也是面无表情的点头道:“今日之事,到此为止!”

  齐云捂着胸口,脸色看上去有些痛苦,他听了祁连城的话并没有多说,慢慢的退到一旁。

  嗖嗖!

  这时,又有几个人影出现。

  无神宗宗主钟离,一身紫衣,面带着微笑,凌立虚空道:“子烨长老,果然不愧为一代天骄,如今还不到两百岁吧,已有了如此实力,可敬可敬!”

  w0酷)?匠☆网唯~m一,*正版,E其~√他4都e是》U盗%T版√

  齐云闻言脸上抽搐了一下,心里略微有些不爽,当着他的面夸他的对手,那不是变相让自己难堪么。

  钟离身边还站着另一位化神修士,正是长老穆风。他也是凌立虚空,一脸的笑意。

  紧接着,一个黑影无声无息的出现,他一身紧身黑衣黑裤,面部也蒙着一层黑纱。

  看到这个黑衣人现身,司徒南先开口了:“整天穿的像奔丧的一样,晚上还穿成这样,不怕被人当成鬼吗?”

  “桀桀!我鬼王堂的功法本就以阴柔著称,司徒南,你越说我像鬼,我便越是开心!”这声音极其尖锐,听起来让人很不舒服,也不知那黑衣之下是男是女。

  此人乃是鬼王堂堂主,人称鬼大人,没有人知道他的名字,也没有人知道他是男是女,因为从来没有人见过他的真身,据说反是看过他脸的人都死了。

  “本以为有好戏看呢,怎么本大人刚来就已经结束啦?”鬼大人看着祁连城身旁的齐云道:“齐统领竟然没有受伤?厉害厉害!”

  “鬼佬,你是什么意思?”齐云怒不可解,钟离出现的时候就针对他了,如今鬼大人更是直接出言嘲笑他。

  鬼大人尖着嗓子冷笑:“嘎嘎,你问本大人什么意思?在场各位,年纪最大的就是你,实力最差的也是你!怎么了?老不死的!”

  “你……”齐云憋红了脸,化神期的大人物都看重脸面,这鬼佬竟然当众羞辱他,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的实力明明在子烨之上,可这鬼大人竟然视而不见,偏要说他的实力最低!

  他羞愤难当正欲出手,却被祁连城伸手拦住:“说到年纪,在场各位又有谁知道鬼大人的年纪呢?我们大家可是连鬼大人是男是女都不知道呢!”

  鬼大人阴笑道:“祁城主想知道奴家是男是女,等会儿去奴家闺房不就知道了么!”

  钟离笑道:“哈哈,祁城主大可随他同去,说不定鬼大人就是个娇滴滴的黄花大闺女呢!”

  祁连城面色古怪道:“我可不敢冒这个险,鬼大人若是男儿身,尔等岂不是要传我有断袖之癖了?”

  “哈哈!祁城主如此幽默的一面倒是少见!”钟离大笑着。

  就连一向不苟言笑的司徒南也掩面轻笑了起来。

  祁连城转移话题道:“看样子万无情是不会出现了,除了上次无常谷一役,我天之下城已经很久没有化神期的大人物直接交锋了!齐统领,子烨长老,你二人今日为何交手?”

  齐云道:“城主大人,老夫今日外出,在此地被那子烨拦住,他说什么也不让老夫离开,还对老夫大打出手。在下不得已,只好出手自卫!”

  祁连城闻言点头,看向子烨问道:“子烨长老,齐统领所言是否属实?”

  子烨道:“属实!”

  祁连城道:“如此说来,此事便是子烨长老的不对了!”

  子烨摇头道:“齐老儿避重就轻,他的人杀死了我的徒儿,这仇当然要报!”

  子烨并没有说出齐云指使卫城扶持马匪的事情,因为大人物们心里都明白,这种事儿实在不是什么大事儿,根本不值得一提。

  此话一出,祁连城不禁皱起了眉头。子烨的性子他知道,没有人能拦得住他报仇。

  “今日一战,子烨长老认为比之齐统领,你修为如何?”祁连城问道。

  子烨想了想说道:“齐老儿比我强!”

  祁连城闻言笑道:“子烨长老向来是恩怨分明,有仇必报。但如今子烨长老自认为不是齐统领的对手。这仇岂不是报不了吗?”

  子烨道:“我虽然打不过齐老儿,但是他还有个宝贝儿子。况且,此事卫城也有份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襄阳赵云说:

  第三更到,明天又他妈要上班了。。。。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