嘭嘭!

  原本寂静无声的荒野中,不断的传出爆炸声,以两人为中心几里范围内瞬间变得面目全非。

  幸好这是无人的荒山野岭,才没有造成无辜的伤亡。

  化神修士交手的余波普通人根本承受不起。

  “子烨,你真要和老夫拼上性命不成!”齐云愤怒的大叫着,他不愿与子烨交手,即使一直被子烨言语相激。

  因为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

  “哈哈,齐统领既然不愿意与子烨痛饮三百杯,那就不妨大战三百个回合!”子烨大笑着,挽出一个六角剑花。

  齐云反手一剑,将那剑花挡开:“子烨,你不要逼我!”

  “千里冰封!”子烨一声大叫,那六角剑花一个个凝聚为实体飞出,在空中飘舞,越来越多。

  在月光的映照下,那些六角剑花显得无比的美丽,如同身处冰雪世界。无数的六角剑花晶莹透亮,变得如雪花一般,目所能及之处全变成了银白色。

  咔咔!

  雪花汇聚,传来结冰的声音,二人所处之地温度急剧下降。

  子烨将剑横起对着月亮:“寒光!”

  嗤!

  月亮照射在剑上反射出来的光线映在齐云的身上竟似利剑划过,割出了一道伤口。

  “这是什么招数?”齐云心中一惊,被月光反射出来的光线都能伤人,他还从未见过如此诡异的剑招。

  齐云吃了暗亏,他脚下一动,连忙让开身体,不让自己被那反射过来的光芒照中。

  化神修士的速度非同一般,齐云有了准备,躲开反光十分的容易。

  “雕虫小技!”齐云冷笑着。他猛一挥剑,顿时一道光刃如同瞬移一般,突然出现在了子烨身前。

  嘭!

  这一剑出现的太快,子烨本能的抬手用寒剑挡住,身体却是被这一剑的力量震的连连倒退。

  子烨心道:“这老鬼晋升化神多年,果然不可小觑!”

  “哼!”一声冷哼,子烨腾空而起,长剑衡于胸前,月光照在剑刃上,一道道剑光飞也似的澎湃而出。

  “还想用这招?”齐云嗤之以鼻,他身形倒退,躲开这些剑光,又是一道剑气飞出击向那些剑光!

  轰!

  一声爆鸣声响起,剑气泯灭,无形的气浪向四周延伸。

  “哈哈,痛快!”子烨打的兴起,又抱着酒壶咕咕喝了几大口。他抬头望月又即兴吟诗道:“明月,明月,剑鸣一声愁绝!”

  “噗!”他抱着酒壶喝了一口张嘴向身前一喷,酒水全部凝结成冰化为一根根细针悬在半空。

  “看我这招冰封!”子烨一声大喝,右手寒剑一挥,将那些细针全部打飞出去攻向齐云。

  叮叮叮!

  齐云长剑挥舞,那些细针全被他打落在地。

  “看来你说的没错,诗剑双绝中的剑绝恐怕要去掉了!这种小儿科的招式也敢拿出来与老夫交手?”齐云见轻易就将子烨的剑招破掉,忍不住出言讥讽。

  子烨却是笑道:“齐统领,先看看你的剑再说!”

  忽然,齐云感觉手中一寒,剑上的温度急剧降低,剑刃上竟然开始结冰。

  咔咔!随着温度降低,剑刃上传来冰层裂开的声音。整个剑身竟然受不了极寒温度碎裂开了。

  “你?”齐云连忙扔掉剑柄,愤怒的看着子烨。

  酷U匠00网O正●版~首`P发/9

  子烨见状调笑道:“看来,齐统领久居高位,专注声色权谋,却把自身本领忘得一干二净了。”

  齐云已经一把年纪,早已不近女色了,却被子烨如此调笑,心中自然愤怒无比。他心念一动,又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柄宝剑。

  “休要用这些小伎俩!今日就让你见识见识老夫的厉害!”他捏了一个剑诀,顿时身后出现一个巨型的剑气虚影。

  “横扫千钧!”

  那剑气虚影所过之处,空气似乎都被割裂了开来,现出一圈圈肉眼可见的波纹。这些波纹一圈圈向外扩散,所过之处,万物尽皆化为齑粉。

  “冰封!”子烨见状连忙一声大喝,迅速挥动着手中之剑,挽出一个又一个的六角剑花。无数的六角冰花飞起,整个空间开始被冻结。

  咔咔咔!

  就连细小的微尘也逃不过被冻结的命运,一瞬间,子烨和齐云的中间出现了一道冰墙。

  “凭这就想挡住吗?未免太小瞧老夫了,给我破!”

  嘭!

  巨大剑影撞在冰墙之上,顿时,漫天的冰晶碎片四射。大地都跟着开始剧烈的晃动了起来。碰撞产生的气浪向四周席卷,周围的土地如同被龙卷风袭击了一般,无数的树木被连根拔起,不知被吹到了哪去。

  这一次攻击,两人都使出了看家本领,皆受了不小的震荡。两人凌立虚空,四目相交,在月色中透露出一股肃杀之气。

  “子烨,事到如今你还不肯罢手吗?”齐云满脸的怒气道:“若是再打下去,我们二人必有一人受伤,甚至死亡。为了区区一个结丹弟子,值得吗?”

  子烨闻言,一改之前嬉笑的表情,神情变得冰冷了起来:“值得吗?难道在你心里结丹弟子的生命就比你我二人要低贱吗?老匹夫,今日正要和你分个生死!”

  “既然如此,就别怪老夫不客气了!”齐云眼中闪出一抹厉色,显然已经下了杀心。他们同为化神期的大人物,在此地交手如此之久,天之下城内其他化神修士不可能感觉不到。

  但是,直到此刻仍旧没有人前来阻止,他觉得有些古怪。齐云心中明白,不管他们现在拼的多厉害,都是徒劳的,祁连城是不会容许他们两人出现伤亡的,到了最后,他们肯定是谁也奈何不了谁。

  齐云虽然不知道祁连城为何没有现身阻止,但是若真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就算祁连城不出现,万剑宗宗主司徒南也会出手的。

  所以,他这么说完全是故意的,他不想再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受死!”齐云握剑的右手突然松开,那剑竟然就那么悬在半空,并没有掉落。他双手交错,在胸前结了个奇怪的印诀。

  突然,悬在身边的剑由一变二,由二变四,由四变八,由八变十六。就这样,眨眼的功夫,齐云的上空密密麻麻全是飞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襄阳赵云说:

  第二更到,第三更在下午,码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