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如此不巧?就死了一个吴刚,怎么正好就是这个疯子的弟子?”齐云皱着眉头,若是其他大人物的弟子还好,大家都会按照规则做事,至少不会这么直接撕破脸皮大打出手。一个结丹弟子而已,还不至于引起化神期的大人物交手。

  可是,现在就不同了,那个结丹期的修士是这个疯子的徒弟。他可不会和你讲什么规矩。

  齐云心中虽然在盘算着,但却绝不会弱了脸面,他皱眉问道:“子烨长老难道要为了一个结丹弟子与老夫交手吗?”

  子烨脸皮动了动,看上去像是在冷笑:“若是有机会,我当然愿意手刃齐统领。可是,齐统领晋升化神多年,我子烨还没有这个自信能够杀得死你!但是其他人就不好说了!”

  齐云心一沉,望了望虎啸山方向:“你竟然不顾身份对我儿出手?”

  子烨大笑道:“对我子烨而言,身份就是个屁!不过你不要担心,我虽然想出手,但是却已经被人领先了一步!”

  齐云闻言心惊,他现在有些担心死神卫并没有炼制成功,而是被人破坏了。但是他却也放心了不少,因为齐羽和卫城一同前往,除了化神修士没有人能威胁到他们。而除了眼前的子烨,天之下城其他化神修士都会顾及身份,不会轻易对后辈出手。

  但是他最担心的还是死神卫。他苦心经营了那么多年,就是为了炼制死神卫。

  “天之下城除了你还有谁敢对我儿出手?”齐云故意问道。

  子烨轻笑道:“是谁嘛,那就要齐统领自己去猜了!不过,我可以告诉齐统领,出手之人绝非是化神修士,我看齐统领还是在此地再欣赏欣赏月色。”

  齐云见子烨神情平静,似乎对那出手之人颇有信心,他心中有些没底,暗想道:“以羽儿和卫城的实力,除了化神期的大人物,谁还能伤他们。”

  可是他的脑海中突然又出现了一个人的名字,那个人以元婴初期的实力在无常谷中大杀四方,就连化神修士也不敢挡其锋芒。

  “是他?”齐云有些慌神,在他的预料中易轩在无常谷中那是使用了逆天秘法,短时间内必然不可能使用第二次。易轩被祁连城带回天之下城时一直处于昏迷状态那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他们都认为易轩那是被秘法反噬所致。

  但猜测总归是猜测,谁也不知道易轩到底能否再使用一次秘法。而且,卫城曾经说过,易轩仅仅靠自身的力量只用了一脚就把他踢飞了。

  齐云虽然心狠,但对他的儿子却是疼爱有加,不能不担心。况且,虎啸山山腹关系到死神卫,这具死神卫不同以往,是他千辛万苦才找到的,一旦炼制成功,他便可以在天之下城为所欲为了。

  “你早就知道了是不是?”齐云恶狠狠的看着子烨怒道。

  子烨在收到吴刚身死的消息后,就一直暗中监视着卫城的一举一动,探查过后终于让他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推测出卫城也是齐云在暗中指使的。今日打卫城和齐羽出城开始他便一直在暗中观察着。

  自然也看到了易轩在后面尾随。

  他本想亲自出手,但见易轩跟在后面,知道易轩也是为了击杀卫城给吴刚报仇,便没有再出面,他也想见识一下这个传说中的天才少年是否真如传闻般那么逆天。

  当日虎啸山发生的事情都是楚玉前往禀告的,易轩一脚踢飞卫城的事情当然也不会遗漏。

  “易公子不过才元婴初期,你担心什么?”子烨又取出一壶酒,笑着说道。

  齐云不再理会,越过子烨往虎啸山方向而去。

  铖!

  长剑出鞘的声音响起,齐云背后传来子烨吟诗的声音。

  “古剑寒黯黯,铸来几千秋。”子烨手中之剑,寒光乍现,是他年轻时在一寒潭中所获,为精钢所铸。这两句诗的意思是说他手中的寒剑铸就至今已有千年了。

  {"酷匠网唯`一正版D,?其}|他‘都^w是_盗版f*

  齐云知道子烨必然会出手拦他,听到背后的动静,便已有了应对,只见他手中突然出现了一柄长剑,在月光下越发显得锋利逼人。他右手向后一弯,便将子烨的寒剑挡住。

  乓!

  化神期高手过招,第一招竟是平平无奇。

  两人身形分开,却听子烨继续吟道:“至宝有本性,精刚无与俦。”

  这一交手,两人只是简单的试探,连一成的力量都没有发挥,毕竟化神期的大人物平时是不会轻易动手的。

  “不愿报小怨,夜半刺私仇。劝君慎所用,无作神兵羞。”

  子烨一口气连说了四句,将整首诗吟诵完毕,这诗里的意思是说这寒剑铸成历经千年,这件用精钢铸就的至宝已经有了灵性,不希望它被用来报复个人小怨,在半夜的时候去刺杀私仇。自己在这月黑风高的夜晚用他来杀人,无疑是在给宝剑蒙羞。

  这诗,不仅应情应景,还借机羞辱了齐云一番,足见子烨诗剑双绝名不虚传了。

  齐云大怒,他如何听不出子烨在作诗贬低他。

  “子烨,你在我眼中不过是个晚辈而已,竟敢辱我?”齐云早年刚任大统领之位时,子烨才刚刚声名鹊起。他自诩为长辈倒也不为过。

  说话间,剑气纵横,两人至少已过了十余招。

  “哈哈,齐统领,当年我还在元婴期的时候,你已经晋入化神接任大统领之位了。如今我已成为长老近五十年,你竟还是化神初期修为。这么些年,却是如此没有长进吗?”子烨大笑着,他身上的气质,如诗一般让人沉醉,又如酒一般让人迷恋。

  他挺拔,健硕,忧郁,任何女人见了都会很轻易的爱上他。

  他的剑道也如诗酒一般,轻盈、洒脱!

  被一个后辈如此的讽刺,齐云大怒。

  剑气裂空,月色下无数的剑气纵横交错,发出剧烈的轰鸣声。原本就被夜色照的明亮的大地此时更加的清晰可见。

  轰轰!

  两人试探了几招之后便都使出了真本事。

  齐云是不敢不动用全力,因为他知道,他的对手是一个疯子,他哪里还敢藏拙。

  子烨则是出手即不留情,若是杀得死齐云,他一点也不会手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襄阳赵云说:

  今日三更,多谢“伟7cce”为大家解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