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铁山疑惑的眼神渐渐清明了起来,他惊喜的跳了起来:“你是……姐姐?”

  “嗯嗯!”怜儿心中一暖,自己离开家时,铁山还是个虎头虎脑的娃娃呢,现在都长这么大了。

  铁山一把抱住怜儿,许久才将怜儿松开。他缓过神,看了看易轩,又看了看怜儿,迟疑的问道:“这个是……姐夫?”

  “铁山,别瞎说!”怜儿羞得双脸通红:“这位是易公子,可是位了不起的大人物,对了,爹和娘呢?”

  “嘿嘿,我看姐姐和这位易公子倒是蛮般配的!”铁山性子直爽,想到什么就说什么。让一旁易轩也尴尬不已。

  “你还说!”怜儿假装嗔怒,眼角偷偷的瞟着易轩。

  “嘿嘿,不说了,不说了。爹娘就在屋里做饭呢,他们若是知道姐姐回来,肯定会很高兴的。”

  “爹!娘!你们猜谁回来了?”铁山兴奋的大喊着跑进屋里通知怜儿的爹娘去了。

  天玄大陆,丫鬟进府之后已经沦为了下人,她们长大之后大抵有三种出路:一是被男主人收为小妾;二是直接配与同样身份的小厮;三是转卖嫁人,同沦为男主人的小妾。若不是遇见易轩,怜儿恐怕也是命运多舛。

  丫鬟被卖出后,人身已经不在受自己控制。一般来说,已经与家人从此不再相干。相当于是像货物一样被卖了出去。基本不可能再回家的。

  怜儿的父母见怜儿真的回来,老泪纵横,全然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再见到自己的女儿。心中五味杂陈,既有欣喜,更多的却是愧疚。若非生活所迫,谁会愿意将自己的女儿卖给别人做丫鬟呢。

  在怜儿向父母讲清了易轩的身份及她能回家的原因之后,两位老人家在易轩面前也变得拘束了起来。最后在怜儿的劝说下,才又恢复了常态。

  紧接着,怜儿的父亲无论如何也要和易轩喝酒,就连平时被管的极严的铁山也端起了酒杯。

  对于元婴期的易轩来说,喝再多的酒本也不可能会醉。但是这次,他并没有运功去除酒精。这次易轩醉了,醉的很彻底。

  醉了才能忘掉所有的烦恼,忘掉所有的忧虑!

  次日,当易轩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升的很高了,走出房门,怜儿正守在门口。

  “公子,你醒啦!我去给您打水洗漱!”见易轩开门出来,怜儿忙说道。

  “不用了怜儿,小时候我也是在这种环境下长大的,我自己来就好,你去忙你的吧!”

  怜儿却仍旧跟在易轩身后:“公子,谢谢你。要不是你带怜儿回来,恐怕怜儿这辈子都见不到爹娘了!”

  酷》|匠网正!}版K#首;发|¤

  “这对我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易轩转过身:“怜儿,等会儿我就打算离开了,我看你就待在家里吧,不必再去城主府了!”

  易轩看得出来,回到虎啸村,怜儿非常开心。既然这样,就让她留下和家人生活在一起。

  “什么?”怜儿吃了一惊,没想到易轩会走的这么匆忙:“公子你要回天之下城了?”

  易轩点点头:“怜儿你知道的,我受了很严重的内伤只剩下二十年寿命,必须要抓紧修炼,才有可能延寿保命。”

  当初易轩和祁连城谈话并没有避开怜儿,其中内情怜儿自是清楚。

  “可是……”怜儿刚想说可是也不急于一时,但想到事关易轩性命便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怜儿,你就留下来好好和伯父伯母还有铁山生活,城主府那边我会知会城主的!”

  “可是……可是城主大人已经把怜儿送给公子了!”怜儿红着脸低下头,说出这句话已经让她用尽了全身的勇气。

  易轩却是没有理解怜儿话中的意思,反而笑道:“那这样更好了,不用和祁城主交待,我就帮你做决定好了。从现在开始,怜儿你自由了!”

  “不是的……”怜儿急道,她知道易轩误解了她话中的意思:“怜儿愿意跟在公子身边,伺候公子!”

  “不用了怜儿。”易轩摇了摇头:“接下来二十年我要全身心的投入修炼,自己就能照顾自己了。而且,当初在无常谷我杀了不少灵州的大人物,恐怕会有人来报复,对付这些人我没有把握,你跟在我身边,将来定会有危险。”

  “怜儿不怕,只要能跟在公子身边,再大的危险,怜儿也不怕!”怜儿坚定的说到。

  易轩诧异的看了看怜儿,这个时候他才意识到,原来怜儿对他有了别样的感情。

  “怜儿,且不说我这次能不能活得过二十年,就算修炼成功,我将来也会离开天之下城,甚至离开灵州!”易轩叹道:“我这一生注定风雨飘摇!”

  “就算这次我让你跟在身边,将来离开天之下城我也无法带着你。”

  怜儿眉头紧锁:“公子……”

  易轩摆了摆手打断了怜儿的话:“不必这么早下结论,反正我暂时不打算离开天之下城。你先留在虎啸村一段时间,等你考虑清楚了,若是还想跟在我身边,可以来天之下城找我。”

  “公子……”

  “对了!”易轩从储物戒指中将剩余的聚气丹和碎银子取出,递给怜儿道:“我身上就这么些银两了,这些聚气丹你也拿着,在附近的镇上应该能换不少钱财。给伯父伯母改善一下生活,不要拒绝,这个聚气丹也可以给铁山服用,对他的身体也是很有好处的!”

  没等怜儿开口,易轩便将聚气丹和碎银子交到了怜儿手中。

  洗漱完毕,易轩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便独自离开了。

  临近正午,铁山和父母从田中回来才发现易轩已经离开。

  “姐姐,那个易公子离开了吗?”铁山身上还有不少泥垢没有洗净,见家中只剩下怜儿一人凑过来好奇的问道。

  怜儿落寞的点点头。

  铁山又问道:“姐姐,那个易公子到底是什么人啊。怎么在他身边的时候,我感觉像面对一座大山一样,压的我几乎喘不过气来!”

  怜儿回过神,看着身边的铁山,挤出一张笑脸:“易公子可是很了不起的人物呢,连城主大人和易公子说话的时候也很客气呢。据说易公子的实力,比那些大门派的长老还要厉害哦!”

  铁山睁大了眼睛:“真的吗?易公子这么厉害啊,姐姐你怎么不和易公子一块儿走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襄阳赵云说:

  哈哈,铁山出场了。有人跟我说喜欢铁山,醉了醉了!我怎么喜欢铁山的姐姐呢!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