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后的记忆还是在无常谷中,请问城主大人,我是如何出谷的?又怎么会和城主大人在一起呢?还有,麟儿去了哪里?”易轩一口气问了三个问题。眼下他最关系的问题其实只有一个,最后一个!

  祁连城叹了口气,该讲的始终都是要讲。虽然他也不是太明白原因。

  “你们能出谷,应该是麒麟瑞兽的一种特殊能力。玉姑娘既然已经成为万兽共主,要将易公子带出无常谷并不是难事。”祁连城说道:“至于公子为何会和我在一起,想必易公子已经猜到了。是玉姑娘把你交到我手上的,玉姑娘走了,她还让我转告你不要恨她,她是不得已的!”

  易轩听完,眼神有些呆滞:“走了?这就走了……为什么不等我醒来再走?麟儿……;麟儿她去哪了?”

  入谷之前,易轩就知道玉麟儿很快就会离开。没想到竟然会就这么分开了。

  “去了哪里,我也不知。”祁连城摇头暗叹,看来他还没有发现镇天妖剑不见了。

  易轩确实不知,这些天他并没有查探过空间戒指。

  “别恨她?”易轩终于反应了过来,事情似乎并没有那么简单:“我为什么要恨她?”

  祁连城不愿明说,道:“易公子查探一下可少了什么!”

  “镇天妖剑?”易轩很快就发现了。从离开明城开始,镇天妖剑一直陪伴在他身边,甚至这一次还帮他解了围。

  “怎么会……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易轩有些语无伦次。他想不明白,玉麟儿为何会把镇天妖剑带走。

  镇天妖剑是一把十分逆天的宝贝,但是他不相信玉麟儿会贪图他的宝物。忽然,他想起了第一次遇见玉麟儿时,玉麟儿看到他手中的镇天妖剑时明显楞了一下。

  “不可能!”易轩大叫。

  “麟儿不可能是这种人!”易轩咆哮着,完全忘记了身边还有一个祁连城。

  “小轩儿,假如有一天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你一定要原谅我,我是不得已的!”易轩想起了玉麟儿曾经说过的话。

  “难道麟儿接近我,就是为了夺走镇天妖剑?”想到这里,易轩有一种从未有过的心痛。

  “麟儿身为化神修士,却伪装成一个结丹期的小修跟在我身边,若不是为了妖剑,还会有什么目的!”易轩苦笑,他一直在心中认为他和玉麟儿之间是有感情的,可是现在,除了痛心,更多的却是自嘲!

  易轩啊易轩,你是什么样人物,麟儿来历神秘,本身又是化神修为,如今更贵为万兽共主,你竟然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妄图跟麟儿在一起么。

  “哈哈!哈哈!”易轩仰天长啸,想要将心中的抑郁吼出。但是却并没有什么效果。

  “玉姑娘必然是有苦衷的!”祁连城身为局外人,自然不能多说什么。

  “苦衷!哈哈,苦衷!”易轩继续大笑,他希望这些笑能够掩盖掉他心中的苦。

  他回想玉麟儿和他一起时的种种。都表明玉麟儿是认得镇天妖剑的。

  祁连城见状苦笑,对于这些儿女情长之事,他见了太多,知道易轩一时半会儿肯定想不明白。显然再待下去会十分尴尬,告辞也没有说,便消失了。这种事情别人再怎么劝说都是无用,只能靠自己去悟。

  我不喜欢别人带着目的接近我,尽管我没什么利用价值.我不是怕你利用我做了什么,而是怕我用心对待你到头来却发现你根本没有用心.易轩蓦然想起了曾经在书上看到的这句话。

  “呵呵!狗屁爱情!”易轩将眼泪憋住,他流过太多的眼泪。但是这次,他一定要忍住。因为不值得!

  Wi更@:新最F快K上酷匠#A网F

  这一天,易轩想的很多,他把从遇到玉麟儿开始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回忆了一遍。回忆的时候,他的脸上洋溢的都是幸福开心的笑容。但是一回到现实,一切都没了。

  现在看来,以前对玉麟儿说过的话都是那么的天真。

  “呵呵,我真是傻!”易轩还是会忍不住自嘲。

  “对不起,爷爷,我本该踏踏实实修炼去寻你的;对不起,曲长老,我本该好好修炼帮你杀万无虚的;对不起,梦大哥,我该早些把该做的事情做完然后去千幻谷找你!”易轩思考了许久,终于发现自己原来还有很多事是可以做的。

  “遇到麟儿,修炼进度都降慢了很多!”易轩自责的想到。

  其实易轩在遇到玉麟儿后,修炼速度不仅没有降低,反而加快了很多。只不过此时易轩失恋,想法有些极端了些而已。

  “麟儿,我不怪你拿走镇天妖剑。你如果早些开口跟我要,我必然会毫不犹豫的送给你。可是……”易轩的眼中有一丝挣扎:“可是……”

  易轩最终还是没有说完。

  “镇天妖剑,我一定会取回来的!”易轩下了决心。

  “我要当面问你,你到底是不是为了镇天妖剑才接近我的!”易轩的心中有着不甘,这是他的心魔,必去斩去的心魔。

  “麟儿,我更愿意相信你是有苦衷的,即使你接近我的目的就是为了得到镇天妖剑。”

  “怜儿,扶我回房!”易轩大喊了一声。

  回房后,易轩一声不吭。怜儿连续叫了几声,易轩也没有回应。他的整个心思全在和镇魂石沟通着以后的修炼方案。

  他的时间不多,只有二十年。二十年内必须修炼到化神修为。要不然他就会寿命耗尽而亡。

  易轩心中有些发苦,二十年后,他也就才三十四岁吧。一个普通人无病无灾都能活到百岁左右,何况是修士。

  “三十四岁,就会寿元耗尽,说出去恐怕没人相信吧!”

  怜儿命下人将易轩抬回房间,站在厅外嘟着嘴巴,她发现易轩和城主谈完话后,说话的语气冰冷了很多,整个人身上的气质也变的冷了。

  “哼!和城主大人谈完之后,公子连话都不跟我说了呢!修炼,修炼,真是太没意思了!”

  他照顾易轩已经两个半月了,但是和易轩真正的相处却只有半个月。时间不长,但是怜儿却把这个没有任何架子平时还会时不时的跟她开几句玩笑的公子当成了朋友。

  身为城主府的丫鬟,平时里也没什么人可以好好的说说话。好容易遇见了易轩,怜儿却是希望能够多和他说说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襄阳赵云说:

  六更完毕,大家手上有恶魔果果的,投给我吧。厚颜要一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