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光在夜风中摆动,“天下”二字似乎也化为了一把纤细的长剑轻盈而飘逸,这与之前易轩的体悟完全不同,上一次易轩体悟‘橫剑式’时,心中完全充斥着“天下”二字中散发的惊天剑意,大开大合、凌厉刚猛;而此时,易轩却似感觉到“天下”二字中有一翩翩仙女在持剑起舞,舞姿绰约、韵味十足、神形兼备。

  “原来是这样!”易轩陷入这种情景,情不自禁的跟随曼妙剑舞,他再次开始临摹天字,从第一笔开始写起。

  “横画要写平稳,因为横在一个字中起平衡作用,横不平,则字不稳。撇和捺在字中则很有装饰性,要写的自然舒展才会增加字的美感,起着平衡和稳定重心的作用。”此时易轩又有新的体悟:“剑法也是一样,出剑有力才会刚猛无匹,而配以刚猛的力道还必须要有过人的技艺,不然空有力道不能击中敌人也是空话。撇和捺就是技巧。”

  撇有斜撇、竖撇、短撇之分每一种的写法都不同,易轩将书法与剑法紧紧的结合,触类旁通,通过“天”字中的撇和捺推演到了书法中的许多写法,一通百通。

  “天”字临摹完毕,一气呵成,没有任何阻碍。

  “好爽!”易轩写完“天”字,身体竟然无比的舒爽,与上一次的精疲力尽截然相反。易轩继续临摹。

  “大开大合,凌厉刚猛,橫剑式!”下字的第一笔也是横,易轩已经吃透,轻易就临摹了出来。

  “竖要写垂直,竖画在一个字中起着关键的支撑作用,竖不垂直,则字不正。”对于书法,易轩已经相当了然于胸:“写竖,下笔要重,荡气回肠竖剑式!”

  竖剑式的雏形,在易轩的脑海中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框架。

  “画龙点睛,点剑式!”最后一笔,易轩在不停的思索这画龙点睛之笔:“怎么写才对呢!”

  点,看似简单,实则最为难写,不可笔尖一着纸就收笔。易轩在空中持剑临摹,就差最后一点就可成功临摹出州主留的“天下”二字,却迟迟没有行动。

  “该怎么点这最后一笔!”易轩渐渐的皱起了眉头,之前行云流水的感觉没有了:“太难了。”

  易轩在空中定格了许久,最终还是叹息了一声,没能完成最后一点。

  “还是有些好高骛远了些,我的见识太低,今天的收获已经很大了!”易轩已经将整个书法剑招的雏形印在了脑海中。

  第一式:凌厉刚猛橫剑式第二式:荡气回肠竖剑式第三式:轻柔飘逸撇剑式第四式:灵巧多变折剑式第五式:画龙点睛点剑式这几式,并没有将所有的书法笔画都涵盖在内,因为很多笔画其实都是相通的,就比如说易轩正在体悟的撇和捺以及折和勾等等,后面的那些剑招都只是一个大概的构思,易轩已经为自己的剑法建立了一个基本的体系,这才是最重要的。

  当然,在易轩的构想中,这些剑法应该还会有最后一式:万剑归宗归藏剑。不过这一式对现在的易轩来说还显得太过遥远,那是预想中的剑法,所谓万变不离其中,所有剑法归于一式,到那时所有的招式都已经不在重要,随手挥出一剑都可能毁天灭地。

  虽然仍旧没有将“天下”二字全部临摹,但是易轩仍旧十分的高兴,这次的收获太大了,自己对剑意的领悟又达到了一个新的层次,第二式竖剑式也基本成型。易轩有信心,现在若是在和王洋对决,就算是正面对抗,自己也有一拼之力。

  易轩收起长剑,不知不觉,天色已有些发白。

  “最后一式归臧剑虽然还没有任何头绪,但想来方向应该不会错!”易轩心情很好:“这套剑法就叫做归臧剑吧!”

  易轩心满意足收起长剑,正欲往回走,突然身后传来一道声音。

  “易公子果然有天纵之资,看来只差最后一步就能成功临摹出州主真迹了。”一个人影突然从易轩的身后出来,易轩竟是丝毫未有察觉。

  易轩转身,那人的样貌极为年轻,看上去也就二十岁左右,身着一件粗布长衫,一个普通的修士打扮。

  “你在偷看我练剑?”易轩皱眉,在天玄大陆,随意偷看别人修炼是一件十分不尊重人的事情。

  那年轻修士无奈一笑:“易公子在这么公开广阔之地练剑,我想不看到,似乎也有些不易。”

  这是实话,城门口平日人流量就大,城门前还有一个巨大的广场。只不过现在是凌晨时分,几乎没有行人。

  “你认识我?”易轩在天之下城除了齐为之外,目前好像还不认识其他修士。

  那人自顾自的改了称呼,道:“易兄以结丹初期修为击杀了元婴修士,这种傲人战绩,在下怎会不识!”

  易轩这才想起,自己放走了齐家的五名下人。按理说,这件事情应该在天之下城传的很广才对,不知为何自己回到天之下城,齐家竟是没有任何动静。

  那人似乎看出了易轩的疑问:“那五个人被齐羽自己给解决掉了,消息并没有传开,不过齐家却也知情。”

  易轩闻言,更加疑惑:“齐羽为何不对我下手?”

  “齐羽当时确实想对你动手,不过被在下给阻拦住了。”

  “哦?”易轩意味深长的看着那人道:“那岂不是要多谢了,你这是来让我表示感谢吗?”这人说话拐弯抹角,易轩总觉得他有些不怀好意。

  “易兄误会了,在下只是想和易兄交个朋友!在下楚玉,唐突了。”

  %y酷!匠@P网g正FA版首7#发"

  “楚玉!”易轩神色一动。这个名字对他来说太熟悉了。

  见易轩反应这么强烈,楚玉也有些意外:“易兄似乎认识我?”

  易轩看着眼前陌生的面孔,将自己拉回现实:“和我一个故人同名罢了。”

  楚玉笑道:“那可真是巧了。易兄请放心,齐家暂时顾不上对你动手的。易兄应该有所耳闻,近日瑞兽现世,天之下城所有的修士都在找寻瑞兽的下落,齐家也不例外。这个时间段,大家的心思都在瑞兽上,不会考虑其他。”

  瑞兽现世,易轩确有耳闻,还导致了易轩没有完成任务呢,要不是有个“杀人越货”的经历,连生活开支恐怕都不够了。回到天之下城之后,也听到很多人都在谈论此事。易轩并不知道瑞兽代表了什么,他对这所谓的瑞兽一点兴趣也没有。

  “你找我还有别的事吗?没有的话,我要回家了!”

  楚玉本以为自己提到瑞兽,易轩会很感兴趣,显然没有料到易轩会是这种反应:“在下找到了一些瑞兽的蛛丝马迹,想邀请易兄同行前去找寻。”

  “没兴趣!”易轩想也没想,直接拒绝,飞身离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襄阳赵云说:

  我艹,怎么一个猜招式的都没有啊,想爆发都没有借口啊!

  怎么样,这个剑招是不是很有创意。不要吐槽,让我得意一下先!嘎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