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望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我以为把杨三斤逼退就可以跑出去,这个想法看来有些过于天真。

  实际上我收回架在服务员脖子上的刀后,已经没有了依仗,所以PUB里的人一点也不惧怕我。

  加上杨三斤的到来,在场的人更是跃跃欲试的想表现,尽管我还是拿着刀,在我奔向门口的同时,PUB里的十来个人还是把我团团围住。

  不过,我没搞懂的是,保洁的大妈,你也来凑什么热闹?

  就在我挺住脚步的一瞬间,杨三斤已经欺身上来,左手虚晃一拳,右手变拳为抓,竟然是要控制我拿刀的右手。

  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我也顾不得那么多,往后猛退一步,用刀一扫,逼开围住我的人,我不想伤人,但他们实在是得理不饶人。

  见我有些发狠了,围住我的人都散开一些,开始那名服务员就在这个空隙,夺过保洁大妈手中的拖把,吼了一声就向我抡过来。

  我一心想跑,没注意到他,听到他的声音后,我想躲已经来不及,这拖把的棍子是用铁皮包裹着的,而且这服务员抡得很重,还带着风声,要是被打中,加上紧逼的杨三斤,我估计不死也得蛻层皮。

  躲散不开,逃跑无望,我本能的举刀去挡,没有想象中的阻力,服务员手中的铁皮拖把整齐的断成两截。

  在场的所有人,包括我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再看了一眼手中的小刀,除了黑一点之外,可以说是平淡无奇,居然就这么轻易的砍断了带铁皮的拖把。

  就在服务员拿着半截铁皮包裹的木棍发愣的时候,杨三斤也站在了原地,盯了一眼我手中的小刀后,他双眼收缩了一下,看着我,嗓子有些发干的问道:“你这刀哪儿来的?”

  他的表情很古怪,一点不像他平时那种风轻云淡的样子,我不知道他打的是什么主意,但又见有话可说,那就证明有回旋的余地,说实话,对付他我心里真没底,当下回道:“我也不知道在哪儿买的,但是这把是我一个长辈给我的。”

  我说完后,杨三斤的嘴角抽搐了两下,才问道:“你那个长辈在哪?”

  想到哑叔,我顿了顿,吐出一口气,说道:“已经过世了。”

  听见我的话,杨三斤沉默了一下,说道:“不好意思。”

  我释怀的笑了笑,道:“没事。”

  “你说你是来找我的,有事?”话锋一转,杨三斤对我问道。

  看着杨三斤一如既往的表情,和那深邃的眼神,我才点以为刚刚要我切自己手指的不是他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回道:“是的。”

  jc看正版Y章节m上W:酷h匠#》网o!

  “既然找我有事,那来我办公室说吧。”杨三斤又弯起了嘴角,在大家不解的眼神中,对我说完,带头朝楼道走去。

  他的办公室在三楼,一进去,就看见一台跑步机,旁边是一架举重器,地上散落几个哑铃和一些其他的锻炼器材。

  和一般的办公室相比,他这里更像一个小型的健身房。

  我实在是看不透眼前的这个男子,外表看起来儒雅,随时都挂着和煦的微笑,身手却高深莫测,给我的第一感觉是和蔼近人,要不我也不会来找他。

  但是今天见他时,又很不近人情,虽然是我有些做得不对,但他的做法也过于狠辣,我并没有什么恶意,就因为坏了他的规矩,就要我切一个手指。

  “随便坐,不要客气。”

  在我走神的时候,杨三斤坐到会客的沙发上,指了指一旁的位置,对我说道。

  我应了一声,有些拘谨的坐了下来,看着他人畜无害的笑容,我却感觉有些寒冷。

  杨三斤不以为意的笑了笑,说道:“你不要担心,我这人做事很分明的,刚刚的事咱们两清了,既然带你来这儿,就是突然觉得很欣赏你的胆色,交你这个朋友,说说吧,你来找我有什么事?”

  的确,要是他想与我计较,大可不必费此周章,先不说这是在他的地方,就是整个中环,也是他说了算的,而且,我也打不过他,那还怕个蛋。

  想通后我也放开了,大马金刀的坐着,从身后腰间抽出包着四万块的袋子,放在茶几上,说道:“其实也没什么事,只是上次的事情我们还没谢谢你,所以这个请你收下。”

  杨三斤瞥了一眼茶几上的钱后,笑道:“呵呵,上次的事情本来就不是你们的错,所以我也没帮你什么忙,无功不受禄,我要是收了,传出去,不是让人笑话我吗,况且,我也不差这点钱。”

  见杨三斤不收,我想了一下说道:“我知道三爷不差钱,其实这是我和我朋友共同的心意,三爷你是中环的龙头,我们想和你交个朋友。”

  “哈哈,你这小子有点意思。”杨三斤笑了笑,说道:“我是知道你们的,南街现在就是你们这帮小子在闹腾,开始我已经说过交你这个朋友了,所以这钱你拿回去。”

  他说知道我们在南街的事,我一点也不吃惊,中环是他的底盘,我们闹出的动静肯定逃不过他的眼睛,见他这么说,我趁热打铁的说道:“既然这样,以后就请你多关照,这个你不要嫌少,收下吧!”

  “这还少?”杨三斤打趣了一句,看着我笑了笑,说道:“我记得你们都是学生吧,你们在南街那个地方才混了几天,你就拿这么多钱找我,这让我自行惭愧啊。”

  听出杨三斤口中另有所指,我愣了一下,突然不知道怎么开口了。

  杨三斤好似没有注意我的样子,自顾自的说道:“南街的龙火娱乐厅是你们在看场,不过那边根本就赚不了钱吧?”

  听杨三斤说着,我眉头越皱越深,最后,他顿了一下,别有深意的说道:“我今天听说西城的尚武棋牌室昨天好像被人洗了,更奇怪的是,黑豹现在还没查出来是谁干的,因为刀疤熊和他的五个小弟都不见了。”

  我不清楚杨三斤为何要对我说这些,虽然尚武的事情传出来是早晚的事,但他偏偏对说我这些,这实在是不得不让我多想。

  看着他依旧轻松的表情,我后背一股寒气冒了起来,难道他知道这是我们干的?

  最后,我强笑了一下,压制着翻涌的心里,笑着对他说道:“我不知道三爷说的这些是什么意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